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 > 风俗习惯 > 让乡土的归乡土,展现同济版

原标题:让乡土的归乡土,展现同济版

浏览次数:158 时间:2019-09-05

betway 1

betway 2云夕深澳里书局

来源: 中国农业新闻网新闻频道 发布时间2018-07-25 09:54:52

古村落的“文艺复兴”

――福建屏南县文创产业引领让传统村落变身时尚之乡

这是一个城市人寻梦田园,乡村也在寻找新的发展可能性的年代。

奇迹随着古村文创而诞生――

80岁的农妇参加油画培训后,青春焕发,文化创富,成为网红。贫困户、残疾人通过参与文创,就地转型为农民画家或农民创客,拥有自己的艺术工作室,过上了自信体面的生活。

曾经人去楼空、韶华不再的古村落,一时间群贤毕至,蓬荜生辉,由文化创意引领成为时尚之乡、新生活方式的策源地。溪声伴月,田园野趣,淳朴乡亲,古老戏曲,杂以外来新村民开设的书吧、咖啡屋、美术馆、音乐沙龙、文创民宿,以及前来研学旅游、画画写生、休闲度假的络绎客流,古村落迎来多年未有之繁华!

近年来,地处闽东深山区的福建省屏南县立足古村落集群优势,引进扶持“人人都是艺术家”公益教学,植入传统村落,发展村落文创产业,引来大量外来的艺术家入驻古村,形成新业态、新生活方式,探索走出“党委政府 艺术家 农民 古村落 互联网”的乡村复兴之路。村庄热闹了,村民回归了,一度凋敝的村落在文创引擎下焕发新的生机。

作为屏南传统村落文创产业总策划,林正碌和他的团队是屏南县首批引进的文创人才。2015年4月,林正碌团队率先在甘棠乡�T下村建立文创试点,为村民免费提供油画教学。上至八旬老妪,下至七岁孩童,油画创作蔚然成风。村民真诚质朴的作品,通过微信朋友圈和慕名而来的游客卖向世界各地。

“人人都是艺术家”是林正碌独特的艺术观。他主张跳过素描学习,从心理学入手,引导人们观察世界、开启绘画,想画什么就画什么,喜欢什么就画什么,想怎么画就怎么画;只要把画布填满,就算完成了作品。这颠覆了艺术学院派单一的造型语言手段。

“只要七天,让零基础的人变成画家。”林正碌令人难以置信地做到了。在当地培育了残疾人沈明辉、杨发旺、薛美兰、陈秀琼,村民甘玉彤、高金美、黄余清、陈祥李等一批农民画家典型。

画画,让这些村民对平日里熟视无睹的生活,换了一种观察的角度,多了一层特别的情感。这种情感的表达,在专业画家的眼里显得纯粹且珍贵。

前不久,短视频《“油画大师”――高奶奶》火爆网络,主人公就是84岁的�T下村民高金美。当初林正碌开始教村民绘画时,她还不好意思参与。高金美说:“前年农历三月,我又去看他们画画。林老师见到我,就问‘您要不要学啊?’我连忙摇头,哎哟,我怎么能学得来,从小没读过书,不识字,画画,多难的事情啊。”

但是,在林老师的不断“怂恿”下,高奶奶还是忐忑地坐在了画布前,画下了自己有生以来的第一笔油画。

“刚开始我还害羞,只敢偷偷躲在家里画。”而现在,她每天早晨七八点就会来到雨廊画画,在外人面前也淡定自如,一画就是一整天。“我想画什么就画什么,也没有参考。就是画得开心嘛。”

老人学会了在自己的画作上签名,还学会了普通话,能用普通话与游客交流。她的画作取材家乡、色彩热烈、风格率性质朴,获得了很多人的喜爱。“很多画都是被外面来玩的人买去,有400元的,也有200元的。”高奶奶已有一百多幅画出售。“我无所谓画卖不卖得出去,卖掉了,开心;卖不出去,就自己留着看,也开心。”现在的她像孩子一样,对生活充满了新鲜感,对万物都充满了热情。

公益艺术教育让当地残障人士获得了新生。饱受脑瘫病症之苦、曾做过流浪儿的杨发旺跟随林正碌学习画画后,如今不但画得一手好画,还学会了通过微信聊天、朋友圈等进行宣传、售卖、收款、发快递,成为一个自食其力的人。

90后的沈明辉患有侏儒症,开始画画之前,他以卖气球为生。2015年11月,通过残联介绍,他开始在双溪镇安泰艺术城学习油画。内心充满兴奋和好奇的他画下了自己的处女作――《远山》。他感到,绘画其实并没有那么难,“只要你愿意一直去画。”他在绘画中探寻自己:“一张画就是你的那个世界。你想要怎么去创造,怎么让它变得更美好,这就是你的选择。”

