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 > 世界历史 > 伊凡四世故事之一,喀山大战

原标题:伊凡四世故事之一,喀山大战

浏览次数:65 时间:2019-09-17

16 世纪中期,统一的俄罗斯已逐渐成为一个强盛的国家。1547 年1 月,17 岁的伊凡四世又别出心裁地为自己戴上了,“沙皇”的桂冠,成为俄国历史上的第一个沙皇。伊凡四世认为,斯拉夫文字的圣典中,曾经把“沙皇” 的称号授予犹太、巴比伦、亚述等古老国家的国王,甚至用来称呼罗马大帝,所以,谁能拥有沙皇的称号,谁就是曾经统治半个世界的古罗马帝国的继承人。这个称号的选择,实际上暴露了伊凡四世征服世界的狂妄野心。 当时,俄罗斯的边境上,经常受到瑞典人、波兰人和靴靼人的入侵。特别是东方的靴靶人,成为俄罗斯的严重外患。为了抵御鞑靼人,伊凡四世下令在俄国边疆修筑了一道防线,并且专门成立了一支配有火器的正规军。同时他们还建立起了一支善于冲锋陷阵的骑兵。骑手和战马同样吃苦耐劳,能在雪地上宿营,裹上军大衣就能睡觉,围坐在篝火旁,在开水里放一把炒面就能充饥。 有了这些骁勇善战的将士,伊凡四世相信自己已经有把握征服鞑靼人,于是在1547 年12 月亲自率领大军出征,目标是攻占鞑靼入侵扰俄国的大本营喀山。这时正是严冬,伏尔加河已经全线封冻。可是,当俄国军队走上冰封的河面时,冰层突然裂开了,无数士兵、战马和大炮落入冰河之中,激起的水柱直涌上河岸。这场飞来横祸,使迷信的伊凡四世认定,上帝不允许他去征伐喀山,他只得下令让大军回莫斯科。 两年以后,伊凡四世再次率领大军出征。这一次,他们顺利地渡过了伏尔加河,在1550 年的2 月里,抵达了喀山城下。俄国士兵很快就在鞑靼人的木城外面竖起了堡垒,开炮向城内轰击;弓驾手们乱放石弹,用破城槌猛撞各个城门。19 岁的伊凡四世第一次手握军刀,在战场上亲自督战。不过,根据俄国的传统,国君只需要鼓舞土气,而不必亲自参加战斗。俄国军队很快攻破了喀山城,6 万大军冲进城里,逢人就杀。鞑靼人进行了顽强的抵抗,城中心的堡垒始终没有被俄国人攻破。在两军的相持中,气候又一次帮了鞑靼人的大忙。天气突然转暖,解冻的道路一片泥泞,使俄国军队的给养无法及时运到,军队因为饥饿而士气大减;第二天又下起了夏天的大暴雨,俄国军队的火药都被打湿了,大炮无法发射,正常的战斗无法进行。伊凡四世担心解冻造成河水泛滥,截断俄国军队的退路,只得忍住一腔怒火,急忙下令退兵。匆忙之中,军队丢弃了大批粮草弹药。伊凡四世本以为鞑靼人会乘机追击俄国军队,那就一定会给俄国军队造成很大的损失。但是鞑靼人却只顾着收拾俄国军队丢下的粮草,使撤退中的俄国军队轻易地脱离了险境。 伊凡四世这才放下心来,决定就在喀山附近建立一座城堡,作为下次出击的前沿阵地。这座城堡位于伏尔加何与斯维雅加河的汇合处,所以就叫作斯维雅依斯克。新城很快就建成了,伊凡四世希望能以它掩饰这次征伐的失败,然而从官廷到民间都看破了他的这点心机。反对他的人说,沙皇的运气太差,于什么都不得成功;最宽容的人,也说沙皇太年轻了,不懂事,所以才有这样的结果。 斯维雅依斯克毕竟修建在鞑靼人的境内,对于鞑靼人来说,是一个无法容忍的挑战,因此不断向它发起攻击。俄国守军顽强地抵抗着。后来因为瘟疫流行和纪律松弛,守军的战斗力大大减弱,不少士兵产生了厌战情绪。而且单凭这一个孤城,也无法阻止鞑靼人对俄国边境的骚扰。鞑靼人的攻击越来越厉害,边境上战事不断,侵入俄国境内的敌军越来越多。于是,在1552 年6 月16 日,伊凡四世第三次踏上了征途。他把朝廷政事的处理委托给弟弟尤利,请玛卡里大主教为他的亲征旗开得胜祝福。 这一次伊凡四世调集的骑兵、步兵和炮兵比前两次更多,号称10 万大军。