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 > 人物故事 > 前线将领却为何力保敌军首脑免于一死,二战审

原标题:前线将领却为何力保敌军首脑免于一死,二战审

浏览次数:123 时间:2019-09-24

1945年8月30日,麦克阿瑟率领第一批美军士兵入驻日本,开始了长达7年的统治。当然,仗虽然打完了,但是“账”还没有算清,麦克阿瑟首先要做的就是定罪,审判甲级战犯。但美国出于军事目的,以及考虑到战后对苏联、中国的制约,有必要在亚洲发展扶持自己的“同盟国”,很多战争罪犯都免于起诉,如:原731细菌部队的总指挥石井四郎,以向美军提供了人体试验的资料为条件而免于审判,还有当时日本人的“精神支柱”——天皇裕人,美军为避免驻日期间日本人制造事端,而选择扶持裕仁,不予追究。

1948年12月22日深夜11:55分,也就是1948年西方圣诞节即将来临的前一天,东条英机被允许洗完澡、祈祷完毕、喝完断头酒。五分钟后,他与松井石根、土肥原贤二、武藤章一起作为第一组死刑战犯被押上隔壁房间早已准备好的绞刑架。在这之前,东条英机在东京巢鸭监狱已经被盟军的远东军事法庭关押了整整3年另3个月。换句话说,东条英机已经因自杀未遂而多活了整整三年另三个月。不过对于一个曾经呼风唤雨的日本前首相来说,这多活的岁月呈现出的生活质量却很低。远东军事法庭连轴转的审讯、关押、审判等过程已经让东条英机尝尽了作为甲级战犯的煎熬,这期间更要忍受盟军看守明的或暗的“恶作剧”。

二战可谓是一场席卷全球的浩劫。至1945年日本投降为止,参战各国死亡人数高达七千万之多。诞生过无数文明的欧亚大陆几乎被战火所吞噬,若战争再持续数年,残留下来的只有焦土与残垣。还好,当两颗耀眼的蘑菇云从东方冒起之后,战争结束了。

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后,反法西斯盟国在东京设立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甲级战犯进行审判;盟国还在马尼拉、新加坡、仰光、西贡等地,对乙、丙战犯进行审判;中国国民政府在南京、上海、广州、武汉、济南、保定、太原、东北、台湾等地设立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对日本战犯进行了审判;苏联远东军事法庭对日本细菌战犯进行了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分别在沈阳、太原开庭,对在押的日本战犯进行审判。通过正义的审判,清算了日本军国主义的罪行,严惩了那些发动侵略战争的日本战争罪犯,将他们永远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伸张和维护了人类正义。但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中国国民党政府对日本战犯的审判很不彻底,很不完全,留下了不少缺憾。

Betway体育平台 1

Betway体育平台 2

为了让悲剧不再上演,战争结束后不久,盟国就对纳粹战犯们进行审判、处刑。戈林、东条英机、广田弘毅这些邪恶轴心响当当的人物,终得正义的惩戒。更遑论希特勒与墨索里尼,他们早就在战争结束前终结了生命。但是在轴心国当中,却还有一个首脑没有受到惩罚,甚至没有踏入法庭半步。这个人就是日本当时的天皇——裕仁天皇。

一、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战犯的审判

当然,“锅”还是得有人来背的,他们想到了刚刚辞职一个月的日本首相——东条英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让他抗下所有的罪名,这,再合适不过了。

东条英机摆高调,被美国记者“逮捕”

Betway体育平台 3

用法律的形式确定了日本侵略战争是犯罪行为,揭发了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罪行,惩办了策划和指挥侵略战争的罪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的对外政策转向反苏、反共,反对中国革命,急欲把日本变成其反共的东方前哨阵地。美国根据其国家利益主导的东京审判,不顾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反对,对日本进行毒气战、细菌战等许多罪行没有予以追究,使日本天皇和一批重要的战争罪犯逃脱了正义的审判。一些日本战犯后又重回日本政界,给日本社会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

很快,“战犯的名单”敲定了,东条英机成了侵华战争已经太平洋战争的始作俑者,1946年5月3日,远东军事法庭审判开始,法庭罗列的55条罪名中,东条英机一人“包揽”54条。长达两年多的审判后,东条英机终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1948年12月23日,东条英机被蒙上头套送上了断头台…

