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 > 神话传说 > 温柔小岛,和尚变成石头

原标题:温柔小岛,和尚变成石头

浏览次数:135 时间:2019-10-12

广州鸡尾岛上有一片海滩叫“人岩”。海滩上,竖立着一块大石头,有两米来稿,远看近看都像个和尚,和尚的脖颈上还挂着一串拜佛珠。和尚怎么会变成石头立在海滩上,人们又为什么叫它人岩呢?

一个迷雾缭绕的早上开始了。我们与其它6位台州的朋友合租了一条渔船,准备向上大陈岛进发,过一把渔民出海的瘾。船老大是个瘦骨嶙峋的人,穿一套军装,戴一副眼镜,皮肤黝黑,说话有点幽默,会讲慢速的普通话。船“突突突”地驶离了码头,风浪并不大,由于时间尚早,海面上并无多少船只。雾像一张巨大的薄纱,挟裹了我们眼前的世界。我们8位素未相识的朋友都是热爱大海的人,每个人都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着一种激动而热烈的心情,航行在烟波浩淼的东海之上。偶尔掠过一群早起的海鸟,或是经过一处奇形怪状的礁石都让我们惊叫。随着船越往外海行驶,海水也越来越清澈,几乎看不到任何杂质。我们8个在甲板上席地而坐,就像一群小学生那样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船老大有时会从驾驶舱里跑出来,向我们指点前方的岛屿。这时船就成了无人驾驶的船,任意地在海面上滑行了。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离大陆很远的东海上有一个小岛,小岛南面是一片礁岩,礁岩旁边有一个洞。这个洞可深啦!沿着这个洞走七天七夜,能走到东海底下的水晶宫宫殿。东海龙王进进出出,都要经过这个洞口。因为这个洞是水晶宫的大门,小岛就取名为鸡尾岛。

半小时后,我们在上大陈的帽羽沙码头靠岸。船老大指个方向让我们自行上岛游玩。这里有两处砾石海滩,夏天可供人们戏水。岛上一些妇女在补渔网,更多的是一批渔民在海滩上装运毛竹。整个砾石滩几乎成了一个作业区,与我们想象中的海滩相去甚远。看得出,这原本是个非常美丽的海滩。各色光溜溜的卵石,厚厚地铺满了海滩。海水平静、清澈。而现在的砾石滩里布满了各种污物,尽管海滩边缘的水相当洁净,与我在南麂岛看到的水质相差无几。海浪轻轻地拍打着海滩,似乎在与垃圾做最后的抵抗。这里的人们也许因为生活所迫,还不曾想到保护这样一片洁净的海水和海滩,其实是在保护他们自己的将来。当地的政府是不是也应该为此做点什么呢?

鸡尾岛上住着二、三十户人家,全靠捕鱼为生。东海风狂浪恶,船只经常沉没。不幸的打鱼人葬身鱼腹,剩下孤儿寡妇,境遇极其悲惨。岛上的渔家世世代代都过着这样辛酸的日子。

离开砾石滩,船老大特地把船绕着上大陈的主岛行驶,这样我们可以看到周围的很多岛屿。这时海上的雾渐渐散开了,能见度越来越好。船老大把船停在一块水域上,拿出准备好的钓鱼线和鱼饵供我们海钓。我们还是第一次不用鱼竿光用鱼线钓鱼。正当我们将信将疑的时候,下手快的朋友已经钓上了一条活蹦乱跳的老虎鱼(一种略带红色的、浑身有刺的鱼)来了。这极大地鼓励着我们。不一会,我也钓到了一条!大家的情绪上来了,你一条,我一条的,战果不断扩大,最后8个人钓了满满一桶,满载而归!

