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 > 神话传说 > 欧罗巴

原标题:欧罗巴

浏览次数:117 时间:2019-09-23

阿革诺耳国王的女儿,美丽的公主欧罗巴,在一个深夜里,天神给了她一个奇异的梦。好像两块大陆———一块是亚细亚;一块是亚细亚对面的大陆———变成了两个妇女模样。一个是当地人打扮,一个是外乡人打扮。她俩为抢夺她而互相斗争着。当地的妇女说她哺育了她;外乡妇女则用强有力的手将她抱在怀里,并将她带走,说命运女神指定她将作为宙斯的情人。

在太尔与西顿地方,阿革诺耳国王的女儿欧罗巴,深居于父亲的宫殿。一次,在半夜中,正当人们做着虚幻的但骨子里总是包含着真实的梦的时候,天神给她一个奇异的梦,那好像两块大陆——亚细亚及其对面的大陆——变成两个妇人的样子正斗争着要占有她。妇人中的一个有着一种异国人的风度。别一人——而这便是亚细亚——外表和动作都如欧罗巴自己的女同乡一样,温和而热情地要求得到她,说这个可爱的孩子是她诞生并养育的。但是那个外乡的妇人将她抱在怀里像一件偷来的宝物一样,并将她带走。梦中最奇怪的是欧罗巴并没有挣扎也没有企图拒绝她。

欧罗巴醒来,只觉面孔发烧,她不知道这梦是吉兆还是凶兆。

和我来罢,小小的情人哟,这外乡人说。我将带你到宙斯,即持盾者那里,因为命运女神指定你作为他的情人。

清晨,阳光灿烂,欧罗巴暂时忘掉了她的梦,和女伴们一起来到海边开放着许多花朵的草地。女伴们兴高采烈地分散在草地四周,采撷着美丽的鲜花。欧罗巴也挎着一只金花篮,在草地上跑着,采摘她心爱的花朵。她采到了一枝特大的火焰一般的红玫瑰。

欧罗巴醒来,她的血液涌上面颊,她从床榻上坐起;夜间的梦如同白天的真事一样分明。她呆坐了很久,张大眼睛望着,仍然看见这两个妇人在她的眼前。最后她的嘴唇动起来,她在惊惧中问自己:什么样的神祇给我这个梦呢?当我很安全地睡在我父亲的屋子里,什么奇怪的梦诱惑我呢?这陌生的妇人是谁呀?看到她,我就产生了一种什么样的新的欲望呀?她如何可爱地向我走来!甚至将我带走的时候;她仍是以一种母亲的慈爱的眼光看顾我。让神祇使我的梦是一个吉兆罢!

必威,众神之父宙斯被爱神阿佛洛狄忒的金箭射中,为年轻美丽的欧罗巴而神魂颠倒。他隐去神的真形,化成了一条牡牛。这样,既可骗取年轻姑娘的柔情,也可能躲避神后赫拉愤怒的妒火。

清晨时,白天的美丽的阳光使梦中的暗影从欧罗巴的心上消失了。她起来,忙着自己女孩子的日常工作和娱乐。和她同年岁的朋友和伴侣,贵族家庭的女儿们,聚拢来在她的周围,陪她散步,歌舞和祀神。她们引导她们的年轻的女主人来到紧靠着海边,开放着许多花朵的草地。在那里,这地方的女郎们都集合来欣赏盛开的花朵和冲激着海岸的浪花声。所有的女郎都持着花篮。欧罗巴自己也持着一只金花篮,上面雕刻着神祇生活的灿烂的景致。那是赫淮斯托斯的制作。很久以前,波塞冬,大地之撼震者,当他向利彼亚求爱的时候,将它献给了她。它一代一代地流传下来,直到阿革诺耳承受它作为一种家传的宝物。可爱的欧罗巴摇摆着这更像新娘的饰品而不是日常用品的花篮跑在她的游伴的前头,来到这金碧辉煌的海边的草地上。女郎们散发着快乐的言语和欢笑,每个人都摘取她们心爱的花朵。一人采摘灿丽的水仙花,另一人折取芳香的风信子,第三个又选中美丽的紫罗兰。有些人喜欢百里香,别的又喜欢黄色番红花。她们在草地上这里那里的跑着,但欧罗巴很快就找到她所要寻觅的花朵。她站在她的朋友们中间,比她们高,就如同从水沫所生的爱之女神之在美惠三女神中间一样。她双手高高地举着一大枝火焰一样的红玫瑰。

牡牛来到欧罗巴的面前。它长得是那样美丽,像人工雕琢的双角,金黄色的身体,前额中闪烁着一个新月形的银色标记,亮蓝的眼睛里闪耀着柔和的光,显得十分温驯。欧罗巴很喜爱这条牛,她温柔地抚摸着它的背,给它拭去嘴上的泡沫,然后吻了一下它的前额。这是牡牛快乐地鸣叫一声,在欧罗巴的脚边卧了下来,昂着头,望着她,向她展示它那宽大的脊背。

