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 > betway必威 > 中国海军百年军服,甲午战争和中国海军的近代

原标题:中国海军百年军服,甲午战争和中国海军的近代

浏览次数:98 时间:2020-03-14


时间:2007-3-10 10:32:23 来源:不详

战列舰曾经是海上强权的象征近代中日两国都是在西方国家坚船利炮的攻击或威胁下,被迫对外开放门户的。两国有远见的思想家和政治家,都从一开始就认识到近代海军对于维护国家主权的重要性。从19世纪60年代起,两国相继开始组建新式海军,并且互一对方为假想敌,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军备竞赛,到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时达到高潮,却以中国失败、日本取胜而终结。中日甲午战争对这两个国家的历史命运,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甲午战争是一场陆海战场交替进行的近代化战争,尤其是以拥有独立的海上战场而为其显著特征。回顾这场战争,特别是其中至关重要的海上作战行动,我们不难发现甲午海战在中国近代史上所具有的历史地位。这场战争,也为世界近代海军及其装备的发展,提供了十分宝贵的实战经验。深刻反思检讨甲午海战在历史与军事发展方面的经验教训,对于今天更是具有重要的借鉴与启示意义。甲午战争前的中日海军竞赛及其影响1840的鸦片战争和1853年的“黑船来航”事件,在中日两国近代史上,均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从此开始,两国都面临被西方列强吞并的民族危机。以30余艘舰船和不足一万人组成的英国远征军,远涉重洋,闯入中国的宁静海湾,使拥有近百万常备军的满清军队一触即溃。清廷从全国各地调兵遣将,动用了一切可以动员的武器装备,但在历时两年的战争和绵延数千公里的战线上,却没有打过一场胜仗,没能守住一处重要阵地,最后只能被迫接受割地赔款的《南京条约》。同样,胚里海军准将率领美国舰队驶入日本江户浦贺港时,不过是4艘军舰,却使德川幕府政权十分惊恐,被迫同意对外开放。鸦片战争使清廷受到强烈的震撼,并促成统治集团中的有识之士争开双眼去观察世界,发出了“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时代呐喊。魏源、林则徐等有识之士认为,“夷之长技,一战舰,二火炮,三养兵练兵之法”。他们建议并规划出创立中国近代海军海防的初步方案,以期形成“中国水师可以驶楼船于海外,可以战洋夷于海中”的有利战略格局。他们还大胆倡议开发工商业以富国力,强调人才培养的战略意义,为中国近代海军海防建设的理论与实践揭开了序幕。1862至1863年的“李泰国——阿思本舰队事件”,迫使中国人积极探索自主兴办海军海防的道路。1864年6月,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上奏指出:“治国之道,在乎自强,而审时度势,则自强以练兵为要,练兵又以制器为先”。同时,李鸿章也提出:“中国欲自强,则莫若学习外国利器。欲学习外国利器,则莫如觅制器之器”。次年,李鸿章在上海创办了一家著名的兵工企业——江南制造局,建造了中国的第一艘轮船。1866年,清廷批准设立福州船政局,船政局的创办人是左宗棠。从1869年初夏到甲午战争前,福州船政局共建造舰船34艘;福州船政学堂则成为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所采用西法培养海军军官的学校,为中国海军海防事业培养了第一批专业干部,奠定了人才基础。日本明治政府从建立之初,也对海军建设给予极大的关注。1868年10月,登基之初的明治天皇就看出了发展海军的重要战略意义,他发布谕令称:“海军建设为当今第一急务,应该从速奠定基础”。1870年,日本兵部省在向太政官呈交的《创建海军建议书》中提出:“皇国是一个被分割成数岛的独立于海中的岛国,如不认真发展海军,将无法巩固国防。当今各国竟相发展海军,我国则十分落后。因此,他国对我国殊为轻视,出言不逊,甚至干出不法之事。若我国拥有数百艘军舰,常备精兵数万,那么他国便会对我国敬畏起来,哪里还敢有今日之所为?”这份建议书认为,在今后七年里,日本应将岁入的五分之一用作军备。日本明治政府奉对外侵略扩张为最高国策,制订了以武力政府亚洲的所谓“大陆政策”,将朝鲜和中国列为其侵略扩张的首选目标。为此,日本政府不遗余力地大举扩充以海军为核心的综合军备,接收幕府军舰,引进西方造船技术并改造原属幕府的横须贺造船厂,派遣海军造船留学生,聘用外国海军教官,兴办海军院校,组建新式舰队。明治天皇甚至还亲自发起从每月的薪俸里捐款建造军舰的运动。1874年,日本舰队以琉球船民事件为由,入侵台湾;沈葆桢带舰入台交涉退兵,形成中日双方的第一次正面冲突。日军侵台,使清政府朝野震动不已。大学士文祥说:“夫日本乃东洋一小国耳,新习西洋兵法,仅购铁甲船二只,竟敢借端发难······。是此次迁就了事,实以制备未齐之故。若再因循泄踏,而不亟求整顿,一旦事变,更形棘手”。严酷的海防形势,使清廷感觉出潜在的危险和威胁,正所谓“现在日本之寻衅生番,其患之已见者也。以一小国之不驯,而备御已苦无策,西洋各国之观变而动,患之濒见而未见者也”。西汶艺术网同年11月5日,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上奏,强调了海防问题之必要性和急迫性,提出“练兵、简器、造船、筹饷、用人、持久”等六项加强海防、抵御外侮的措施,并要求清廷饬令有关部门加以讨论。清廷以前所未有的高效率,在当天就发布上谕,令沿海沿江各省督抚们在一个月内将各自的讨论意见上奏朝廷。以后,又将讨论的范围扩大到亲郡王、大学士、六部九卿。海防问题俨然登堂入殿,被清廷列入其头等议事日程。在这场著名的“海防大讨论”中,各地督抚及京官,由于思想认识及派别利益上的差异而观点不尽相同,但毕竟通过了“先就北洋创设一支海军,俟力渐充,就一化三,择要分布”的海军海防发展战略思路,并派李鸿章和沈葆桢分别督办北洋、南洋海防事宜,从而直接推动了中国近代海军建设的步伐。同样,日本因侵台未能得手,痛感海军软弱,遂向英国订购了“扶桑”、“金刚”、“比睿”三艘军舰。1882年朝鲜发生“壬午兵变”,中日两国皆派军舰前往干预。日本因海军实力不如吴长庆所率领的北洋军舰,故双方没有发生直接的交锋。但日本正式将头号假想敌由俄国改为中国。日本海军卿川村纯义认为“东洋形势已非昔比”,经向天皇奏报,日本政府决定从1883年起,将酿造业、烟酒业的税收2400万日元作为海陆军经费,连续八年建造军舰。1884年朝鲜发生“甲申事变”,北洋海军再次赴朝进行干预,更加深了日本的反华情绪,许多朝鲜人物主张对华宣战,只是因为军方认为对华作战的准备尚未完成,宣战计划未被采纳。页码1 2 3 <