岛东端住着一个姓鲍的船老大,两口子带着才三岁的儿子鲍彦,艰难度日。那一年,鲍老大出海不久,遭到了大风暴。风暴刚过,鲍老大的妻子抱着鲍彦,和船上其他渔民的妻子、父母、孩子一起,早早地在海滩上等着,眼睛盯着海面,盼望亲人能平安回来。

中午时分,我们回到了下大陈的码头。8位朋友因了出海的经历,滋长了新的友情。我们决定找环岛大酒店为我们加工钓上来的老虎鱼,其他再配些海鲜。点菜必须自己去厨房看实物,我们在厨房里看到满屋的海鲜,真是有点不知所措。大鲳鱼、大章鱼、大黄鱼、蟌、海藻、辣螺……应有尽有。320元满满当当地一桌海鲜和蔬菜,8个人大快朵颐,饮酒畅谈。

一天、二天、三天过去,海面连个船影也没有。鲍老大他们连船带人都被风暴吞没了!恶耗传开,海滩上顿时爆发起一阵阵呼天抢地、撕碎人心的哭喊声。

我们依依不舍地道别了其他6位朋友,继续我们的下大陈之旅。在我们下榻的度假村旁边,有个小渔村,叫作大小浦村。村里的石头房子都高高地建在山坡上,阳台和大门都面朝着大海。山脚下有个出海口,停泊着一些渔船。我们沿小道从上往下走,青翠的树木和野草掩映了渔村的石屋。我们看到很多房子破败了,已经没有人居住在这里,只留下渔网和蟹篓堆积在门口。一路上很少碰见人,即使有也是些颤颤微微的老人。一个老人枯坐在门口,我们与他招呼,他仿佛很久才缓过神来。他一定要让我们小坐片刻,并提出要我与他下象棋的要求。我们走进他摇摇欲坠的房子,家徒四壁,桌子上摊着一副象棋的残局,原来孤独的老人是在与自己对弈。从老人口中我们了解到,这一带的房子大部分都是1955年国民党时候建造的。台风季节从6月就开始了,一直会持续到年底。这个村的人大多搬离到镇上去了,只留下一些老人还坚守着。一些房子租给了外乡人,到捕鱼季节房子的主人还会回来,因为这里有出海口,进出方便。老人的兄弟都住在镇上,定期会来照顾他的生活。而他每天独自一人,面对着辽阔的大海,枯坐着,任时光流逝。

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呢?鲍老大的妻子带着鲍彦,坐着小船夕离岛四处飘泊,以乞讨为生。后来,饥寒交迫,实在无法可想了,鲍老大的妻子忍痛把鲍彦送去当小和尚,吃一口残羹剩饭。自己呢,却活活饿死啦。

山脚下的入海口仍然有些人气。一艘渔船正好披着夕阳归航,满载着好多刚采集回来的蟌和其他贝类。大伙儿一起使劲把货卸下来,谈论着今天的行情,然后分批靠摩托车运出去。这时岛上的有线广播开始了,仿佛把我们又拉回到了60、70年代。

几十年过去了,鲍彦成了圣僧。他思乡心切,从印度取经回国后不久,便乘船过东海,回故乡探望。船在离鸡尾岛不远的海面上遇到了大风暴。那风暴真是大呀!巨浪好象巨兽嘴里露出来的又长又利的门牙,咬啮着船舷。一阵狂风刮来,船象个小水瓢,一下子被掀上几丈高的波峰,一下子又被抛下几丈深的浪谷。不多久,雷电也来助威了。漆黑一团的空中,忽地裂开几处缝隙,射出一道强烈的白光,象弯弯曲曲的树枝,接着就是一个惊心动魄的响雷,雷声隆隆,电光闪闪。这一切,就象要把这天空呀、海洋呀统统撕裂似的。

“甲午岩”是大陈岛上最经典的景区,素有“东海第一大盆景”之美誉。两片巨礁造型奇特,拔海而起,巍然屹立,底下巨浪汹涌,卷起千堆雪。我们特地把“甲午岩”放在黄昏时分游览,就是想拍摄夕阳下“甲午岩”的样子。果然落日的余晖把两片巨礁涂上了玫瑰的色彩,背后是湛蓝的大海,映衬之下,一副难得的礁石、海景图出现在我们面前。浪漫、温润、大气。原本雄伟壮丽的东西,在这样一种光线的调和之下,弥漫出它温情脉脉的气氛。我们抓住落日前最后的几分钟,赶紧从各个角度拍摄。“飞虎崖”、“旗峰映日”、“美龄亭”、“观海楼” 都是“甲午岩”景区可圈可点的景物。

鲍彦乘坐的船,艰难地在海面上颠簸着、颤抖着。但鲍彦却悠然自得,合掌静坐,根本没把狂风恶浪、霹雳闪电放在眼里。过了一会,他看到了鸡尾岛——自己的故乡,就口中念念有词,用手对着海面一指,只见一个大浪打来,把船推上了岛,船稳稳地停在海滩上。

