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 > betway必威 > 古典文学之太平广记,郭璞的事迹

原标题:古典文学之太平广记,郭璞的事迹

浏览次数:179 时间:2019-08-23

北齐高祖常读《文选》,称赞郭璞的《游仙诗》写得好。石动甬说:“这诗有什么好?若令小臣作,定胜他一倍。”高祖即令他作诗。 动甬说:“郭璞《游仙诗》云:‘青溪千余仞,中有一道士。’小臣作云: ‘青溪二千仞,中有二道士。’岂不胜他一倍?”高祖大笑。

穆子客 僧重公 孙绍 魏市人 魏彦渊 陆乂 王元景 李庶 邢子才 卢询祖 北海王晞 李騊駼 卢思道 石动筒 徐之才 萧彪

东晋着名学者郭璞简介 郭璞的墓在哪里

论剑历史网 - www.lishiweb.com/2016-09-03/ 分类:中国历史/阅读: 郭璞是两晋时期有名的文学家、风水学者,是当时最有名的方术士。他擅长赋文,以游仙诗而闻名,《文心雕龙》称其诗为:景纯仙篇,挺拔而俊矣。那么,郭璞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他有哪些成就?郭璞的墓又在哪里?下面就让我们一一去探索吧。 东晋着名学者郭璞简介 郭 ...

郭璞是两晋时期有名的文学家、风水学者,是当时最有名的方术士。他擅长赋文,以游仙诗而闻名,《文心雕龙》称其诗为:“景纯仙篇,挺拔而俊矣”。那么,郭璞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他有哪些成就?郭璞的墓又在哪里?下面就让我们一一去探索吧。

东晋着名学者郭璞简介

图片 1

本 名:郭璞

穆子客

别 称:郭弘农

魏使穆子客聘梁,主客范胥谓之曰:卿名子客,思归之传,一何太速。客曰:吾名子客,所以将命四方。礼成告返,那得言速。

字 号:字景纯

僧重公

所处时代:两晋

魏使主客郎李恕聘梁,沙门重公接恕曰:向来全无菹酢膎乎!(酢膎乎三字原空缺,据黄本补。)恕父名谐,以为犯讳,曰:短发稀疏。重公曰:贫道短发是沙(是沙二字原空缺,据明抄本补。)门种类。以君交聘二国,不辨膎谐!(谐原作诣,据许本改。)重公尝谒高祖,问曰:天(天字原空缺,据黄本补。)子闻在外有四声,何者为是?重公应声答曰:天保寺刹中,(中字原空缺,据黄本补。)出逢刘孝绰,说以为能。绰曰:何如道天子万福。

民族族群:汉人

孙绍

主要作品:《郭弘农集》《葬经》《青囊经》

后魏孙绍历职内外,垂老始拜太府少卿。谢日,灵太后曰:公年似太老。绍重拜曰:臣年虽老,臣卿太少。后大笑曰:是将正卿?

主要成就:游仙诗祖师,词赋为“中兴之冠”;风水学鼻祖

魏市人

www.lishixinzhi.com

后魏孝文帝时,诸王及贵臣多服石药,皆称石发。乃有热者,(明抄本乃有热者作其时乃有。)非富贵者,亦云服石发热,时人多嫌其诈作富贵体。有一人,于市门前卧,宛转称热,因众人竞看。同伴怪之,报曰:我石发。同伴人曰:君何时服石?今得石发。曰:我昨在市得米。米中有石,食之乃今发。众人大笑。自后少有人称患石发者。

祖 籍:河东郡闻喜县

魏彦渊

官 职:大将军记室参军

北齐崔昂尝宴筵招朝彦。酒酣后,人多散走。即令著作郎钜鹿魏彦渊追之。彦渊左手执中参军周子渊,渊以知名,右手执御史郑守(守原作寺,据明抄本、黄本。)信,来谘昂曰:彦渊后(明抄本后作投,黄本后作役。)周入郑,执讯获丑。济州长史李翥尝为主人,朝士咸集,幽州长史陆仁惠不来,翥甚衔之。彦渊曰:一目之罗,岂能获鸟。翥眇一目,陆号角鸱。又崔儦谓彦渊曰:我拙于书,不能'儦'字使好。彦渊曰:正可长牵人脚,斜飘鹿尾,即好。彦渊,司农卿李昌之子。

追 赠:弘农太守

陆乂

追 封:闻喜伯、灵应侯

北齐散骑常侍河南陆乂,黄门郎卯之子。卯字云驹,而乂患风,多所遗志。尝与人言:(言字原缺,据明抄本补。)马曰云驹。有刘某(刘某原作神符,据明抄本改。)者常带神符,(神符原作符与神,据明抄本删改。)渡漳水致失。乂笑曰:刘君渡水失神符。其人答曰:陆乂名马作云驹。

信 仰:正一教

王元景

郭璞(276年—324年),字景纯,河东郡闻喜县人 。两晋时期著名文学家、训诂学家、风水学者,建平太守郭瑗之子。

北齐王元景为尚书。性虽懦缓,而每事机捷。有奴名典琴尝旦起,令索食,谓之解斋。奴曰:公不作斋,何故尝云解斋。元景徐谓奴曰:我不作斋,不得为解斋。汝作字典琴,何处有琴可典?