甲午之后重建海军时期 1895年2月17日,北洋海军在威海刘公岛全军覆没,中国近代发展西式海军的努力遭到了空前打击,一度跌入深渊。甲午战争后,当时中国北方沿海的威海、

  摘自《军事学术》2013年第10期报道

100年前,日本发动了侵略中国的甲午战争。这场战争虽然有海陆两个战场,但是,海上战场处于关键性的地位。战前中日两国海军近代化进程的快慢和水平的高低,对海战的胜负结局产生了重大影响。今天,在纪念甲午海战100周年的时候,探讨中国海军近代化同甲午战争的关系,可以对国防现代化建设提供历史的借鉴。

betway必威 1

  甲午海战对中国海军建设的历史启示

鸦片战争后,中国在国防观念上开始了重要转变。面对日益严重的海防危机,清政府逐步改变了重陆轻海的国防思想,将海防建设作为一项重要任务提上议事日程,同时接受了“师夷长技”的主张,认识到引进西方先进海军技术装备的必要。观念的更新带来了海军建设的进步。从19世纪60年代到甲午战争前,中国海军近代化建设取得了比较显着的成就。南洋海军、福建海军、广东海军初具规模,具有当时亚洲第一流近代化装备水平的北洋海军于1888年正式成军。与此同时,先后建成了远东第一流的旅顺、威海军港。在南起琼州、北至营口的万里海疆上,建立了一批新式海防炮台。