经过学习和练习,沈明辉逐渐摸索出了自己的风格。他擅长用规则、细小的彩点展现物体形象,画出想象的精彩与厚重。2017年他的作品还参加了法国里昂双年展。

林正碌说,文创产业的先进性在于,它能够让看似落后的地方、弱势的群体变成有作为,树立起文化自信。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艺术教育,使生命的可能性尤其是创造力和人文情怀得以绽放。

�T下村半年的试点,村民从质疑、观望到积极参与、主动作为。他们开始拥抱互联网,开拓了视野,增加了收入,有的整修古宅,开设了艺术空间。周边及全国各地地寻求艺术梦想的人们闻风而至。这让文创激活古村、艺术唤醒乡土成为可能。

屏南县持续发力推动,在距离5A级风景名胜区白水洋5公里的双溪镇设立文化创意基地――安泰艺术城,为“人人都是艺术家”公益教育项目搭建起更广阔的舞台。目前,已接待国内外驻学人员2万多人。上万名画友到各村落体验。全县开起了60多家农民画廊和50多家乡村文创民宿。

屏南县山奇水秀,拥有中国传统村落15个,省级传统村落20多个,其中3个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6个为中国传统建筑文化旅游目的地。境内现存古廊桥56座;四平戏、平讲戏、木拱廊桥建造技艺、红曲米酒酿造技艺等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丰富多彩。然而,随着大量农村人口外出务工、经商、求学,“空心村”不断涌现。距屏南县城40公里的熙岭乡龙潭村就是一个缩影。两年前,这个户籍人口1400人的行政村仅剩不足200人常住。当地的学校办不起来了,古村民居逐渐衰败废弃。

2017年5月,龙潭村文创助推乡村复兴项目打出了一套“组合拳”:开展村民艺术普及教育,同时修缮古村,引进外来精英。

“这三个组合拳联合起来,就可以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形成一个世界性的文化‘硅谷’、优质生活社区,使美丽宜居古村成为优越于城市的新的创业空间。”林正碌说。

龙潭村首批选送了30多位“文创种子”到双溪古镇安泰艺术城接受“人人都是艺术家”公益教学。在学会画画的同时,更重要的是学会与外来人的相处与沟通。

如今,村里受过绘画培训的村民有近百人。在龙潭村新落成的艺术教育中心,每天下午绘画大厅总是挤满了人,在画布上展示家乡的美成为不少村民的习惯。以艺术创作为纽带,新老村民之间有了更多的交流。

实施乡村提升工程。将古村落房屋重新装修设计、接入水电、加固危房。着手建设公益美术馆、非遗博物馆、音乐厅、文化服务中心、休闲广场等文化设施。进行环境整治。村里修起了木长廊,长廊两侧挂上红灯笼。以乡村提升工程吸引人。

创新投融资机制。引进外面的人来认领古民居,出资修复房子。实行由村委会与古民居户主签订15年期限租赁合同,“文创移民”再与村委会签订租赁合同;由“文创移民”出资,村委会代租代建的模式,破解传统村落“保”与“用”难题。这一创新机制让外来人可以放心常驻。

复办龙潭小学。教育是乡村的希望,唯有教育的兴盛,才有乡村的明天。2017年秋,龙潭小学复办了多个年级,从原有1名老师2个班6名学生,到现有9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支教老师5个班28名学生,北京、浙江、武汉等地多名学生转学到龙潭。村小的复办,对“文创移民”和本地村民来说都是“定心丸”,切实解决了他们的实际需要。

沉寂多年的龙潭古村,又响起锯木头、凿大梁的木工活的声音。几十名工匠加班加点,建雨廊、修古厝……村支书陈教弟忙得没时间接受采访,他说,最多时,村里有40多处工地同时开工,需要他来安排调度人工。

betway,古村改造、整修过程中,最大限度地采用本地材料和工艺。走心的设计,让每幢老宅传统而又灵动。充足的采光、通透的空间、时尚的灯具赋予老宅重生般的朝气蓬勃。每幢老屋都成为了一件作品,成为人人“争抢”的对象。

而龙潭村也在规划着她的未来,有选择地接受中青年“新村民”。他们开始珍惜有限的宝贵资源,明白第一批的外来“文创新村民”直接影响着龙潭的未来。在双向选择中,来自上海、北京、深圳、江西、湖北、香港等地的数十位艺术家、创客入驻龙潭,开起了咖啡屋、酒吧、书屋、设计室、艺术空间、文创民宿、少儿游学培训基地等。

因为文创,古村被赋予新的文化功能和价值,吸引国内外文化艺术爱好者前来学习艺术创作并感受传统文化,带动古村新的体验旅游。原先外出的村民开始回流,办起农家乐,种植有机蔬菜水果,恢复四平戏剧团等。龙潭村人气渐旺,从文创前不足200人到现在的450余人。