西晋末年,郭璞为宣城太守殷祐参军。晋元帝时拜著作佐郎,与王隐共撰《晋史》。后为大将军王敦记室参军,以卜筮不吉劝阻王敦谋反而遇害。王敦之乱平定后,追赠弘农太守。宋徽宗时追封闻喜伯 ,元顺帝时加封灵应侯。

李庶

郭璞为正一道教徒,除家传易学外,他还承袭了道教的术数学,是两晋时代最著名的方术士,传说他擅长预卜先知和诸多奇异的方术。他好古文、奇字,精天文、历算、卜筮,长于赋文,尤以“游仙诗”名重当世。《诗品》称其“始变永嘉平淡之体,故称中兴第一”,《文心雕龙》也说:“景纯仙篇,挺拔而俊矣”。曾为《尔雅》、《方言》、《山海经》、《穆天子传》、《葬经》作注,传于世,明人有辑本《郭弘农集》。

世呼病瘦为崔家疾。北齐李庶无须,时人呼为天阉。崔谌调之曰:教弟种须法。以锥锥遍刺作孔,插以马尾。庶曰:持此还施贵族。艺眉有验,然后树须。崔氏世有恶疾,故庶以此嘲之。俗呼滹沱河为崔氏墓田。(墓田二字原缺,据《酉阳杂俎续》四补。)

邢子才

北齐中书侍郎河东裴袭字敬宪,患耳。新构山池,与宾客宴集。谓河间邢子才曰:山池始就,愿为一名。子才曰:海中有蓬莱山,仙人之所居。宜名蓬莱。蓬莱、裴聋(聋原作袭,据明抄本改,下同。)也。故以戏之。敬宪初不悟,于后始觉。忻然谓子才曰:长忌及户,高则无害。公但大语,聋亦何嫌。

卢询祖

齐主客郎顿丘李恕身短而袍长,卢询祖腰麄而带急。恕曰:卢郎腰麄带难匝。答曰:丈人身短袍易长。恕又谓询祖曰:卢郎聪明必不寿。答曰:见丈人苍苍在鬓,差以自安。

北海王晞

齐北海王晞字叔朗,为大丞相府司马。尝共相祭酒卢思道禊饮晋湖,(湖原作胡,据明抄本改。)晞赋诗曰:日暮应归去,鱼鸟见留连。时有中使召晞,驰马而去。明旦,思道问晞:昨被召以朱颜,得无以鱼鸟致责。晞曰:昨晚陶然,颇以酒浆被责。卿等亦是留连之一物,何独鱼鸟而已。晞好文酒,乐山水。府寮呼为方外司马焉。及昭孝立,待遇弥隆。而晞每日自疏退,谓人曰:非不爱热官,但思其烂熟耳。

李騊駼

陈使聘齐,见朝廷有赤鬣者,顾谓散骑常侍赵郡李騊駼曰:赤也何如?騊駼曰。束带立于朝,可使与宾客言。騊駼时接客。

卢思道

北齐卢思道聘陈,陈主令朝贵设酒食,与思道宴会,联句作诗。有一人先唱,方便讥刺北人云:榆生欲饱汉,草长正肥驴。为北人食榆,兼吴地无驴,故有此句。思道援笔即续之曰:共甑分炊米,(米原作水,据明抄本改。)同铛各煮鱼。为南人无情义,同炊异馔也,故思道有此句。吴人甚愧之。又卫尉卿京兆杜台卿,共中兵忝军清河崔儦握塑,十子成都,止赌一雉。卢思道曰:翳成都,不过一雉。儦又谓思道曰:昨夜大雷,吾睡不觉。思道曰:如此震雷,不能动蛰。太子詹事范阳卢叔虎有子十人。大者字畜生,最有才思。思道谓人曰:从叔有十子,皆不及畜生。叔虎、主客郎中泽之孙也。散骑常侍陇西辛德源谓思道曰:昨作羌妪诗,惟得五字云:'皂陂垂肩井。'苦无其对。思道寻声曰:何不'道黄物插脑门。'思道尝谓通直郎渤海封孝骞曰:卿既姓封,是封豕之后。骞曰:卿(曰卿二字据明抄本补。)既姓卢,是卢令之裔。