betway必威 2

  陆战学院教研部 靳天宇

[1][2][3][4]下一页

甲午之后重建海军时期1895年2月17日,北洋海军在威海刘公岛全军覆没,中国近代发展西式海军的努力遭到了空前打击,一度跌入深渊。甲午战争后,当时中国北方沿海的威海、旅顺等重要军港都被日本侵占,事实上不再具备在北方布置海防的条件,而且中日马关条约勒索的2亿多两白银赔款,使得清政府的财政濒临破产,无从拨出大笔资金来重建海军。直到俄、德、法三国出面干涉还辽,清政府以增加向日本赔款3000万两白银作为代价赎回辽东半岛,随着锁钥渤海湾的重要军港旅顺的收回,中国在北洋重新布置海防才具有了可能性。甲午以后相继出任北洋大臣、直隶总督等职的王文韶、袁世凯作为北洋海防建设的具体执行者,以新建北洋水师的名义,一方面启用大批甲午后被革职罢黜的前北洋海军官兵作为重建海军的骨干,其中任命原“靖远”舰管带叶祖珪为新建北洋水师的统领,原“康济”舰管带萨镇冰为帮统。另一方面,甲午期间中国紧急外购的“飞霆”、“飞鹰”2艘驱逐舰在战争结束后相继回国,加入了新建北洋水师,同时南洋水师的部分军舰被调北上布防,中国海军的龙旗重新在北洋沿海飘扬,中国的近代化海防建设逐渐又有了几分振作的气象。在这一阶段时间里,作为当时中国海上力量代表的新建北洋水师的军服大致仍保留了原北洋海军的传统,只是在某些细微的地方开始有了变化。海军的军官着装规范与原北洋海军的基本一致,仍然是头戴便帽,身着海军蓝颜色的军服,袖口依然有金光灿灿的龙纹标识,但是这一阶段袖口的军衔标识系统已经进一步向西式方向过渡,袖口的龙纹实际成了一种装饰,更主要的军衔识别符号是龙纹下面的金线袖饰,经过对流传的照片进行分析,大致可以判断出这种军衔符号的一些规则:如统领为一宽道金线,管带为四中道等,低阶的军官则是窄道。军服的裁剪和一些服装附件上也出现了明显西化的特征,军服的裁剪式样更加西洋化,穿着后显得合体精神,军服上原先采用的传统中式一字盘扣被改成了西式的铜制纽扣。另外在夏季的着装上,新建北洋水师的军官夏季制服不再使用海军蓝色,而改作了与西方海军更为接近的全白制服,上衣与军裤均采用白色,足穿白色的西式皮鞋,头戴海军草帽,但是和西方略有区别的是,夏季全白制服上采用了金线袖饰作为军衔识别符号。新建北洋水师的水兵着装规范变化相对较少,除了和军官制服一样将军服上的一字盘扣改成了西式铜纽扣外,其他诸如军服样式、军衔符号等依旧保留着原先北洋海军时期的样式。19世纪与20世纪交替的几年,对中国而言充满了变化,戊戌变法、庚子事变无一不对近代中国的命运起着重要影响,在这种大局势背景下,由甲午之后重新创设的中国近代海军也经历着一系列变化。由英德两国定购的“海天”、“海圻”等5艘海字号巡洋舰陆续回国,使得中国近代海军的建设在甲午之后又到了一个新的高潮;而庚子事变中新北洋水师面对强敌选择的保存实力的避让态度,又使得海军引起了举国非议。1905年曾经是李鸿章部下的两江总督周馥与直隶总督袁世凯会商,南北洋水师合而为一,建立起了统一的国家海军。由甲午战争之后出现的这种新的海军着装方法,也由此成为当时中国海军的着装规范,直到清末预备立宪开始后,随着全新的海军着装制度的出现才被取代。