沙皇骑马走在队伍的最前头,他的两边是阿达舍夫将军和库尔博斯基亲王。5 天以后,侦探报告,鞑靼人正在向俄国的南方城市图拉进军。伊凡四世当机立断,改变行军路线,率领大军转向图拉迎敌。大军到达图拉时,图拉城内的守军已经击退了敌人的围攻。库尔博斯基亲王率军乘胜追击,打得鞑靼人溃不成军,大量的兵器、装备和骆驼落人了俄国军队手中。伊凡四世从战俘口中得知,鞑靼人已经知道了俄军的行动计划,所以他们打算趁俄国大军向喀山进军的机会,先攻下图拉,然后直捣莫斯科,伊凡四世的随机应变打破了鞑靼人的如意算盘。他派人将战利品和俘虏全部运往莫斯科。一路上,俄国的百姓都为沙皇的胜利而高兴,并且纷纷辱骂那些常常来侵害他们的战俘。 旗开得胜使年轻的伊凡四世勇气倍增,他下令直捣鞑靼人的老巢喀山。 每天晚上大军安营休息时,他都要虔诚地祈祷,求上帝保佑俄罗斯。这时,斯维雅依斯克城里的瘟疫已经过去,驻军听说沙皇正率大军前来,士气也大大提高了。这些消息都让伊凡四世相信,上帝是特别庇佑他的。身在莫斯科的玛卡里大主教也写信来祝福他,鼓励他。 在远征途中,年轻的沙皇有时骑马,有时步行,不辞辛劳,情绪高昂,深得身边将士的钦敬。 8 月13 日,伊凡四世进入斯维雅依斯克。他接受了教士们的祝福,在教堂里作了礼拜,巡视了寨堡、武库、新建的房屋和许多商店,对这座新城的情况表示满意。住在城里的人很多,各地的商人都蜂拥而来,在露天市场上出售他们的货物。到处一片繁荣景象。 斯维雅依斯克的地方官已经下令,把城里最豪华的住宅腾出来供沙皇使用。但是伊凡四世坚决地拒绝了,他说:“我此刻正在征战中!”在巡视完毕后,他便又回到城外草原上的军营中去了。在军营中,他接受部下的意见,用鞑靼文写了一封信给喀山都督,希望城中的老百姓出来投降,并且表示俄国对投降的人将会给予宽大处理。但是他也知道,这个建议很难被鞑靼人接受,双方除了领上和利益的冲突外,还有宗教信仰上的矛盾,握手言和是决不可能的。结果,他在没有收到城中复信的时候,就已经下令发动进攻。8 月20 日,喀山都督的回信送到了,他断然回绝了投降的建议,并且不客气地辱骂了沙皇、俄国和基督教徒。喀山都督在信中声称:“此刻本城万事俱备,只等你来就开始过节!”当天夜里,有一个鞑靼人的大官从城里逃出来投奔沙皇,他向伊凡四世证实,喀山城里的守军有3 万人,兵精粮足,个个准备与俄国军队决一死战。 伊凡四世清楚地知道,他所面临的将是一场恶战。但是他坚信上帝会帮助他。 8 月23 日,当旭日升起来的时候,喀山城中的清真寺、望月楼都历历在目,内侧用粘土和石块加固过的双层橡木城墙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伊凡四世一声令下,顿时,俄国军队中军号齐鸣,战鼓咚咚。沙皇命令张挂起基督教的圣旗,表示他们是代表上帝与不相信上帝的伊斯兰教徒作战。军官和士兵们都单腿跪在地上做祈祷,身上穿着祭神的披风的教士们为全军将士祝福,雄壮的赞歌声被风吹送到远方。年轻的伊凡四世凝望着圣旗,手指划着十字,高声喊叫:“上帝啊,我们是以您的名义向那些伊斯兰教徒进军!” 然后,他面对士兵,激励他们英勇地投入战斗,为保卫上帝、保卫祖国而战死沙场,他并且保证照顾好每一个牺牲者的家属。伊凡四世宣誓:为了上帝,为了祖国,他将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俄国军队安放好了大炮和火药,调整好攻城用的木梯,将士们像一股势不可当的洪水涌到了喀山城下。然而,此刻的喀山城,却好像是一座已经被放弃了的空城,城上空无一人,城内鸦雀无声。俄国将士们担心会遭到敌人的伏击,小心翼翼地冲进了城内,可是大街上同样空空荡荡。居民们好像已经都退进了城中心的堡垒,俄国士兵渐渐逼近了中心堡垒,突然,中心堡垒四面的寨门一齐打开了,冲出来的鞑靼人不是人,而是一群青面獠牙、鬼哭狼嚎的恶魔!