1945年9月,驻日盟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占领下的日本百废待兴。在统御上,盟军忙于接管整个国家混乱的政府、经济、治安系统;在军事上需要处置大批投降后的日军,接收大量军事设施及武器;有关部门尚无暇顾及战犯审判之类的事项,甚至连日本重要的官员及军事长官的住所都不很清楚。这就像盟军在处置德国投降人事管理上遇到的窘境一样,很多纳粹德军的要员就是趁着这种混乱逃之夭夭,隐姓埋名躲藏于世界各地。

▲二战旧照

根据波茨坦公告第10项规定:“我们无意奴役日本民族或消灭其他国家,但对于战争罪犯,包括虐待我们的俘虏者在内,将处以法律之严厉制裁。”

Betway体育平台 4

值得庆幸的是,日本没有发生像德国那样的糟糕情况。一是因为亚洲人逃亡西方或者欧美本身存在交通上的困难,二是若就近逃亡亚洲,日本军人由于在亚洲作恶太多想要混迹与平民之中也不太现实。

在日本"万世一系"的国家体制当中,天皇在民众的心中就是像"神明"一样的存在。对于当时的大多日本民众来说,天皇的决定就等同于不可忤逆的天命。这一点,从开战和无条件投降这两件事就能看出。天皇体制的存在以及天皇对于战争行为的认可,都是日本在二战时期那癫狂的军国主义的根源。单就这一点而言,天皇负有不可推卸的战争责任。那么盟军,尤其历经珍珠港事件的美国为何又要放过裕仁天皇呢?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军事问题,且看下文道来。

1945年12月26日,苏美英三国外长在莫斯科召开会议决定,驻日盟军统帅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包括惩办日本战犯,以实现日本的投降条件。经盟国授权,驻日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于1946年1月19日颁布了《特别通告》及《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宪章》(同年4月26日修正),法庭宪章共5章17条,规定了任务、组成、诉讼程序及其管辖权。同时宣布在东京正式成立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准备对日本战犯进行审判。

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临死前,东条英机似乎若有所悟,托人给自己的三个儿子四个女儿留下了四字遗言“不语一切”。很显然,东条英机想告诫自己的儿女“事已至此,你们也不要再乱说话了”。

所以许多臭名昭著的日本要员预感到寸步难行也就死了出逃的心,在家听天由命。前首相东条英机便是其中之一。

展开剩余76%

1946年2月18日,麦克阿瑟任命澳大利亚的韦伯为首席法官,另外任命了中、苏、美、英、法、荷、菲律宾、加拿大、新西兰、印度等国的10名法官。美国律师约瑟夫?B?基南被任命为首席检察官,其他30名检察官大都来自在日本投降书上的签署国。

Betway体育平台 5

Betway体育平台,裕仁天皇在二战中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是毫无疑问的。当时,众多国家都要求将天皇视为负主要责任的战犯。并且指控他是根据自己的判断,主动发起侵略战争的。这一件事,别说中国人民,就是美国人民也不愿放他一马。

日本投降后不久,少数死不悔改的法西斯战犯自知难逃法网,不愿接受审判,接连畏罪自杀。1945年8月15日,日本陆相阿南惟几在官邸剖腹自杀。此后,海军军令部次长大西泷次郎中将,原参谋总长、华北方面军司令官杉山元元帅、陆军上将田中静壹、前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上将、前台湾总督安藤利吉及吉本贞一上将等人相继自杀身亡。9月11日,远东盟军最高司令部下令逮捕前首相东条英机等39名战犯。9月12日,东条英机自知恶贯满盈,罪重难逃,便在东京寓所于盟军到达后向自己的胸部开枪,但未击中要害,自杀未遂。10月7日,东条英机伤愈后被盟军拘留。11月19日,又宣布逮捕前首相小矶国昭陆军上将等10名战犯。12月2日,宣布逮捕前首相平沼骐一郎、广田弘毅等59名战犯。12月6日,逮捕前首相近卫文麿、前内大臣木户幸一等9名战犯。近卫于12月16日在荻外庄寓所服毒自杀。

如果东条英机当时稍微低调一点的话,也许还会苟延残喘更多一段时间。但是就像他在战争期间喜欢站在聚光灯下高谈阔论一样。当两位神通广大的美联社记者通过线人接触到东条英机希望采访他时,东条英机居然饶有兴致地答应了这两位美联社的记者。于是这两位记者先是为了获得独家新闻采访了东条英机,并将采访报道发表到全世界各地,然后又随手将东条英机在东京郊外的住址透露给了麦克阿瑟。