  一、海洋意识的弱化与缺失,是甲午海战失败的重要原因。海军建设必须树立强烈的海洋意识

  甲午海战爆发及结局,是中国封建社会晚期沉积深厚的社会根源,复杂、尖锐的国际关系,科学技术水平的时代落差,作战思想的严重滞后等多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而海洋认识的混沌、海洋观念的淡漠、海洋意识的弱缺,则是甲午海战惨败的重要原因。

中国海军百年军服——清末北洋海军时期

  我国是一个濒海国家,有着18,000多千米海岸线和32,000多千米的岛屿线,安全和发展与海洋息息相关,重视海洋在海军建设中有着特殊的意义。中国传统的军事思想与国防观念具有三个基本特点:重防轻攻、重谋轻技、重陆轻海。海洋意识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是很弱化与缺失的。晚清统治阶层创建海军的动机,并非完全基于捍卫国家海洋领土完整和维护国家海洋权益,而是重在卫戍京畿。因此在北洋舰队组建成军之后,当清政府认为海军已经发展到“用之自守则有余”的时候,便停止了海军的继续发展,从1888年成军即开始停止购进军舰,1891年停止拨付器械弹药经费,海军的发展受到了严重的制约。

  海洋意识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在长期的海洋实践活动中形成的。海洋意识虽不能一蹴而就地催生现实海军实力,但却会对海军建设起到长期的潜移默化的内在驱动作用,并在战略决策、用人机制、武器发展、体制编制等方面产生强烈的渗透与辐射作用。由于海洋意识的淡薄,尽管清政府在海军海防建设方面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海军作战舰艇的总吨位一度达到4万多吨,跃居世界海军大国的行列,并在亚洲地区首屈一指。但海军战略偏重保存实力,消极防御,不敢放手进攻。因而始终未能构建海军建设的有序机制和把握海上力量发展的战略节奏,造成了近代中国海军的衰败。

  历史告诉我们,如果只在军事上、国防上需要海军,而在经略海洋、开拓海洋事业方面并无需求的话,这种建设海军的基础是不够牢固和没有后劲的,也难以形成持续发展的局面。海军是个知识密集、技术复杂的军种,它的建设和发展需要大量的投入,离开了强大的物质基础,要建设强大的现代化海军是不可能的。经略海洋可以为开拓和发展海洋事业进行战略性指导,大大提升国家的综合国力。没有强烈的海洋意识,没有对海洋的经济、政治和军事价值的深刻认识,就不可能重视海洋在民族复兴中的地位,更不可能建设强大的海上力量。

  二、军队整体素质低下与战斗力不强,是甲午海战失败的直接原因。海军建设必须树立坚定的强军意识

  甲午战争失败的主要原因固然是清政府的腐败和软弱,但军队整体素质低下,综合战斗力不强是不可置疑的直接原因。

  北洋海军是洋务运动的产物,是清政府不惜重金打造的一支近代化的海军。这支军队的主帅海军提督丁汝昌原是淮军系军官,在陆战中纵然身经百战,但由于“未涉海军门径”,“不谙管驾,亦不知水战诸法、西国文字,虽追随前教习琅提督多年,不过略识皮毛而已”,“他不能训练他的下级军官,海军的专门技术,海军的科学教育,他知道的也很有限”。李鸿章之所以选他统帅北洋舰队,表象是“海军军官皆年青,资望不足以统驭全军”,而深层的原因则是培植自己的势力。反观日本方面,联合舰队司令为海军中将伊东佑亨。此人自幼对海军兴趣浓厚,早期留学英国海军,明治维新后即加入海军。其职业履历包括炮兵、航海、多舰舰长、造船所长,海军大学校长等,是集行政、技术与学术多重角色于一身的职业海军。日本把此人与时任海军大臣的西乡从道、军令部长桦山资杞并称为甲午战争时的日本海军三套马车。这完全是一个野心勃勃富于冒险精神的战争班底。