最后我们坐在石亭子里,极目远眺夕阳下天空和大海颜色的变幻,一同沉醉于这海天合一的瑰丽景象里了……

鲍彦冒雨登上岸,只见海滩上站满了人。他们围着和尚,争先恐后地打听:“师父,你看见我家阿坤的渔船没有?”“师父,你知道我阿宝他爹的下落吗?”鲍彦一听,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图片 1

一问,才知道他们都在焦急地等待出海未归的亲人。鲍彦心里一动,惊叫了一声,无限悲伤涌上心头。小时候母亲告诉过的家乡苦难,父亲惨死的情景一下子浮现在眼前。几十年了,乡亲们还过着这样苦难的日子,不知有多少象自己父亲那样的打鱼人死在风浪之中;不知有多少象母亲、自己那样的寡妇孤儿流离失所。他想:我这次回乡,不就是为家乡父老兄弟而来的吗?一定要尽我的本领帮助他们脱离苦难。但用什么办法解救乡亲,使家乡脱离悲惨的境遇呢?

图片 2

他想了又想:海岛孤零零座落在东海之中,怕的是风暴。如果岛子能连着大陆,有个安然的避风港,出海能捕鱼虾,回岛能种庄稼,打鱼人不就可以安居乐业了吗?对!一定要把鸡尾岛拉往大陆,让乡亲们早日脱离苦难。他把想法告诉了大家,大家高兴极了,一齐感谢这个善心的师父。

图片 3

夜幕降临了,鲍彦马上行动。他扛着粗大的绳索,一端扎在洞顶的山腰上,另一端套在自己的肩头。他毅然地脱下袈裟,铺在海上。这袈裟是他去印度取经时得来的法宝,放下海面后,海水便分开一条大道。鲍彦坚定地踏上袈裟,正准备拉,忽然跳出个杀气腾腾的蟹将,原来是龙王传话来了:“此系水宫大门,庶民不可乱犯!

图片 4

你既为出家之人,理应割断凡尘,回寺闭门养性。如若违反天意,金鸡啼时化为顽石而死!”

图片 5

鲍彦对着蟹将敞怀大笑,声如洪钟:“回去告诉你那龙王吧!

为庶民做好事,虽死犹生,又有何恐!”

乡亲们知道这一消息,纷纷前来相劝,对鲍彦说:“师父爱民之心实在感人,可是我们不能眼看师父被处死,还是就此罢了吧!”

鲍彦对着乡亲连连拱手,摇摇头说:“乡亲们不要再说了,吾意已定。死我一人而救全岛,值得!”说着,拉紧了套在肩头上的绳索,使出了全身力气,拉呀,拉呀,拚命地拉。汗水湿透了衣衫,他顾不得擦一擦;肩膀上的皮磨破了,他也没觉得痛。拉呀,拉呀,不知拉了多少时辰,鲍彦渐渐觉得两只脚象系着千斤重石,迈不开了;肩上象托着一座大山,拉不动了。额上的汗水,肩上的血水,一滴一滴洒在海上。他想,难道就此罢休了?不行!要抢在金鸡啼叫之前,把鸡尾岛拉到大陆边上。于是,他又鼓起劲继续拉。拉呀拉,越拉越有劲;拉呀拉,越拉越快。不久,前面出现了一片灰蒙蒙的山廓,大陆快到了。

这时,一条小船疾驶而来,鲍彦高声问:“船老大,这是什么地方呀!”

船老大高声答道:“这是瓯江口。”

“瓯江口?”鲍彦高兴极了,珠江岸边就是广州府,是鱼米之乡啊!靠在这里,鸡尾岛的乡亲再也不会受苦受难了!”

就在这时,陆地上隐隐约约传来了金鸡的啼声,东方也渐渐发白了。鲍彦在水宫门口开始僵硬,慢慢地变成了石头。鲍彦站的袈裟变成一片金色的沙滩。从此,鸡尾岛就座落在瓯江口外了。岛上的人们为了纪念鲍彦,便把这片海滩称作“人岩”。直到现在,外地人到了鸡尾岛,还都要特地跑去看看这个为民献身的石和尚哩!

本文由betway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温柔小岛,和尚变成石头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