石动筒

北齐高祖尝宴近臣为乐。高祖曰:我与汝等作谜,可共射之。'卒律葛答。'诸人皆射不得。或云,是骮子箭。高祖曰:非也。石动筒曰:臣已射得。高祖曰:是何物?动筒对曰:是煎饼。高祖笑曰:动筒射着是也。高祖又曰:汝等诸人,为我作一谜,我为汝射之。诸人未作,动筒为谜。复云卒律葛答。高祖射不得,问曰:此是何物。答曰:是煎饼。高祖曰:我始作之,何因更作。动筒曰:承大家热铛子头,更作一个。高祖大笑。高祖尝令人读《文选》。而郭璞游仙诗,嗟叹称善。诸学士皆云:此诗极工,诚如圣旨。动筒即起云:此诗有何能,若令臣作,即胜伊一倍。高祖不悦。良久语云:汝是何人,自言作诗胜郭璞一倍,岂不合死。动筒即云:大家即令臣作,若不胜一倍,甘心合死。即令作之:动筒曰:郭璞《游仙诗》云:'青溪千余刃,中有一道士,臣作云'青溪二千仞,中有两道士。'岂不胜伊一倍。高祖始大笑。(明抄本笑下多七百四十八字,至高祖大笑动筒止,今据补。并将缺字用燉煌本又齐文宣帝曰::恕臣万死即得。帝曰:好。曰:臣昨落密瓮里,臣为陛下却还复上天真乎。对曰:臣作夜梦随陛下行,落一厕中出来。舔之。帝大怒,付所司杀却。曰:臣请一言而死。帝曰。陛下得臣头极无用,臣失头。笑而舍之。高斋会,大德法师开讲。道俗有疑,滞者,即论难议。援引大义,说法门,言议幽深,皆在雅正。动筒最后论议,谓法师曰:且问法师一个小议,佛常骑何物。法师答曰:或坐干叶莲花,或乘六牙白象。动筒云:法师今不读经,不知佛所乘骑物。师即问云:檀越读经,佛骑何物。答曰:骑牛。法师曰:何以知。经云,世尊甚奇特,非骑牛。座皆大笑。又谓法师曰:法师既不知佛常骑牛,今更问法师一种法义。比来每经之上皆云价值百千两金,未知百千两金总有几斤。遂无以对。□尝作内道场,时有法师先立无一无二无是无非义。高□升高坐讲,还令立旧义,当呼儒生学士,大德名僧。义理百瑞,无能得者。动筒即讲难此僧必令结舌。高祖大□□□高坐褰衣阔立,问僧:看弟子有几个脚。僧曰:两脚。又翘一脚向后。一脚独立。问僧。更看弟子有几个脚。僧曰:两脚。动筒云:向有两脚,今有一脚,若为能无一无二。僧答云:若其二是直,(《启颜录》直作真,下同。)不应有一脚。脚既得有一,明二即非直。动□□以僧义不穷,无难得之理者。乃谓僧曰:向者剧问法师,未是好义。法师师云:'无一无二,无是无非。'今问法师,此义不得不答。弟子问天无二日,上无二王。今者天子一人,临御四海,法师岂更得云无一?易有乾坤,天有日月,星辰配于天子,即是二人。法师岂更得云无二?今者帝临广德,无幽不烛,昆虫草木,皆得其生。法师岂更得无是?今四海为家,万方归顺,唯有宇文黑獭,独阻皇风。法师岂更得云无非?于是僧默然以无应,高祖抚掌大笑。高祖又常集儒生会讲,酧难非一。动筒后来谓众士曰:先生知天何姓?博士天子姓高,动筒曰:天子姓高,天□必姓高。此乃学他蜀臣秦密,本非新义。正经之上,自有天姓。先生可引正文,不须假讬旧事。博士云,不知何经,得有天姓。动筒云:先生全不读书,《孝经》亦似天本姓也。先生可不见《孝经》云,'父子之道,天姓也!岂不是天姓。高祖大笑。动筒又尝于国学中看博士论云:孔子弟子,达者七十二人。动筒因问曰:达者七十二人,几人已着冠,几人未著冠。博士曰:经传无文。动筒曰:先生读书,岂合不解。孔子弟子,已著冠有三十人,未著冠有四十二人。博士曰:据何文以辨之。曰:《论语》云,'冠者五六人。'五六三十人也。'童子六七人。'六七四十二人也。岂非七十二人也。坐中皆大悦,博士无以复之。

徐之才

齐西阳王高平徐之才博识,有口辨。父雄,祖成伯,并善(明抄本善下空一字,按《北齐书》徐之才传,疑当是医字。)术世传其业。纳言祖孝征戏之,呼为师公。之才曰:即为汝师,复又汝公。在三之义,顿居其两。孝征仆射莹之子。之才尝以剧谈调仆射魏收。收熟视之曰:面似小家方相。之才答曰:若尔,便是卿之葬具。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由betway发布于betway必威,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文学之太平广记,郭璞的事迹

关键词: betway必威

上一篇:碰出来的科举状元,武则天梦见鹦鹉折断翅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