betway > betway必威 > 中国散文500篇,一团春意思

原标题:中国散文500篇,一团春意思

浏览次数:94 时间:2019-11-04

这些年来的迁徙流转,离亲切的乡村越来越远了,离地气喷涌的泥土越来越远了。初栖长沙,路更宽,楼更高,人更密,声更嚣。躬耕于故纸堆上,夙兴夜寐,不知季节已变换。 倒是微信上熟悉的、不甚熟悉的朋友,都在晒图或吆喝今天去看油菜花明天去看桃花,更有同学不顾旅途劳顿特意去武大看樱花,为的是亲临其境,亲历其美。 油菜花在春天里是极其喧嚣的,铺天盖地,流金溢彩,从小在油菜花地里摸爬滚打长大,迄今断然没有驱车前往之雅兴。桃花不如油菜花那般铺张,在村前村后屋前房后总是不经意地伫立着数棵,遥相呼应,相映成趣,每到花期让平素一本正经板着脸的村子也浮现出了几分羞色。桃花依旧笑春风,年年岁岁人不休。看桃花者,大抵还有不老的青春情愫捻不断。痴想桃花灿烂,于我这等所谓尘满衣之人也是梦里依稀不得见。 然而,自诩一介读书之徒,不去乡间地头,不去桃花源,更不去东湖樱花林,或看窗外春雨撕扯不尽,或观春阳暖暖照楼宇,或听雷神轰隆驱剩寒,一盏孤灯之下,徜徉于浩瀚的文字里,无限的春意还是不由自主地活跃于心间,腾挪于心原,终至于脑际,初始如蚕蠕动,其后如蝶翩跹,不禁漫漶于身心,洋溢于陋室,无意间养活一团春意思。 姑且不论前朝多少咏春之佳作华篇,单是我在这个春天信手拈来之枕边书里,卧听潇潇夜雨的郑板桥老先生从江南胜景里徐徐而来,一襟衣袂迎春风,逃离丑恶官场之纷争,脸上刻满了冬之严肃和萧瑟。春风万里不忘寸草心意,面对明媚春光,老先生触景生情,即兴吟出一首《春词》:“春风,春暖,春日,春长,春山苍苍,春水漾漾。春荫荫,春浓浓,满园春花开放。门庭春柳碧翠,阶前春草芬芳。春鱼游遍春水,春鸟啼遍春堂。春色好,春光旺,几枝春杏点春光。春风吹落枝头露,春雨湿透春海棠……总不如撇下这回春心,今春过了来春至,再把春心腹内藏。家里装上一壶春酒,唱上几句春曲,顺口春声春腔,满目羡慕功名,忘却了窗下念文章,不料二月仲春鹿鸣,全不念平地春雷声响亮。”全词共计56句,却嵌有68个“春”字,可谓春之繁复,将春光春情春意描绘得淋漓尽致。 还有朱自清先生的《春》篇,那种蓬勃浩荡之生气,成为写春之神笔。一粒粒生动的文字简直就是一个个春天的娃娃,可爱之极,调皮之极,看之不舍,离之不忍,悄然褪去成年之沉沉暮气。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从绿意内敛的山头,一把雪再也撑不住了,噗嗤的一声,将冷面笑成花面,一首澌澌然的歌便从云端唱到山麓,从山麓唱到低低的荒村,唱入篱落,唱入一只小鸭的黄蹼,唱入软溶溶的春泥——软如一床新翻的棉被的春泥。”目及张晓风先生这等古意犹存的美妙文字,不由拍案叫好,被这文字的魅力推至故乡山川原野之间,臆想中感受春天的必然到来,想不春意汹涌都不可能。 人生在世,财穷不要紧,时少亦不足道,养活一团春意思,其实不在此时、此地,而在于此身、此生,足不出户,身不去野,与文为伴,照例拥有盎然春意,照例撑起两根穷骨头。

「邦尼微写作 156 Days」

张晓风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从绿意内敛的山头,一把雪再也撑不住了,噗嗤的一将冷面笑成花面,一首澌澌然的歌便从云端唱到山麓,从山麓唱到低低的荒村,唱入篱落,唱入一只小鸭的黄蹼,唱入软溶溶的春泥——软如一床新翻的棉被的春泥。
  那样娇,那样敏感,却又那样浑沌无涯。一声雷,可以无端地惹哭满天的云,一阵杜鹃啼,可以斗急了一城杜鹃花。一阵风起,每一棵柳都吟出一则则白茫茫、虚飘飘说也说不清、听也听不清的飞絮,每一丝飞絮都是一株柳的分号。反正,春天就是这样不讲理、不逻辑,而仍可以好得让人心平气和。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满塘叶黯花残的枯梗抵死苦守一截老根,北地里千宅万户的屋梁受尽风欺雪扰自温柔地抱着一团小小的空虚的燕巢。然后,忽然有一天,桃花把所有的山村水廓都攻陷了。柳树把皇室的御沟和民间的江头都控制住了——春天有如旌旗鲜明的王师,因为长期虔诚的企盼祝祷而美丽起来。
  而关于春天的名字,必然曾经有这样的一段故事:在诗经之前,在尚书之前,在仓颉造字之前,一只小羊在啮草时猛然感到的多汁,一个孩子在放风筝时猛然感觉到的飞腾,一双患风痛的腿在猛然间感到的舒活,千千万万双素手在溪畔在江畔浣纱的手所猛然感到的水的血脉……当他们惊讶地奔走互告的时候,他们决定将嘴噘成吹口哨的形状,用一种愉快的耳语的声量来为这季节命名——“春”。
  鸟又可以开始丈量天空了。有的负责丈量天的蓝度,有的负责丈量天的透明度,有的负责用那双翼丈量天的高度和深度。而所有的鸟全不是好的数学家,他们吱吱喳喳地算了又算,核了又核,终于还是不敢宣布统计数字。
  至于所有的花,已交给蝴蝶去数。所有的蕊,交给蜜蜂去编册。所有的树,交给风去纵宠。而风,交给檐前的老风铃去一一记忆、一一垂询。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或者,在什么地方,它仍然是这样的吧?穿越烟囱与烟囱的黑森林,我想走访那踯躅在湮远年代中的春天。

春天是缄默不言的,她张开了眼,欣欣然的;春天是内敛的,夜里把绿意染尽山头,把雪花带回大地,澌澌然融入母体;春天又是活泼的,怂恿小鸟把一首首春歌唱到云端,再撒在山间,留在田野,还有那软溶溶的春水中……

betway必威,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从绿意内敛的山头,一把雪再也撑不住了,噗嗤的一声,将冷面笑成花面,一首澌澌然的歌便从云端唱到山麓,从山麓唱到低低的荒村,唱入篱落,唱入一只小鸭的黄蹼,唱入软溶溶的春泥——软如一床新翻的棉被的春泥。(张晓风)

沿着开花的土地,春天吹着口哨;

从柳树上摘一片嫩叶,

从杏树上掐一朵小花,

在河里浸一浸,在风中摇一摇;于是,欢快的旋律就流荡起来了。

这条叫做亚诺的河流,如一条翡翠的莹绿带子,闪着细细的水涟的波光,悠悠地流过城市的南端。

我要带领你去阅读那些诗句,那些具体描述人的诗句,关于人的身体,关于头发的金栗色和流盼的眼睛的灰蓝透明,关于忧愁时的眼泪以及在胸臆间徘徊萦绕不去的思念的欲望,关于拥抱时的体温的记忆,唇舌和鼻息之间渴求的喘息……

本文由betway发布于betway必威,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散文500篇,一团春意思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