来自江西的曾伟,一直在寻找梦中的桃花源,他第一眼见到龙潭村,就确定了这里是他想要找的感觉。“这里的溪水接近上游源头,民居极富特色,古画般的感觉竟然在人居环境中出现。”曾伟租下一幢100多年历史的老房子,改造成以读书为主题的自用 分享的生活空间――龙潭“随喜书屋”。平台上开展读书、品茶、观影、音乐会、诗歌朗诵、本地文化主题分享会等活动,提供有品质的生活方式引导。

曾伟在朋友圈展示分享这种别样的优质生活方式,开发出的文创产品也成为其生活方式的一个组成部分,在分享生活方式中随之推销出去。去年冬天,他看到村边满树的柿子无人采摘,便向村民定购柿子干,并亲自参与,分享采摘、制作过程,实现销售1000多斤。他还将龙潭黄酒等农特产品源源不断往外推销。如今他和村民们成了好朋友,附近的村民每天也会到这位新移民的家里喝茶、看书、听音乐、一起唱四平戏。

曾伟的同乡胡文亮的“静轩文化艺术空间”也已对外开放,成为龙潭一景。这里将作为高端人才驻留、创作,小朋友游学、接受自然教育、审美培养的平台。

Jack是香港建筑设计师,龙潭贪生咖啡屋的主人。他原本计划和朋友在上海开设第二家公司,但是没想到被龙潭村改变了计划,一行五人,成为了龙潭村的第一批“新村民”。“我是去年来屏南找朋友的时候被龙潭的美景吸引,就决定留下来。”Jack说,当时他一口气租下了两栋古屋,一幢用于咖啡屋经营,一幢用作自住和工作室――“在这里做设计,发给客户,效果是一样的。”妻子小梦则在龙潭小学支教。夫妻俩就这样在龙潭安了家,开始了古村生活。

何素珍从北京来到龙潭村,投资30多万元将已经废弃十年的龙潭村17号老院落,改造成很有品位的文创民宿――“悠然之家”。

她和村民一起从零基础开始学习油画,边画画边经营民宿,在龙潭过起了世外桃源的生活。问她为什么不住北京的别墅,而是住到了屏南乡下的民居?她说,北京的别墅是封闭的,而这里是开放的,邻里之间是连接的。现在她接触的圈子跟以前完全不一样。

在龙潭,像他们这样的人被称为“新村民”。他们大多在城市里有自己的事业和优越的生活条件,但他们乐于追逐艺术梦想,拓展新的生活可能性。他们往来城市和农村之间,尊重山里的风俗,和村民彼此和谐相处,感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那份悠然自得,也从乡间汲取艺术创作的灵感和底气。

音乐人王右,创作了100多首吟咏龙潭风土人情和古村生活的俳句,结集《龙潭诗札》。

来自上海的“90后”支教老师高蓉蓉,业余时间创作了一系列古村题材的卡通漫画――一位时尚的姑娘出现在古村的各个景点:水车旁、廊桥边、房子中、院子里。她将摄影与漫画融合,虚拟和写实结合,时尚跟乡土相映成趣,产生神奇的视觉效果。其中一幅作品画的是一位穿着粉红色连衣裙微笑着的女孩倚靠在古宅斑驳的石墙边,调皮地探出头来,好像正在玩捉迷藏。

这组卡通作品上传到微博后获得了数十万的浏览量。一位在外打拼的村民看到后惊喜地留言:“这是我的老家吗?好诗意啊!”高蓉蓉说:“古村并不落后,漫画也是古村的新生活方式之一。很高兴大家能通过我的作品了解古村的美。”

尽管远离城市,高蓉蓉觉得村里的生活充满了活力,因为大多数新村民都是年轻人,多才多艺,除了观点碰撞,音乐人还会定期在清吧里现场表演。

同样爱画画的泉州姑娘张小燕说:“扎根龙潭的新村民来自五湖四海,有诗人、作家、音乐家、设计师……如果说来的都是艺术家,那么用这三个字来形容龙潭老村民也是恰到好处:唱戏、酿酒、木工、竹编、画画……在这里,人人都是艺术家。”

村文书陈子瓣说,以前村里一到夜晚就比较冷清,现在晚上灯火通明。

陈子瓣的儿子陈忠业也有同感:“村里404人的微信大群每天都非常活跃。有时候,我晚上熬到很晚,看传到群里的村里视频。”陈忠业是一名在福州工作的平面设计师。看到村里这么大的变化,他非常激动。他和同在福州工作的发小,都在考虑回乡创业。“现在这么多艺术家过来了,家乡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机会。”

