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 > 风俗习惯 > 的唐朝女性,唐代服饰美学

原标题:的唐朝女性,唐代服饰美学

浏览次数:117 时间:2019-09-29

北朝至唐贵族妇女服饰习俗。幂蓠是一种面巾,本是胡俗,用于男子,至北朝时传入中国北方,用为贵族妇女出门之服。

唐代初年,上层贵族妇女在出行的时候,都喜欢戴一种叫“羃(罒+离)”的东西,不说它是头巾或帽子,是因为这种服饰是帽子、面纱与斗篷的结合。据五代后唐时人马缟的《中华古今注》讲“其羃(罒+离)之象,类今之方巾,全身障蔽,绸帛为之。”其形制,大抵是先用藤席或毡笠做成帽形的骨架,糊裱缯帛,有的为了防雨,再刷以桐油,然后用大块黑色纱罗全幅缀于帽檐上,使之下垂以障蔽面部或全身。缀于帽檐上的黑色纱罗称为帽裙,羃(罒+离)的帽裙长可蔽护全身,而且可合可分,欲窥人视物时可用手搴开。它有两种形制,一种是全身覆盖的斗篷样式,一种是与衣帽相连,只留出面孔。这个可能跟阿拉伯有关,从西域传来,最初是为遮蔽风沙。传到中原后,它与儒家经典《礼记“内则》中“女子出门必拥其面”的封建意识相结合,反而变成贵族女性出门远行时为防范路人窥视面容而设置的防范措施了,今天我们看穆斯林世界里,阿富汗妇女全身盖住的那种服饰,就很近似前者;而大多数穆斯林妇女的头巾,则类似于后者。羃(罒+离)将面部和身体的大部分都遮盖了起来,这样既有助于傲慢的贵妇人隐匿身份,又能够避免粗人闲汉好奇的窥视。现藏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出土于新疆吐鲁番阿斯塔那唐代

Aesthetics in the Tang Dynasty Costumes WU Gong-zheng (Jiangsu Research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Nanjing,Jiangsu,210013,China)

在《武媚娘传奇》热播后,唐粉们开始了新的一波吐槽。咱表示淡定围观,要知道当年流传的唐粉战斗力可是响彻中土世界的。

隋唐沿之,宫女或贵官妇女出门,骑马皆幂蓠障蔽全身。永徽以后,渐代以帷帽,遮蔽仅止于颈以上,禁之无效。武则天在位时,幂蓠完全废止不用。及玄宗开元间,又风行胡帽,帷帽亦废。宋代士大夫妇女至街衢,以整幅紫罗障蔽全身,俗称为盖头,即为幂蓠与帷帽的遗制。《晋书.四夷传.吐谷浑》:“其男子通服长裙、帽或戴幂蓠。”《隋书.文四子传.秦孝王俊》:“俊有巧思......为妃作七宝幂蓠。”《旧唐书.舆服志》:“武德、贞观之时,宫人骑马者,依齐、隋旧制,多着幂蓠。虽发白戎夷,而全身障蔽,不欲途路窥之。王公之家,亦同此制。永徽之后,皆用帷帽,拖裙到颈,渐为浅露。寻下敕禁断,实虽暂息,旋又仍然......则天之后,帷帽大行,幂蓠之制。开元初,从驾宫人骑马者,皆着胡帽,靓妆露面,无复障蔽。士庶之家,又相仿效,帷帽之制,绝不行用,俄又露髻驰聘,或有着丈夫衣服靴衫,而尊卑内外,斯一贯一矣。”