在1945年6月的美国盖洛普民意调查中:主张追究天皇战争责任,对其处死刑或终身监禁等重刑的占71%。仅7%的人主张他无罪,或以政治罪犯论处。即使在日本进步人群当中,都有人谴责裕仁天皇,控告他为战争罪犯。

1946年4月29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东条英机等28名甲级战犯正式起诉。法庭设在原日本陆军省,庭长室设在东条英机原来的办公室。5月3日,法庭在军事会议厅召开第一次公开会议,开始审理东条英机等战犯的罪行。审理采用美国、法国法律,分立证和辩证两个阶段。3日至4日,首席检察官基南宣读长达42页起诉书。起诉书历数了自1928年1月1日至1945年9月2日,被告的破坏和平罪、战争犯罪和违反人道罪等,即“以领导者、组织者、教唆者或同谋者的资格,参与共同计划或阴谋,欲为日本取得对东亚、太平洋、印度洋以及其接壤各国或邻近岛屿之军事、政治、经济的控制地位,为达到此目的,使日本单独或与其他国家合作,对任何一个或一个以上之反对此项目的国家从事侵略战争”。起诉书列举出55项罪状。被告中罪状中最少的也有25项,最多的达54项。

东条英机本想通过此次采访将自己的抱负、主张做一次宣传和辩解,但是他却被这两位记者着实地玩弄了一把。因为这些记者都不是傻子,而且是非观念很清晰。他们根本不在乎东条英机所说的内容,只是为了抢新闻、抢头条。见报的文章对东条英机的抱负、理想、辩解一概忽略,却将其罪恶的一面和盘托出展示给了全世界的读者。

Betway体育平台 6

东京审判从1946年5月3日开始,到1948年11月12日结束,前后持续2年半之久,共开庭818次,法官内部会议131次,有419位证人出庭作证,779位证人提供述书和宣誓口供,受理证据4336份,英文审判记录48412页。1948年4月16日,法庭宣布休会,以作出判决。从1948年11月4日起宣读长达1231页的判决书,到12日才宣读完。

而且文章在总结时称:“这个造成太平洋地区及亚洲2400万生灵涂炭的秃头,简直就是全日本罪恶的魔头...........”

▲日本裕仁天皇

判决书分三部分。第一:一,法庭的设立和审理。二,法庭的职责(甲,法庭的管辖权;乙,对俘虏的战争犯罪的责任;丙,起诉书)。三,日本的义务和权利。第二:四,军部控制日本,准备战争。五,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六,日本对苏联的侵略。七,太平洋战争。八,违反战争法规的犯罪。第三:九,起诉书中罪状的认定。十,判决。判决书肯定日本的内外政策在受审查的时期(1928——1945年)内都是旨在准备和发动侵略战争。

Betway体育平台 7

发布投降命令后,裕仁天皇本人也自知逃不过战争责任。于是他很主动地联系了麦克阿瑟,说他愿意承担所有责任,以及向那些被他侵略过的国家作出道歉。可是,裕仁在战后始终没有受到追责。这其中最大的原因,便是美国。那么,美国为何要维护他呢?这背后对于美军而言,还有更为实际的考量。

被告最初是28人,但前外交大臣松冈洋右和前海军大将永野修身病死,为日本侵略炮制法西斯理论根据的大川周明因发狂而诊断为精神病中止受审。最后只对25人进行了审判和判决。对东条英机、广田弘毅、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木村兵太郎、松井石根。武藤章7人处以绞刑;对荒木贞夫、桥本欣五郎、畑俊六、平沼骐一郎、星野直树、贺屋兴宣、木要户一、小矶国昭、南次郎、冈敬纯、大岛浩、佐藤贤了、嶋田繁太郎、白鸟敏夫、梅津美治郎、铃木贞一16人处以无期徒刑;判处2人有期徒刑(东乡茂德20年,重光葵7年)。1948年12月23日凌晨,东条英机等7名战犯的死刑在东京巢鸭监狱执行,东条英机等人被绞死在死刑架上。

东条英机害怕疼,用枪自尽没死成

美国政府同意无视日本天皇罪责的最主要原因,就是认为控制一个天皇远远要比用武力控制全日本来的划算。天皇个人的存在即可代表整个日本,控制住他就意味着能间接控制日本政府,乃至全日本。这对于战后想要独占日本的美军而言,无疑是个最为便捷、高效的路子。