文创复兴古村落带来的启示

以文化创意带动乡村发展的模式已在屏南县的多点推广。

屏南县相继出台《屏南县促进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文艺精品扶持奖励办法》等一系列指导性文件;每年安排专项预算资金1000万元,用于文创产业引导、扶持和孵化,推动文创人才和企业集聚。

一粒粒“文创种子”催生出乡村嬗变的新气象;一个个古村拂去蒙尘,重放异彩。

在田园诗境的厦地村,著名艺术批评家程美信牵头实施“人人都是电影家”公益教学,开展电影培训、古村摄影、写生等活动。厦地古村已成为远近闻名的影像创作基地。

在有竹编传统的前洋村,复旦大学张勇教授团队修缮恢复古民居,开辟竹编、陶瓷博物馆,邀请印尼、美国的竹编艺术家与村民共同创作大型竹编装置艺术品,推动竹艺复兴,打造“竹韵前洋”。

在木拱廊桥著称的棠口村,中国美术学院在此设立社会实践基地;天津泰达文创团队利用老建筑创办艺术馆和培训基地,并争取到国家文化力科技创新生态园项目落地。

四坪村、芳院村等古村落也通过“高位嫁接”引入文创团队、专家,为乡村发展注入新业态……

在引进人才团队的村落驻创活动和公益情怀影响下,一批外地高素质的志愿服务团队、志愿者也涌向屏南乡村,或参与策划文化节、民俗体验活动,或到村级教学点开展支教,或致力于活跃群众文化生活,屏南乡村振兴众人拾柴火焰高。

“经过三年多的努力,初步形成了‘党委政府 艺术家 古村 村民 互联网’的格局,十几个村形成不同的业态,用文化创意转化到文化创收,从而实现文化创业,最终是文化创富来助推我们的乡村振兴。去年屏南县接待乡村游游客405.3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32.1亿元,分别比前年增长21.6%、31.7%。”屏南县政协主席、屏南县传统村落文创产业发展项目指挥部第一副指挥长周芬芳说。

2017年9月,屏南县摘得“中国传统村落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示范县”殊荣。

屏南县传统村落文创产业风生水起的实践,带给人们思考和启示:

在互联网、电商、物流和自媒体发达的新经济时代,传统地缘优势被突破。不论身处哪里,都能第一时间获得信息或输出自己创造的价值,大家是同步的。广大农村在新经济面前,和城市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乡村迎来新的发展契机。

文化创意产业是创造“精神性的满足和有趣的打动”的文化经济。随着农业功能、乡村价值的再发现,深厚人文底蕴的传统村落成为文创的热土,成为人们追求的时尚、安逸的生活方式的空间。

以文化创意来发展偏远山区的新经济,实现乡村振兴,其本质就是做好两种“激活”:一是每个人的个体价值被激活。包括激活农民的个性、情怀和创造力,让农民创造、生产出充满个性与人文情怀的艺术产品和土特产品,并懂得利用自媒体营销;二是偏僻地区的地理价值被激活。通过艺术家的眼睛发现被忽视的乡村人文遗产和自然生态的价值,吸引更多城市精英来古村创业、乐享新的生活方式,也通过艺术家的思维开阔了村民的发展思路,让村民看到希望,共同发展。

当乡村也可以“活”出精彩,当人与家园都是宝贵财富的时候,人们就乐于往乡村跑。这样,美丽乡村就能够成为优越于城市的新的创业空间,成为新生活方式的容器。当人们在这里生活、工作、休闲、创造相统一时,内心自由、充实、愉悦,就一定会创造出新的价值,拓展出更多的可能性。

屏南的文创实践,为乡村的繁荣复兴提供了一个样本,值得广大乡村建设者学习、借鉴,因地制宜,设计各地乡村振兴的实践策略。

在河阳的乡村实验中,我们还从历史和日常生活中深入挖掘可被利用的要素并加以放大。溪岸村有一个吕氏宗祠,我们的方案建议是以此为核心,改造周边部分村居,引入适当的山石景观,将宗祠扩展为一个朴素的但具有更多现代功能的乡村书院。这个书院既可以作为村童课后玩耍阅读的场地,又可以是村民学习各种农艺和匠艺的乡村课堂。岩山下村的情况则更为实际,该村靠近河阳古村,除了基本的农田和村居,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理或人文特征。但这恰恰是大部分中国农村的缩影。我们的方案是从村民的生产生活角度出发,对几户紧邻的民居进行集体合作社模式的改建,将几户的后院联合并重新设计一个独特的小型竹棚,这个竹棚既可以作为小型集体生产加工作坊,也可以是邻里之间的一个交流场所。