家族墓地的设色《树下人物图》中的女主人公,头上所戴的就是羃(罒+离)。图中的羃(罒+离)为黑色纱罗质地,呈锥形包裹头顶,帽裙垂至肩部,还有两条长至胸部的带子随风飘撒,身穿大红团领袍服,腰系革带、插笏,脚穿乌靴的那个女主人公,正把右手高举,将蒙在头上的羃(罒+离)去掉。到唐高宗永徽年间(公元650~655年)以后,宫中又开始流行帷帽。神龙年间(公元705~707年),羃(罒+离)就彻底被帷帽所取代了。帷帽是一种类似于羃(罒+离)的高顶宽沿的笠帽,帽檐周围缀有一层极薄的网状面纱,这样看东西就更方便了,不至于妨碍视线。考究一些的,还在网帘上加饰珠翠,显得十分高贵华丽,其长度比羃蘺短得多,下垂至颈部,而且在实际生活中不断缩短,以至脸面部分显露,以至于大唐天子也看不惯了,竟然要干涉起女子的帷帽来了,并加以禁止。咸亨二年(公元671年),唐朝政府发布了一道诏令,试图禁断那些“过为轻率,深失礼容”的女骑手,要她们在出行时,放弃自己美丽的帷帽和心爱的马儿,体面地坐进带顶的马车里,“自今已后,勿使如此。”但是,对于这种诏令根本就无人理会。要知道,女性对美的 追求是一种天性使然,岂是一纸诏书所能限制了的?史载:“永徽之后,皆用帷帽,拖裙至颈,渐为浅露。寻下敕禁断,初虽暂息,旋又仍旧。”高宗皇帝一死,女皇登基,这条禁令更是过期作废了。故而,“则天之后,帷帽大行,羃(罒+离)渐息。中宗即位,宫禁宽弛,公私妇人,无复羃(罒+离)之制。”长安、洛阳城中,甚至在遥远西域的丝绸古道上,也已经满是帷帽的天下了。在新疆吐鲁番阿斯塔那187号唐墓出土的一件彩绘骑马仕女俑,就很好地再现了当时一位西域高昌女子,头戴帷帽骑马出行的情景。她身穿袒胸窄袖襦和间色长裤,手握马缰端坐在马背上,戴着帷帽的纱帷好像仍在飘荡,充分显示了唐代西域女子所独有的高雅庄重的气质和多姿多彩的风貌。据说,今天闽南惠安女头上的笠帽便是帷帽的孑遗,而中国式传统婚礼中新娘子的红盖头,也是从帷帽发展而来的。但是,再时髦的东西,也有不流行的一天,就像流行感冒终究就是一阵儿,不然它还能称之为“时尚”吗?当初,简约的帷帽代替了繁琐的羃(罒+离)。而后,更为时尚的胡帽,又代替了已经落伍的帷帽,“开元初,从驾宫人骑马者皆着胡帽,靓妆露面,无复障蔽。士庶之家,又 相仿效,帷帽之制,绝不行用。”⑧所谓胡帽,实即西域地区的浑脱帽,一般多用较厚的锦缎制成,也有用“乌羊毛”制成的,帽子的顶部略成尖形,周身织有花纹,有的还镶嵌各种珠宝。胡帽,比起“全身障蔽”的羃(罒+离)和将面部“浅露”于外的帷帽更加“解放”,它“靓妆露而,无复障蔽”,正好适应了长安、洛阳的时尚女性们走出闺门,走向社会的时代风尚。“骏马娇仍稳,春风灞岸晴。促来金镫短,扶上玉人轻。帽束云鬓乱,鞭笼翠袖明。不知从此去,何处更倾城?”在这首佚名的《美人骑马》诗中,马上的美人头戴“浑脱帽”,身穿窄袖紧身、翻领左衽的回鹘装,腰系七宝革带,脚蹬短靿皮靴,正是这一时期最酷、最时尚、最流行的新女性的形象写照。在永泰公主墓、李贤墓、李重润墓、韦顼墓等墓室壁画,以及敦煌唐代石窟壁画中,唐代时尚女性们头上那顶俏皮的胡帽,无疑是那个时代里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即便是这种已经开放的胡帽,不久也被

内容提要:唐代服饰美学体现了社会风气与服饰变化的互动互摄现象。在唐代服饰美学中有着很深的社会思潮痕印。唐代服饰富于多彩多姿的美感特征,造型别致,甚至有男性化倾向。唐代服饰受到中西文化交流的影响,然而,由于唐代审美思潮变化更迭的特点,所谓“胡服”在盛唐以后就不再盛行了。

范冰冰版武则天“挤乳沟”炒作?唐代女性就这么穿!