除东京审判外,盟国还在马尼拉、新加坡、仰光、西贡以及伯力等地,对乙、丙战犯进行审判。据统计,被盟国起诉的日本各类战犯总数为5423人,被判刑者4226人,其中被判处死刑者941人。

如今有很多史料称,东条英机很害怕疼痛,不敢切腹而时刻准备一把自尽的手枪,并且在自己心脏部位作了便于射击的标记。橘皮一直认为这是一个谜团。因为在东条英机之前,很多罪孽深重的日本战犯都在美军占领日本之前纷纷自尽。东条英机为何一直等到日本投降仪式举行,一直等盟军驻军以后还苟活着?

Betway体育平台 8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战犯的审判,用法律的形式确定了日本侵略战争是犯罪行为,揭发了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罪行,惩办了策划和指挥侵略战争的罪犯,有利于保障世界人民的和平。

是不是东条英机心存侥幸,认为自己作为前首相可以逃脱盟军的极刑惩罚?

▲麦克阿瑟和裕仁天皇合照

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的对外政策转向反苏、反共,反对中国革命,急欲把日本变成其反共的东方前哨阵地。美国根据其国家利益主导的东京审判,不顾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反对,对日本进行毒气战、细菌战等许多罪行没有予以追究,使日本天皇和一批重要的战争罪犯逃脱了正义的审判。

总之,当东条英机看到前一天采访自己的两名记者带领美军前来逮捕自己的时候(这两位记者也真是老司机,吃了原告又来吃被告)。他才最终意识到盟军是不可能放过自己的。于是他终于鼓起勇气朝既定目标开枪。也许他还是勇气不足,一个在战时号召全日本人勇敢玉碎的陆军统帅,却没有完成一次对自己心脏的近距离射击。怕疼的东条英机,这次没死成,但是他却真正体会到了生不如死的疼痛。根据美军记录,当时被美军急救的东条英机全程只喊一个字:疼啊疼!

在这一点上,麦克阿瑟的表现远远不限于军人的眼光。当美国政府还未表态的时候,他就放言:如果要处死天皇那么他就需要将近一百万的部队和无限期的时间。这一庞大的开销,即便对于当时的美国而言也难以承受。在现实利益权衡之下,美国同意授权麦克阿瑟全权处理天皇的事情。

1948年12月24日,美军驻日总部宣布,释放岸信介等19名甲级战犯嫌疑犯。以后又宣布对乙、丙级战犯结束审判。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急需利用日本的军事、经济和技术,为朝鲜战争服务。1950年10月至1952年8月,在美国政府的支持下,18万左右的军国主义分子被解除“整肃”。至1958年,所以日本战犯都得到了赦免。特别是使一些日本战犯后又重回日本政界,窃据要职。甲级战犯岸信介后又出任日本首相,组成“战犯内阁”,给日本社会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在美国冷战政策的呵护下,日本战后一直没有认真反省和清理对外侵略的历史。

Betway体育平台 9

这一行为,从情感上而言,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其它盟国的国民,都难以接受。但是,保留战败国的政府正常运转,无疑是控制局势最好的办法。举个反例的话,还是美国。当完全推翻阿富汗与伊拉克的原有政权之后,美军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掌控当地的局势。所以,就从控制战后的事态而言,麦克阿瑟当时的做法是高明的。

二、中国国民政府对日本战犯的审判

东条英机穷讲究,被美军看守捉弄

Betway体育平台 10

从1945年底至1947年12月底,国民政府各军事法庭共受理日军战犯案件2435件,最终判决的318件,经国防部核定判处死刑的110件,判处徒刑的208件。国民政府审判也留下了历史的遗憾,国民政府军事法庭于1949年1月26日竟然宣判日本首要战犯冈村宁次无罪。全国舆论大哗。中国共产党发表声明对此进行严厉谴责。蒋介石不顾中国共产党和全国人民的强烈反对,让冈村宁次及其他259名战犯乘美国轮船逃回日本。在蒋介石退缩至台湾,欲反攻大陆时,冈村宁次乃召集旧部,组成日本军事顾问团,秘密到台湾助蒋反攻。