betway 3成都竹里

古村落的“文艺复兴”――福建屏南文创产业引领让传统村落变身时尚之乡

如果说我们对乡村建设持什么态度的话,那就是让乡土的归乡土吧。

betway 4

【编者按】

“居”板块呈现中国人诗意化的居住美学。归园田居,自古以来便是中国人的美好理想。现今,虽然大规模建造的农村住宅在某种程度上切断了乡村生活与传统的关联,建筑师却试图通过空间、材料和在地社区,重新寻求与乡土文化的联系。如董豫赣以中国传统园林“山、水、林”元素为灵感创作的装置作品,展现出回归山水的生活理想;城村架构的《金台村重建》、谢英俊的《轻钢龙骨乡村住宅体系》、董功的《船长之家改造》,都从不同侧面展现了乡村居住的当代图景。 “业”板块关注当代乡村建设中,建筑师在传统手工艺和新工业生产之间寻求一种平衡,以推动乡村建设向市场化转型,激发其生长活力的尝试。在这一板块,可以看到张雷的装置作品再现了烧制陶瓷产品的柴窑空间,其《丙丁柴窑》项目以建筑空间的更新承托起传统手工艺的发展;同时徐甜甜的《松阳红糖工坊改造》、华黎的《武夷山竹筏育制场》、陈浩如的《太阳公社》、李以靠的《华腾猪圈展示馆》,也都显示了乡村建筑为承托产业需求所发生的适配和调整,这不仅带来劳动力回流,也实现了生产方式多样化。 “文”板块展现了建筑师通过激活乡村建筑的文化内涵,推动乡村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努力。不论是刘宇扬以十字形金属装置再现一个以“记忆”为主题的文创小镇,还是董豫赣的《小岞美术馆》、阿科米星的《桦墅乡村工作室》、源计划的《连州摄影博物馆》、吕品晶的《板万村改造》,建筑师不仅塑造出具有感染力的建筑空间,更以其使用功能来实现乡村的文化振兴。

直面,从问题出发

betway 5改造后的板万村民居

责任编辑:

betway 6改造后的板万村小学

最近几年兴起的乡村旅游所带动的乡村民宿热潮,为乡村振兴注入了一股新的活力,但不可否认的是,民宿更多的只是将乡村转变成为这个快消时代的某种城市人消费品,而且适合开展民宿旅游的乡村和总体相比只能占到很小的比例。通过文化创意来振兴乡村务必要牢记的是:对于绝大多数村民而言,乡村不是一个宾馆,而是一个祖祖辈辈相传、朝夕相对的家园。

betway 7馆内的《竹里》

乡村建设另外一个不容忽略的方面是村民的生产生活。尤其在那些交通不便的山区小村落,远看层层叠叠,平和素美,走近却已然残垣断壁,鸡犬不闻,整村整村废弃的现象尤为触目惊心。乡村保护和振兴离开村民是绝不可能的,中国的传统建筑理念本来就强调居住者的日常维护。但是扪心自问,如果只是给村民们一个修缮过的村子,却仍旧没有工作机会、缺乏教育医疗,我们有什么权利要求村民们留守下来。所以文化创意在乡村的引入不仅是美学层面的,其最终目的是提升乡村的经济和活力,留住更多的村民。

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王方戟参展的作品是《七园居》。这是一处位于莫干山的精品民宿,一条南北向的溪流环绕基地淌过。团队设计了一座有7个客房的乡间休闲旅社,强调的是从外部进入每个居住单元的独特感受。经过流线的组织、空间和地面高差的细微调节,进入每个单元所经历的空间都是独一无二的,且空间系列上的每个单元都拥有独有的花园。坐在花园里,望得见山,听得见流水潺潺,晚上看得见星星,生活和城里一样便利,但却多了宁静,是养心的好地方。李振宇参展作品是《空中读村》,谁说空中看北京、上海、纽约、伦敦不是一个又一个“村”呢?本届威尼斯双年展外围展中,我校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孙彤宇教授呈现了未来城市可持续发展模式——“超级步行街区”。