中国传统风俗礼仪--戴幂蓠帷帽,

The aesthetics in the Tang Dynasty costumes shows theinteractivity between the social customs and the change of thecostumes.The aesthetics in the Tang Dynasty costumes shows adeep vestige of the trends of thought at that time.The TangDynasty costumes are rich in colours and styles,and delicatein designs.The Tang costumes were influenced by the exchangesof the Chinese and foreign cultures.However,due to the changeof the aesthetic trends of thought,the so-called"Hu costumes" were no longer popular when the Tang Dynasty began to declinefrom it heyday.

但是,这种博眼球的标题……呵呵……虽然文章挺正经的。

关键词:服饰演变/思潮性质/美感特征/中外文化交流/evolution of the costumes/qualities of the trends of thought/aesthetic characteristics/exchanges of the Chinese and foreigncultures

要是唐朝娘子看到“挤乳沟”这几个字,恐怕硬要穿越时空挥着唐刀朝标题党的头上砍去。别提什么唐朝的郎君们,要知道“风俗奢靡,不依格令,绮罗锦绣,随所好尚……上自宫掖,下至匹庶,递相仿效,贵贱不讳”,简直是他们对娘子们穿衣打扮一事的牢骚中的牢骚。当然人家闺房之乐要是露露胸、挤挤沟,你也管不着。

唐代服饰审美成就极高,在中国服饰美学史上有着极高的地位,它体现于色彩、式样、质料等方面,也体现了它所在的那个时代的社会特点和审美理想。

说到唐剧中的“挤乳沟”这种风气,就不得不提到张艺谋的《满城尽带黄金甲》。

服饰演变的美学史概况

《满城尽带黄金甲》剧照

隋代统一中国以后,着手进行服饰的改造和制定,一方面以汉服为主导,另一方面又吸收了北方民族服饰的特点,加以融会。隋炀帝登位后,进一步制定服制,特别确定了服饰的等级差别,主要用色彩来区分。《文献通考》说:“用紫、青、绿为命服,昉于隋炀帝而其制遂定于唐。”隋代服饰的伦理性质十分明显。《隋书·礼仪志》写道:“大业六年诏,胥吏以青,庶人以白,屠商以皂。”隋代女服多用长裙,束高,甚或束于腋部。裙长又高束,便形成了颀长之美。隋炀帝时由于大兴奢靡之风,服饰上亦以华丽为时尚。延及唐代,服饰有所改变,这是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变化而变化的现象。《旧唐书·舆服志》写道:“风俗奢靡,不依格令,绮罗锦绣,随所好尚,上自宫掖,下至匹庶,递相仿效,贵贱无别。”岑仲勉《隋唐史》就曾描述了隋唐服饰史的演变过程。“自北朝以来,男女衣饰多尚胡服窄袖,唐初犹尔,至开元后稍博。(岑仲勉有注云:禄山事迹下言天宝时妇人衣襟袖窄小,此文似应作‘天宝后’为合。白居易诗记天宝装束云,‘小头鞋履窄衣裳’,又记元和时云,‘时势宽妆束’,都可证。)大和六年敕定,袍袄等曳地不得长二寸以上,衣袖不得广一尺三寸以上,妇人制裙不得阔五幅以上,裙条曳地不得长三寸以上,襦袖等不得广一尺五寸以上。开成四年淮南李德裕奏,管内妇人衣袖先阔四尺,今令阔一尺五寸,裙先曳地四五寸,今令减三。向达近年研究敦煌壁画,谓自六朝至唐初,男女俱著胡服,即所谓裤褶,男衣短仅至膝,折襟翻领;女衣亦同而稍长,内面另有长裙,肩披肩巾,俱穿胡靴,足觇李唐一代服装趋尚之转变。”(注:岑仲勉:《隋唐史》,高等教育出版社,1957年版,第650页。)唐代服饰变化显著,其变化的原因跟社会思潮、风习的关系很大。从唐代妇女服饰变化的几个阶段可以看出其社会风气的变化影响了服饰的变化。《新唐书·舆服志》载,“初,妇人施幂以蔽身”,《旧唐书·舆服志》亦载:“武德、贞观之时,宫人骑马者,依齐、隋旧制,多着幂。虽发自戎夷,而全身障蔽,不欲途路窥之。王公之家,亦同此制。”幂是用来遮蔽身躯的,使之不外露,不为人所看见。这种装束反映了唐初的伦理观念之严,其观念内涵还是沿用着前代,即所谓“依齐、隋旧制”。但是,到了永徽之后出现了变化,《旧唐书·舆服志》记道:“永徽之后,皆用帷帽,拖裙到颈,渐为浅露,寻下敕禁断,初虽暂息,旋又仍旧。咸亨二年又下敕曰……至于衢路之间,岂可全无障蔽,比来多著帷帽,遂弃幂。”帷帽代替了幂。帷帽顶高耸边宽,有网纱做面纱,显然是对幂的突破和改造,是伦理观念突破和更新的结果。因为是伦理观念和审美观念解放所形成的服饰变化现象,所以就具有扩散力,形成风习。尽管它被指摘为“过为轻率,深失礼容”,但“递相仿效,浸成风俗”,已成不可抗拒之势。《旧唐书·舆服志》写道:“则天之后,帷帽大行,幂渐息。中宗即位,宫禁宽弛,公私妇人,无复幂之制。”不复存在了。到了唐玄宗开元年间,兴起的胡帽又代替了帷帽。据《旧唐书·舆服志》所载:“开元初,从驾宫人骑马者,皆著胡帽,靓妆露面,无复障蔽。士庶之家,又相仿效,帷帽之制,绝不行用。俄又露髻驰骋,或有著丈夫衣服靴衫,而尊卑内外,斯一贯矣。”帷帽尚存的一点障蔽已全部取消,女性“靓妆”则完全露面。这是彻底的思想解放,是服饰美学的历史性进步。