东条英机没有死成的说法也许不太确切,美军尽全力成功将其救活更符合事实。因为美军实在需要一个活生生的高级别罪犯作为反面教材在远东军事法庭上展示。因此在接下来三年另三个月的庭审和牢狱生涯中,东条英机体会到了生理疼痛所不能体会到的对自己罪行的鞭挞。他每天不得不面对法官、原告、受害人对他的控诉、拷问与折磨。好不容易结束一天的庭审,回到自己的牢房,在“业余时间”还要被盟军小兵们捉弄和取笑。

▲驻伊美军

1944年5月16日,联合国战争罪审查委员会伦敦总会通过决议,在中国设立远东及太平洋分会,并由中国政府担任分会主席。同年11月29日,在重庆正式成立分会,邀请美国、澳大利亚、比利时、英国、法国、印度、荷兰等10余国代表参加。1945年12月,根据国民政府决定,由军令部、军政部、外交部、司法行政部等单位,与联合国战争罪审查委员会远东及太平洋分会组成战犯处理委员会,并制定审理与执法的规定。从1945年12月中旬起,相继设立保定绥署审判战犯军事法庭,东北行辕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国防部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广州行辕审判战犯军事法庭,济南第2绥靖区司令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武汉行辕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太原绥署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国防部上海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台湾警备司令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分别审理各地区的战犯。从1945年底至1947年12月底,上述各军事法庭共受理战犯案件2435件,最终判决的318件,经国防部核定判处死刑的110件,判处徒刑的208件,不予起诉的661件,宣告无罪的283件,其余未结案。

这里有一个美军看守回忆录中记载的小例子。东条英机战时牙口不好,吃啥啥都不香,后来换了一幅假牙效果也不甚理想。被捕后,巢鸭监狱对日本战犯都很人道。他们的基本饮食、放风、吸烟甚至读书等要求都能满足。于是得寸进尺的东条英机想到了一直不甚满意的假牙,居然向美军看守提出要换一幅假牙。美方很快满足了他的要求并为其定制了一幅崭新的假牙。东条英机换了假牙很是得意,总感觉比之前“合口”。

当时,在麦克阿瑟到达东京前,天皇及其内阁就已经解除了700万陆海军武装,并给他们办理复员手续。这一进程比美军想象中的要简单得多。如果依法处决天皇,后果或许不堪设想。美国不仅要管理数亿日本民众,安排军队维持秩序、负责战后统筹工作。甚至,还要继续跟各地负隅顽抗的日军作战等等。这笔帐,美国人算得比谁都清楚,于是美国单方面决定忽视天皇的罪行。

南京审判 南京军事法庭因其延续时间最长、直属国防部和审判一些“特别重要战犯”而引人注目。

但是,让东条英机着实摸不着头脑的是,自从换了新的假牙,无论是监狱的美军看守,还是法庭的上本来严肃威严的美军法警一看见他开口说话时都憋不住地笑。

Betway体育平台 11

1946年2月15日,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成立,最初全称是“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1946年7月,国防部成立,改隶于国防部,易名为“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国民政府战犯处理委员会任命石美瑜为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庭长,王家楣为主任检察官,统一审判由中国驻日代表团引渡和从全国各地法庭移交的重要日本战犯。据初步统计,南京军事法庭自1946年2月15日成立至1947年12月25日,共审理战犯102人,其中死刑6人,无期徒刑10人,有期徒刑12人。

东条英机不知道,这些“坏透了”的美国大兵在他的新假牙上搞了小动作:他们在为他定制假牙的时候,特意将“牢记珍珠港”五个字用美军电报密码字符偷偷刻在了假牙的内侧。

▲东京审判中的战犯

1946年10月19日,法庭首次对南京大屠杀的首恶、曾任日军第6师团中将师团长的谷寿夫开庭侦讯。1946年12月31日,法庭正式以破坏和平罪和违犯人道罪起诉谷寿夫,提请法庭审理。1947年2月6日,法庭于南京励志社大礼堂,对谷寿夫开庭审理。公审当天,由石美瑜庭长宣布开庭,由公诉人陈光虞严正地宣读起诉书,起诉书一一列举了谷寿夫的罪行。谷寿夫百般为自己强行狡辩,意图推卸责任,但在四千件证据和500余证人面前,法庭于1947年3月10日做出了公正的最后宣判:“谷寿夫在侵华战争期间,纵兵屠杀俘虏及非战斗人员,并强奸、抢劫、破坏财产,处死刑。”1947年4月26日,谷寿夫在雨花台刑场被枪决。