“河阳乡村实验”展览现场。

相较于上述板块更多聚焦当下,“拓”板块则放眼未来。在互联网和新技术的托举下,紧密的城乡互动、增长的城乡混合型产业以及多元的商业发展形态,构成了中国乡村未来图景。这幅图景中的乡村,糅合了电商、物流、互联网金融、社区服务等各种新兴产业链。绘造社的作品《淘宝村,半亩城》以图绘的方式,视觉化地呈现了电商影响下的当代乡村庞杂的物流、生产与生活体系;而张雷的《石塘互联网中心》,探索了互联网时代新的建筑类型与建造技术的可能性。 从策展人、赞助商到参展者,同济戏份很足 从策展人到赞助商、参展者,双年展是同济人的大舞台。 除了策展人李翔宁,这次中国馆的主赞助商风语筑就被业界称为“有温度的文化‘导演’”,其领军人物李晖便是同济人。他说:“风语筑在创造经济价值的同时,还努力贡献社会价值,争取成为有情怀、有温度、有创意的上市公司。”这些年来,风语筑设计了数百个主题馆,用李晖的话来说就是接手一座展馆,就像拍摄一部电影:领衔的设计师是导演,负责讲好故事、设计创意;呈现方式是3D影院、VR/AR,还是模拟互动,各个业务板块协同完成。李晖说:“初看风语筑,你可能把我们归入建筑施工;再看风语筑,你可能把我们归入室内装饰。事实上,风语筑的主营业务是文化展示,核心竞争力是创意和科技。”你知道吗,诚品书店和K11就是风语筑的作品,“文化”是两个商家的共同标签。 参展设计师,同济人就更多了。袁烽有《竹里》《云市》两件作品参展。《竹里》模型,将中国传统的竹编工艺与数字化设计、机器人预制建造、现场快速拼装相结合,形成一种全新的乡村建造模式。袁烽说,归田园居,是中国文人传统对居住的美好理想。在当代,现代化进程和技术允诺了窗明几净、电视电话的美好生活,但也切断了乡村生活与传统的关联。《竹里》试图在归田园居的同时互联网 ,把产业筹措、村民自建、文化下乡与互联网、物流系统、共享经济等联构起未来乡村图景。中国国家展馆室外展场的草坪上像云像雾又像风的就是《云市》,它试图营造村口其乐融融的聚会场景。四个半封闭的立方体覆盖在一整片向两侧舒展的屋顶之下,描绘出自由闲适的村口环境。象征村屋的四个空间向中心区域打开,参与者在享受私密空间的同时,又与公共空间发生互动。中国馆的开馆仪式便在机器人3D打印的“村口”举行,宾客聚集于威尼斯明媚的阳光下,郁郁葱葱的绿色间飘荡的“棉花糖”把大家包裹得朦胧隐约、欢声笑语穿“云”飞檐:这也许就是新技术人文主义观念下的“未来乡村”吧。

了解,才有生命力

betway 8庾村大乐民宿

马堰村“二十四桥”方案意象。

betway 9四川新场乡中心幼儿园

在河阳的乡村实验中,我们试图以文人意境来重构当代的乡村。马堰村位于河阳大溪的源头处,地形落差极大,而且溪上本就架有简陋的钢桁架桥。联想到这一带区域的廊桥传统,我们的设计方案是在廊桥的叠梁木拱做法的基础之上,发展不同的结构编织方法,在大溪上建更多的木桥。虽然从交通角度不需要这么多木桥,但大溪在此处落差较大,不同标高的木桥可以形成层叠的效果,和远处的山峦相映衬,形成一种“二十四桥明月夜”意境的当代山村景象。这些木桥不仅可以是具有当代气息的乡土艺术装置,方案还包括动态的建造更新,可以让这一持续的乡村建设行为成为乡村工匠的匠艺实训课堂。

同济校友参展的有大舍、吕品晶、阿科米星等。柳亦春、陈屹峰带领的大舍携《四川新场乡中心幼儿园》参展。这是位于芦山地震灾区天全县新场乡的中心幼儿园。项目用地在新场乡丁村西北侧一块不大的台地上,四周群山环抱。基地向西遥对着一个山口,让人在大山之中仍能感知到远方的存在。附近的村落与自然紧密依存,又和它微妙地对峙着,气氛安宁而静谧。幼儿园设六个班,暮色苍茫中,青灰砖墙上窗户里透出的暖黄灯光就是孩子们的“家”。同济校友吕品晶的《板万村改造》,原本是“梦想改造家”的一个项目,位置在贵州黔西南山区,作品聚焦的是乡村的命运,关爱的是留守的儿童。改造后,原本贫穷落后的小山村有了博物馆、创业的窑场、织锦的锦绣坊,小学也是“颜值”爆棚。庄慎、任皓带领阿科米星建筑设计事务所设计的《桦墅乡村工作室》由两座旧房改建而成。庄慎介绍,原来的两座坡顶平房一座墙体是石头垒筑的,一座是砖混结构。设计采用加建调整的方式,在房屋的原始质感与氛围下,将两座房子改造成两个乡村工作空间,彼此相联,形成整体。我们尝试用传统的布局和工法恢复中国传统乡村的“村口”空间,把老房子改造成公共活动的空间场所,重塑村口的公共性。直造事务所的水雁飞和马圆融带来的《庾村大乐民宿》,展示的是莫干山乡村的日常景观:平常中的不平凡。