根据基友几年前的抱怨,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看首映,屏幕上是白花花的酥胸半露,隔壁是饥渴小情侣的激吻。这导致她一度抗拒再去看首映。

元和年间是唐代美学包括服饰美学的重要转折时期。《新唐书·五行志》记:“元和末,妇人为圆鬟椎髻,不设鬓饰,不施朱粉,惟以乌膏注唇,状似悲啼者。”当代沈从文《中国服饰研究》也写道,元和时妇女服饰的“主要特征是蛮鬟椎髻,乌膏注唇,赭黄涂脸,眉作细细的八字式低颦。前期表现健康而活泼,后期则相反,完全近于一种病态。……后来衣袖竟大过四尺,衣长拖地四五寸”。白居易的《时世妆》写道:“时世妆,时世妆,出自城中传四方。时世流行无远近,腮不施朱面无粉。乌膏注唇唇似泥,双眉画作八字低。研蚩黑白失本态,妆成尽似含悲啼。圆鬟垂鬓椎髻样,斜红不晕赭面状。昔闻被发伊川中,辛有见之知有戎。元和妆梳君记取,髻椎面赭非华风。”白居易还有《江南喜逢萧九彻因话长安旧游》亦写道:“时世高梳髻,风流淡作妆。戴花红石竹,帔晕紫槟榔。鬓动悬蝉翼,钗垂小凤行。”史书、诗歌,今人研究的结论是一致的,反映了这一变化了的事实和当时服饰的审美状况。值得注意的是,白居易指出了这是“时世妆”,是时兴的服饰,它一旦流行一开来便没有远近——“时世流行无远近”,它“出自城中传四方”,乃都市文化繁盛起来以后扩散开来所形成的文化、美学现象。诗人真实地描述了唐代的这一事实。由此可见唐代的美学特点,风气性质很显著,风动于都市而声闻于四野,弥散力、扩散性很强,同时,变化迅速,往往才领风骚,旋即更替,否定性十分强烈。这便使唐代美学包括服饰美学演变的思潮性质特别明显。

自从打开了这种先河,后面的服装设计便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把你拍在沙滩上”。

服饰美学的思潮更迭又非孤立的,它的形成与发展,均跟社会风习和整个美学思潮息息相关。中唐美学出现怪奇美、荒诞美,韩愈、李贺便是其文学美学之代表。在这样的总体美学氛围内,服饰美学也染上怪艳风调,元稹《叙诗寄乐天书》写道:“近世妇人,晕淡眉目,绾约头鬓,衣服修广之度,乃匹配色泽,尤剧怪艳。”

《武媚娘传奇》剧照

《美人制造》剧照

以上真的是“慢束罗裙半露胸”、“粉胸半掩疑暗雪”吗?