Betway体育平台 12

为了开脱裕仁的罪名,最大限度地维持日本政府并加以利用。美国决定不择手段替裕仁天皇开脱罪名,最主要的方法就是推卸责任。1945年9月25日,裕仁天皇在接受采访时,将罪名全部嫁祸于东条英机。称自己的决定都是东条英机的主张,自己受到了蒙蔽。

在南京大屠杀中直接屠杀大量俘虏及非战斗人员的日军下级军官也受到了审判。向井敏明、野田毅两人因在南京进行“百人斩”杀人比赛,以谁先杀满100人为胜。由检察官李睿于1947年12月4日向军事法庭提起公诉。田中军吉因斩杀中国300多名无辜公民,也由检察官李睿于1947年9月20日向军事法庭提起公诉。1947年12月18日,南京军事法庭对向井敏明、野田毅、田中军吉进行公审。法庭最后判决:“田中军吉与向井敏明、野田毅,在侵华战争期间,共同连续屠杀俘虏及非战斗人员,各处死刑。”1948年1月28日,向井敏明、野田毅、田中军吉被押赴南京雨花台刑场、执行枪决。“杀人狂”酒井隆和“掠夺狂”矶谷廉介在南京审判中也被送上了断头台。

上图为东条英机正在用新假牙用餐

为了配合此事,美国制造了相当多的伪证,以证明这一事情。就连东条英机本人,也是大包大揽。虽然看出个中门道,但是战后各国已无不想节外生枝。毕竟,当时美军几乎独占日本是个既成事实了。若要追究下去,无疑是拖慢了自己的重建步伐。所以,几乎在默许在之下,裕仁天皇的责任便不再被追究了。

南京审判也留下了历史的遗憾,这主要表现在对战犯冈村宁次的无罪释放。冈村宁次从20世纪20年代起,就开始参与日本对中国的侵略活动,是侵略中国历史最久、罪恶最大的日本战犯之一。1945年8月,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陕甘宁边区政府公布日本战犯名单,冈村宁次被列为首要战犯。但南京军事法庭却于1949年1月26日竟然宣判他无罪。判决消息传出,全国舆论大哗。1月28日,中国共产党发表声明对此进行严厉谴责。1月30日,蒋介石不顾中国共产党和全国人民的强烈反对,接受麦克阿瑟的命令,让冈村宁次及其他259名战犯乘美国轮船逃回日本。

Betway体育平台 13

上海审判 日本战犯在上海被抓捕或移押至上海后,对他们的审判便刻不容缓。1946年7月,驻华美军上海军事法庭设立并开庭,庭长为美军准将密尔顿。从1月到7月先后三次开庭,判决镝木正隆、田中久一等7名战犯死刑。令人费解的是,对曾是日军上海最高指挥官、制造“青东大屠杀”的主谋、日本第13军司令官泽田茂只判了有期徒刑5年。消息传出,舆论哗然。

▲东条英机

美军上海军事法庭的裁决结果,致使上海人民更急盼望中国自己军事法庭开庭审判。1946年2月15日,第一绥靖区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在上海成立,先后由刘世芳、李良任庭长。从1946年5月至1947年6月,法庭开庭10余次,共审理案件250余起,审结120余起,尚待结案120余起。其中对曹下田次郎、黑泽次男、富田德、米村春喜等4名日宪兵战犯判处死刑。

躲过了最重要的审判,剩下的就是裕仁天皇如何去跟民众解释这一件事了。按照战后内阁的说法,要让全体日本国民一起忏悔!也就说战争不是天皇一个人的责任,而需要日本全体国民承担。如此一来,天皇的责任就被掩盖掉了。

1947年7月,第一绥靖区审判战犯军事法庭改组,由石美瑜出任庭长,并加快审判步伐。自1947年8月起至当年底,审理了日军战犯案件127起,传讯审问战犯嫌疑160余人,审结判决积案105起,判处死刑8人,无期徒刑5人,各种有期徒刑89人。这8名死刑犯中有制造“崇明大烧杀案”的大庭早志、中野久勇;酷刑拷打多人致死的久保江保治、野间贞二,还有日军杭州宪兵队情报主任芝原平三郎、宁波宪兵队长大场金次、松江宪兵队曹长松谷义盛,以及日本老牌特务伊达顺之助。