去乡村考察最喜欢的是山区,因为只有交通偏远的地方还能看到一些传统面貌保存较为完整的村落。往往不经意间转过一个山坳,一个参差层叠的山村在远处展开,有时几片屋顶上还能飘出几缕炊烟,颇有几分陶渊明所言“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田园意境。这种美学观念和西方的一个很大区别在于一种“文人”的意味,是中国从魏晋以来对乡村的一种人文的自然观。北宋郭熙《林泉高致》有云:“世之笃论,谓山水有可行者,有可望者,有可游者,有可居者。但可行可望不如可居可游之为得。何者?观今山川,地上数百里,可游可居之处,十无三四。而必取可居可游之品,君子之所以渴慕山林者,正谓此佳处也。”在文人的乡村世界中乡村因山水而灵,山水因乡村而活。山水和村居相宜相生、可游可居的传统聚落,是中国传统营造观中的最高境界。

乡村振兴战略是党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目前,包括《乡村振兴战略规划》在内的一系列重大措施正在紧锣密鼓地落实之中。很早就开始关注乡村改造的我校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新世纪以来以乡村为对象的规划、设计课题不断推出。今年5月,该学院副院长李翔宁教授还以“我们的乡村”为题,带着一批中国建筑师走上2018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舞台,他策展的中国馆成为意大利各大媒体竞相追捧的话题。 展览主题:我们的乡村 在今年5月26日开幕的“第十六届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上,中国国家馆的主题是“我们的乡村”。其策展人李翔宁长期以来从事建筑评论、建筑策展工作,他对记者说,中国国家馆选择以“我们的乡村”为主题,关注的是建筑的内在精神与人文觉知。5月25日,中国国家馆甫一亮相,立刻引起意大利国家级媒体的广泛关注,也被许多媒体推介为本届双年展必看的亮点。 他说,中国国家馆选择“我们的乡村”这一主题,是因为作为当代建筑实践的前沿,中国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规模进行乡村建设,越来越多的建筑师、规划师与乡村建设者,重新审视乡村的自然人文、生产生活,使中国当代乡村建设在自然栖居、社区营造和文化传承等诸多方面,构建起一个充满机遇和各种可能性的自由空间。这些成果,既具有空间功能与类型上的多样性,也鼓励生产方式的更新,是对“乡土建造”观念的重塑,新时代的“归园田居”正在中国各地发生。 为更好地呈现这一图景,向世界展现具有中国特质的中国乡村建设方案,展览以“居”“业”“文”“旅”“社”“拓”六个乡村的当代功能,从诗意栖居、乡土制造、文化实践、自在游憩、社区营造、开拓创新六条线索,在空间和类型上描绘出中国当代乡村的发展趋势,勾勒出一个呈现当下、放眼未来的中国当代乡村建设现场。27个具有代表性的乡村实践项目,则以大型装置、模型、影像等方式呈现,来叙述各自的理念、呼应各板块主题,进一步丰富展览框架。 参展作品:目光瞄准乡村 采访获悉,双年展中国国家馆选择了中国目前活跃在乡村的建筑设计师,像南京的张雷一人的作品就有《丙丁柴窑》《云夕深澳里书局》《石塘互联网会议中心》3件。李翔宁说,六个板块的展品涉及内容十分广泛,焦点对准的是乡村振兴。

在乡村建设热潮中,越来越多的城市设计师走进乡村,给村庄带来新鲜的观念和外来的助力。与此同时,需要就这样的问题进行发问——什么程度的艺术介入是恰当的?盖几座房子可以解决乡村的问题吗?

betway 10云市

古溪村“水可鉴”方案的节点模型。

“旅”板块展示了当代乡村作为自然、传统和过去想象载体的多种可能性。在这一板块,华黎通过剖面模型,生动呈现了新寨咖啡庄园中将种植、加工、生产、旅游和乡村文化紧密结合的新模式;张利的嘉纳玛尼游客中心,实现了游客与村民之间的有机互动;张雷、水雁飞、博风建筑的民宿设计,为来自城市的居住者创造出一种回归自然的可能;金江波的一组影像作品,进一步展现了民宿小镇莫干山真实而生动的生活场景。 “社”板块,更关注建筑对人际、生态、社会生活的黏合作用。今天的乡村,传统伦理秩序与现代化需求相互交织,而建筑为乡村的公共空间和社区营造既提供秩序,又赋予包容。例如,城村架构的参展作品《一座旧的新房子》,展示了对一座乡村旧宅进行设计改造而实现的文化连接;傅英斌的《中关村步行桥》、陈屹峰的《新场乡村幼儿园》、朱竞翔的《陆口格莱珉乡村银行》、赵扬的《柴米多农场集市》等,均为乡村生活提供了不可或缺的基础服务设施——这些建筑设施,创造出一个个充满情感和机遇的共享空间。