在从仕女图和唐俑中我们可以了解到不少娘子身着“U”、"V"以及“鸡心”样式的短衫、半臂等,袒露胸前肌肤。与后世相比有过之无不及。

这与女着男装似乎从侧面反映了唐朝女性的自由开放的程度,以至于可以上升至女权高度。但这仅仅是武周到开元初年的一个例外。唐代此时处于封建社会的顶峰,它所制定的封建礼法将人紧紧束缚在礼教中。在此之后,唐朝社会对女性抛头露面的情况愈加心怀芥蒂。

摘自@扬眉剑舞的微博

唐人自由开放,自是不假。但后人一股脑的将现代“爆乳装”作为唐朝女性服饰的代表,实为曲解。并且,爆乳是说那种“使劲的挤乳沟”的暴露,自然像《满城尽带黄金甲》那样“爆乳装”的误导甚为严重。

唐朝服饰演变示意(时间从左到右递增),作者@燕王WF

唐代服饰出土实物较少,多半来源于仕女图、唐俑以及壁画。艺术可以反映现实,同时也可以进行感性加工。我们也不难看出,她们的形象大多都出自于宫廷。这也深刻的表明了坦领装只有身份特殊的人才能穿。当然流行风尚谁也说不定,目前可以证明坦领装是流行于宫廷、贵族妇女之间,鲜有平民穿着。

有人可能会反驳,说宋朝之后女性的都包裹的严严实实。来,请看看@扬眉剑舞的微博。

摘自@扬眉剑舞的微博

这也是证明了封建礼教对各阶级服饰的要求。有些衣服不是你想穿就能穿的,穿越之后任性等于作死。

再说一下唐朝两种帽子,一种叫羃离,一种叫帷帽。

《旧唐书·舆服志》载:“武德、贞观之时,宫人骑马者,依齐、隋旧制,多著羃离。虽发自戎夷,而全身障蔽,不欲途路窥之。王公之家,亦同此制。”

《新唐书·车服志》载:“初,妇人施羃离以蔽身,永徽中,始用帷帽,施裙及颈……武后时,帷帽益盛,中宗后乃无复羃离矣。”帷帽与羃离的不同点是前者所垂较短,只到颈部,后者所垂较长,并能障蔽全身。两者的共同点都是为妇女出行时遮蔽面部而设。…… 然而,帷帽流行时间不长,很快就被胡帽所替代。《旧唐书·舆服志》载:“开元初,从驾宫人骑马者,皆著胡帽,靓妆露面,无复障蔽。士庶之家,又相仿效,帷帽之别, 绝不行用。俄又露髻驰骋 或有著丈夫衣服靴衫,而尊卑内外,斯一贯矣。”到了开元十九年(73年) 由于社会风气的进一步开放,在玄宗的诏书中就有了“帽子皆大露面,不得有掩蔽”(《唐会要·舆服上》) 的规则。

高扬,唐代妇女服饰述略,烟台师范学院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1998年.第3期.

这些覆盖程度不同的羃离、帷帽遮掩了娘子们的身段。根据荣新江先生在《女扮男装——唐代前期妇女的性别意识》的观点:

人们常常用穿戴胡服来书名唐朝妇女的开放程度,实际上,我们应当区别不同的胡服,像这种遮蔽全身的胡服,不仅不能证明唐朝的开放,反而说明了唐初皇帝和王公贵族对于妇女的狭隘自私的观念。

本文由betway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的唐朝女性,唐代服饰美学

关键词:

上一篇:楚酥切玛,好游记起个名字会脱颖而出引人注目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