为了让各国安心,日本各报社还发布所谓的《人间宣言》,宣告天皇只是一个凡人。当天皇去掉了神圣性之后,未来再也没有可能借天皇之命重回军国主义。但是罪名就是罪名!一旦犯上就无法改变。虽然这一做法稳定了战后的远东局势,但是却埋下了一颗种子。这颗种子名为"右翼"。

1948年7月12日,开庭审讯曾任侵华日军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上海各界极为轰动,但法庭调查却长如“马拉松”。1949年1月26日,法庭在秘密状态下开庭,出人意料地判他无罪,随即遣送回国。此外,法庭还对松井太久郎中将、细川忠康中将等重要战犯嫌疑犯不予起诉,无罪释放。国民政府对日本战犯的姑息养奸,在全国引起了轩然大波。这是蒋介石为打内战埋下的伏笔。甚至在蒋退缩至台湾,欲反攻大陆时,冈村宁次乃召集旧部,组成日本军事顾问团,秘密到台湾,助蒋反攻。

在战后,因为没能完全清洗军国主义的遗毒,右翼势力不断抬头。他们修改、否认乃至美化战争,这无疑对于历经战火蹂躏的各国而言是难以接受的。或许,二战的战火早已离我们远去,但是,背负罪恶者却依旧没能正视自己的罪孽。

广州审判 广州审判战犯军事法庭成立于1946年2月15日。它是由广东省高等法院、广东省高等检察院及广州行营三个单位抽调人员,联合组成的一个临时审判战犯的特别法庭。法庭庭长为刘贤年,主任书记官为黄炎球,主任检察官为蔡丽金,军法审判官为廖国聘、叶芹生、许宪安、关振纲,检察官为吴念祖,书记官为郭自强等。法庭设立于广州市广卫路4号。

参考资料:

广州审判,主要是针对华南地区日军战犯的审理和判决,包括日军南支派遣军司令官兼香港总督田中久一、日军第130师团师团长近藤新八、日军第92步兵旅团旅团长平野仪一、华南派遣军宪兵队长重藤宪文、香港宪兵队长野间助之贤等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

《裕仁天皇的战争责任何以未被追究》·孙艺年

1946年5月23日,广州审判战犯军事法庭主任检察官蔡丽金对田中久一提出诉讼,由审判长刘贤年与军法审判官廖国聘、叶芹生、许宪安、关振纲组成合议庭进行审判。但在审理过程中,美国以田中久一犯有虐杀美军俘虏罪,通过外交途径,于1946年8月把田中久一押往上海美国军事法庭。美国军事法庭经过审理后,于1946年9月3日判处田中久一死刑,这是田中久一第一次被判死刑。由于田中久一在中国犯下的罪行,较之虐杀一个美国飞行员重大得多,而且他的犯罪地点在中国,应受中国司法权管辖,故田中久一经美国驻上海军事法庭判决确定后,即押返广州,继续接受广州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审判。

田中久一已被判处死刑,并确定在案,不论广州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判决结果如何,亦难逃一死。然而,田中久一在广州军事法庭上却极力为自己开脱罪行,说自己的罪行没有谷寿夫、酒井隆显著,而且又是投降将领;根本博等人在北平受优待,他也应宽大处理;对日军于1944年洗劫、屠杀台山乡民等,则推说并不知情……以图减轻罪行。

1946年10月17日,广州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开庭宣判,由审判长刘贤年在审判席上向战犯田中久一宣读死刑判决书。1947年3月17日,田中久一于广州流花桥刑场被枪决。

在广州被判处及执行死刑的、属于日军高级将领的战犯,除田中久一中将外,还有近藤新八中将、平野仪一少将等。在广州被判处及执行死刑的战犯,以日军特务机关及宪兵队的官兵占多数。他们有澳门正、副特务机关长王荣泽作、山下久美,广州、汕头、曲江的宪兵队官兵植野诚、田中寅一、李安、水马猛雄、铃木明、魁头宽二、贝冢泰南、木下樽裕、岸田加春、小桥伟志、山田恒义、安藤茂杵等多人。

广州审判战犯军事法庭从1946年2月15日成立之日起,到1947年12月31日奉令结束之日上,共计拘留人犯961人,审理结案人数225人,其中判处死刑的38人,无期徒刑的10人,有期徒刑的37人。

本文由betway发布于人物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前线将领却为何力保敌军首脑免于一死,二战审

关键词:

上一篇:三任丈夫都是烈士Betway体育平台,西路军失败的

下一篇:咸丰皇帝死前Betway体育平台:,咸丰临死前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