betway 11

betway 12七园居

乡村之振兴也绝非凭几个人就能达成的,更重要的是能让更多人了解乡村之于中国传统的重要性,愿意投身到保护乡村、振兴乡村的这一努力当中。从2010年开始,借着学校每年带学生下乡的传统以及暑假考察的时间,每年都要带几十个学生进行几周针对乡村的田野调查,从规划整齐的新农村到交通最为不便但传统面貌保存较好的高山村庄,几年下来,近距离地观察了过百个村落。在这些村落当中,缙云县河阳古村进入我的视野。

betway 13开幕式上,大家在“村口”聊天

卓旻教授认为,如果乡村建设只是停留在一个艺术概念的层面,那是缺乏生命力的,从伦理角度而言也是有缺陷的,新时代的乡村建设固然需要新鲜的创意,但更重要的是去真正了解中国乡村的过去和现在,了解村民们的切身需求和感受。通过文化创意来振兴乡村务必要牢记的是:对于绝大多数村民而言,乡村不是一个宾馆,而是一个祖祖辈辈相传、朝夕相对的家园。

威尼斯建筑展中国馆的参展者都试图用自己的乡村实践告诉世人:建筑可如“针灸”一样激发乡村活力,激活乡村振兴这局大棋。

betway 14

原标题:让乡土的归乡土

记得二十年前在美国求学时,建筑领域的核心问题之一是城市的现代与后现代的思辨,或简而言之,是城市的功能理性与多元价值取向之间的平衡问题。那时还是“亚洲四小龙”的年代,中国当代的城市化虽然刚刚起步,但中国的人口体量使得美国大学的研究对于中国进入全球化大背景下的城市化走向格外好奇和关注。而作为一个中国学生,在任何西方研究体系当中会不由自主地追随前人对东方和西方的体用问题进行反思。同时本能地觉得中国城市的发展总需要一些中国传统的根源,否则何以彰显我们的不同。但是事实上,这个根源却很难从过往的城市生活经验中得到,如同现在去问城市年轻人关于逢年过节和婚丧嫁娶的一些习俗,必定是一头雾水。但这些传统的风气在乡村或还有保留,所谓“礼失而求诸野”。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开始关注中国的乡村问题。

(作者:卓旻,系中国美术学院城市设计系主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河阳古村是浙江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地理位置较有特点。沿村头的河阳大溪向山上走,是串在一条线上的几个形态和发展各异的自然村。但在城镇化的大潮流中,曾经偏安一隅的古村也很难再独善其身,沿大溪向下离古村三里就是不断膨胀的新建小镇,乡村人口也不断外迁向小镇集聚。在文化部文化艺术研究项目的支持下,这个兼具乡土特色和当代建设问题的古村落群,成为最近几年我带领学生进行乡村实验的主要对象。内容涵盖从美学到建构、从文化到经济、从资源到伦理等各种不同的议题,试图从文化创意的视阈中对乡村建设进行一些探讨。这些乡村考察和乡村实验,不仅仅向一届届的学生们传递着乡土的美感,也让他们能够从村民的视角去直面真正的乡村问题,而不是倚仗着建筑师的自大想当然地去进行乡村建设。

真正开始计划做一些乡村建设的活动始于大约十年前。那时在上海正在为世博会的一些场馆做策划和设计工作,世博的主题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而乡村的议题在十年前似乎尚不入主流,尤其在上海这样的都市。乡村建设在那时于我更像是一种艺术观念,因为它天然具有观念艺术的重要特点。乡村意味着边缘,意味着对农民这一弱势群体的关照,在拥抱城市化的时代中具有很强的批判意识。而且乡村提供了一个单纯而朴素的巨大背景,在乡村中的任何创作或建设,小如乡村图书馆或是乡村厕所,其所蕴含的些许观念都可以被这个背景烘托出一种宏大。但是如果乡村建设只是停留在一个艺术概念的层面,那是缺乏生命力的,从伦理角度而言也是有缺陷的。新时代的乡村建设固然需要新鲜的创意,但更重要的是去真正了解中国乡村的过去和现在,了解村民们的切身需求和感受。

所有这些乡村实验的方案中,我们都不试图也不可能扮演那个全能的角色。因为中国传统乡村的美学建构中从来就没有过现代建筑师的位置,其历经岁月而呈现出的美感完全来自乡村工匠的自发建造。乡村工匠的建造活动都是就地取材,以最为自然的、充满劳动智慧的方式将砖石竹木这些乡土材料搭接在一起。村民传统的自发建设是真情的、是趣味的,所以它自然就是诗意的,而这正是传统乡村美感的来源。我们只是希望通过我们的实验能够作为一种引导,将传统乡土的美学价值在乡村重新唤醒,并使之更为适应当代的社会功能。

唤醒,回到生产生活

本文由betway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让乡土的归乡土,展现同济版

关键词: betway必威 betway

上一篇:敬我们失去的生活,成长的脚印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