当她们采集了她们所要的一切,她们蹲下来在柔软的草地上开始编制花环,想拿这作为挂在绿树枝上献给这地方的女神们的谢恩的礼物。但她们从精美的工作中得到的欢乐是注定要中断的,因为突然间昨夜的梦所兆示的命运闯进了欧罗巴的无忧无虑的处女的心里。

欧罗巴喊着她的伙伴们:快过来呀,姑娘们!让我们骑到这只美丽牡牛的背上玩吧。我保证,我们都可以坐得下。看,这牛是多么温顺,多么可爱呀!我相信它和人类一样有颗善良的心,只是不会说话罢了。

宙斯,这克洛诺斯之子,为爱神阿佛洛狄忒的金箭所射中。在诸神中只有她可以征服这不可征服的万神之父。因此,宙斯为年轻的欧罗巴的美所动心。但由于畏惧嫉妒的赫拉的愤怒,并且若以他自己的形象出现,很难诱动这纯洁的女郎,他想出一种诡计,变形为一匹牡牛。但这不是平凡的牡牛啊!也不是那行走在常见的田野,背负着轭,拖着重载的车的牡牛!他是高贵而华丽,有着粗颈和宽肩。(他的两角细长而美丽,就如人工雕塑的一样,并比无瑕的珠宝还要透明。他的身体是金黄色的,但在前额当中则闪灿着一个新月形的银色标记。燃烧着情欲的亮蓝的眼睛在眼窝里不住地转动。)在自己变形以前,宙斯曾把赫耳墨斯召到俄林波斯圣山(他的心思却一字不提),指示他给他作一件事。快些,我的孩子,我的命令的忠实的执行者,他说,你看见我们下面的陆地么?向左边看,那是腓尼基。去到那里,把在山坡上吃草的阿革诺耳国王的牧群赶到海边去。即刻这有翼的神祇听从他父亲的话,飞到西顿的牧场,把阿革诺耳国王的牛群(其中有着变形的宙斯而为赫耳墨斯所不知道)赶到国王的女儿和太尔的女郎们快乐地玩着花环的草地上。牛群散开来,在距离女郎们很远的地方啮着青草。只有神祇化身的美丽的牡牛来到欧罗巴和她的女伴们坐着的葱绿的小山上。他十分美丽地移动着。他的前额并无威胁,发光的眼光也不可怕。他好很和善的。欧罗巴和她的女伴们夸赞这动物的高贵的身他的和平的态度。她们要在近处更仔细地看他,轻抚着他的光耀的背部。这牡牛好像知道她们的意思,愈走愈近,最后终于来到欧罗巴的面前。最初她吃了一惊,并瑟缩着后退,但这牛并不移动。他表现出十分驯善,所以她又鼓着勇气走来,将散放着香气的玫瑰花放在他的嘘着泡沫的嘴唇边。他亲爱地舐着献给他的花朵,舐着那只给他拭去嘴上的泡沫并开始温柔爱抚地拍着他的美丽的手。渐渐地这生物使女郎更加着迷了。她甚至冒险去吻他的锦缎一样的前额。对于这,他快乐地作着牛鸣,但不是普通的牛鸣,而是如同在高山峡谷中响着回声的吕狄亚人的芦笛的声音。后来他蹲伏在她的脚下,十分爱慕地望着她,并扭转他的头好像向她指点他的宽阔的牛背。

说着她灵巧地跨上了牛背,她的同伴们则踌躇害怕,不敢上前。 牡牛得到了它的意中人,立即从地上跃起,起初是缓缓地走着,当到了大海边的时候,立即跃身向大海奔去。欧罗巴吓得大声喊叫,向她的伙伴们伸出手来,但她的同伴们已够不着她了。 牡牛四蹄轻巧地踏在海面上,不沾一滴水,像骏马在柔软的草原上奔驰。欧罗巴害怕得双手紧握着它的角,怯怯地说道:神牛啊,你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大海是鱼类的运动场,不是牛行的航道。你用脚在上面走,你一定是一位神明,因为你的行事,只有神才能做到。 那牡牛答道:不要害怕,姑娘。我是奥林匹斯山众神之王。出于对你的爱,我才变成了牛身,在海中这样奔波。不久,将有一块新的陆地收容你。我们的新房也将安在那里。

不久,欧罗巴故乡的陆地渐渐消失,太阳开始西沉,天黑下来。夜晚,只有星光和浪花与她作伴。

第二天,牡牛还在海上游行。晚上,他们到达了一块远方的新陆地。牡牛爬上岸,让姑娘从它的背上滑下来。突然间,牡牛消失,出现了一位美如天神的青年男子。

从此,欧罗巴成了宙斯的人间妻子,这块陆地也因欧罗巴公主而得名叫 欧洲大陆。

本文由betway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欧罗巴

关键词:

上一篇:古希腊神话故事,驴耳朵国王弥达斯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