  北洋海军后期军事训练有名无实,弄虚作假成风;打靶演习时“预设数码,设置浮标,遵标行驰,码数已知,放固易中”。“我军无事之秋,多尚虚文,未尝讲求战事,在防操练,不过故事虚行。故一旦兵兴,同无把握,虽职事所司,未谙款窍,临敌贻误自多”。至此,黄海激战中,致远、经远不幸中弹沉没,济远、广甲、扬威三舰仓皇逃窜也就成了必然。

  甲午海战是对近代中国海军全面建设的一场实战检验。它告诉我们,强军要先强将。孙子曰:“故知兵之将,生民之‘司命’国家安危之主也”,“主孰有道,将孰有能……,吾以此观知胜负矣。”主将的军事素养必将对部队战斗力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要知人善任,真正把热爱事业、精通业务、敢于担当的人用到重要岗位,施以重任,并通过多种渠道多种办法,不断提高其组织指挥能力和业务水平,确保懂打仗,会打仗,能指挥部属打胜仗。它说明苦练实练才能有真本领。走形式,走过场,搞弄虚作假,只能毁掉战斗力,劳民伤财且不堪一击。

  betway必威,三、军事思想与军事理论的严重滞后,是甲午海战失败的关键原因。海军建设必须树立积极的进攻意识

  甲午海战的失败,还在于北洋水师没有深谋远虑的军事战略思想和先进的军事理论作指导,军事理论的水平低下,决策层对海军作战的战略、战役、战术问题研究甚少。因此,当战争来临之际,决策层难以科学地思考并规划海军在战争中的运用,更不知道如何从全局的高度尽可能地利用近代海军的特性并发挥它的威力。

  受李鸿章“我之造船本无驰骋域外之意,不过以守疆土保和局而已”思想影响,到甲午海战前,“中国一直强调陆军立国根基,其海防思想始终未跳出单纯海岸守口主义窠臼”,发展海军是为了服务其闭关自守政策,而不是为了控制海权和利用海洋。北洋海军成立不久,清政府即为其确定了单纯防御的战略。这一战略的核心是划分区域,扼守“最要”及“次要”的海口,拱卫旅顺、威海和渤海海峡,保障京畿门户的安全。这种海防战略思想观念,只把海军视为陆军的依附,没有充分认识到海军作为一个新兴的战略性军种的技术特点和独特属性,不是从重视制海权和夺取制海权出发,制约了海军战略能量的有效释放。在这一战略思想指导下,甲午海战中,北洋海军消极避战,一味的“保船制敌”,舰队自始至终都未发起一次主动进攻,舰队的进攻性和灵活性受到抑制。海防建设未能跟上时代的步伐,海防建设思想和海军建设理论的落后,导致海战一败涂地。

  而日本则相反。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战略环境,使日本从明治维新一开始就十分注重海军的建设,重视海军作战理论的研究和海军战略的制定。在西方海洋观念和制海权理论的影响下,日本不断推进军事理论的发展,抓住了海军发展的历史机遇期,制定了正确的海军作战指导方针,推进了海军建设发展。甲午海战前,日本“战时大本营”和海军部长桦山资杞制定了上、中、下三策,为海战提供了实用的理论指导,并始终把通过主动进攻谋取制海权作为海军运用的重中之重。

  恩格斯指出;“当技术浪潮在四周汹涌澎湃的时候,最需要的是更新、更勇敢的头脑”。海军现代化的进程绝不仅仅是一场技术革命,更是一次军事思想上的变革。变革离不开理论的指导。需要对海军的战略运用重新认识。海军的机动性、战略性、攻击性决定了海军是一种进攻性军事力量,进攻是海军军种战略运用的本质属性,也是最能发挥海军效能的最佳运用方式。在世界海战史上,没有哪一次战争是通过完全倚重防御而取得胜利的。只有充分认识了海军的核心军事能力和本质属性,才能更好地发挥海军的战略功能。

  (摘自《军事学术》2013年第10期)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刘昆

本文由betway发布于betway必威,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海军百年军服,甲午战争和中国海军的近代

关键词:

上一篇:吴汝纶赴日考察与中国学制近代化,却被个太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