他们有的骑马,有的步行,能看得清楚的只有他们的眼睛和牙齿,个个手中都挥动着闪闪发光的刀剑,凶猛地向着俄国军队冲杀过来。俄国的火枪手们被吓得失魂落魄,溃不成军,纷纷跌倒在地,呼唤上帝救命。 军官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领着他们退出城外。城中顿时万炮齐发,箭如雨下,打得俄国军队狼狈逃窜。最后,鞑靼人顺利地退回了堡垒,关上了寨门。 在以后的几天内,两军之间只有一些小的战斗。俄国军队派出小股部队试图登城,城上的鞑靼人用猛烈的炮火还击,迫使俄军不得不后退。有时鞑靼人追出来,双方在原野上交战。俄国军队在战斗中俘虏了一些鞑靼士兵,他们把这些战俘面对喀山城绑在木桩上,企图用他们的哭叫声促使城中的鞑靼人出来投降。一个传令官对城中喊话说:“你们如果屈服于伊凡沙皇,沙皇将不追究你们过去的罪行,确保你们的生命和自由!”城楼上面,鞑靼人的传令官洪亮地回答说:“与其让下贱的基督徒杀死我们的兄弟,不如由我们的清真之手来拯救他们!”说完,城上的鞑靼人瞄准被绑在木桩上的战俘,用箭把他们全都射死了。 8 月末,俄国军队经过了短期的休整,沙皇又想出了攻城的计谋,他找来了一个德国工程师,让他负责挖一条地道进入城中,用来炸毁城内的主要饮用水源。工兵们在地下挖了十来天,已经可以听见头顶上有行人来往的脚步声了。他们确定水源所在的位置后,就在附近的地下安放好了火药。9 月15 日,伊凡四世登上了一个小山岗,在堡垒的掩护下,下令引发火药。随着一声巨响,爆炸震撼了整个喀山城,一段城墙被炸塌了,石块、梁柱和鞑靼人残缺不全的肢体被高高地抛向天空。俄国军队乘着城中混乱一团的机会,从城墙的缺口冲了进去。然而,惊魂稍定的鞑靼士兵在妇女尖叫声的激励下,又一次击退了攻城的俄国军队。 鞑靼士兵进行了猛烈地反扑。同时,天上下起了连阴雨,帐篷吸足了水后,雨水就往下渗透,俄国军队无处躲避,被淋成了落汤鸡,陷在泥泞中不知所措。于是有人传出谣言,说每天凌晨,都有蒙古的巫婆在城头上施展妖法,召唤魔鬼用坏天气来惩罚信仰基督教的俄罗斯人。为了稳定军心,伊凡四世从莫斯科请来一个据说神通广大的大十字架,这个大十字架本来是俄罗斯人用来祈雨的。同十字架一起来的还有一批教士,他们排成队列,护卫着大十字架走过俄罗斯军队的营地,教士们边走边虔诚地诵念经文。说来也巧,正在这时,阴雨停止了。俄国军队兴奋地大声欢呼:“魔鬼撤退了!” 在此同时,俄国士兵继续在城下挖地道,并爆炸了几桶火药,虽然爆破暂时没有取得显着的效果,但是他们终于在喀山城下埋进了足够的火药。将军们于是建议伊凡四世发动总攻。伊凡四世却坚持要让教士们为士兵们举行圣礼以后再开战。他们从拂晓前就开始准备,等到一切仪式完成,天已经大亮了。这是一个难得的大晴天,万里无云,四周一片出人意料的寂静。沙皇一声令下,士兵们引爆了火药,只听一声巨响,连沙皇脚下的土地都被强烈地震动了。沙皇兴奋地眺望着前方,喀山城上空烟尘弥漫,泥土和杂物一直飞到沙皇的脚下。紧接着,又是一声爆炸,10 万俄国大军发出雷鸣般的呐喊:“上帝和我们同在!” 俄国大军发起冲锋了。鞑靼守军拼命抵抗,从城头上抛出滚木、擂石,泼下准备好的开水。攻城的俄军死伤惨重,但后面的士兵仍然不顾一切地向上猛攻。他们把云梯紧靠在城墙边,让战友们从自己的肩上跃进城墙缺口,冲进城里的俄军挥起战刀,狂砍乱杀。守城的鞑靼人坚持不住了,不断向后退却。叮当作响的刀剑碰击声、喊杀声和呻吟声却传不进沙皇的耳中,因为他这时正跪在圣像前面作祈祷。将军们不断跑来,请他停止祈祷,亲自到伤亡惨重的战场上去鼓舞士气,可是沙皇却坚持要做完祈祷,否则决不外出。 他的部下不能不怀疑,沙皇这样做未必是出于虔诚,倒很可能是因为胆怯。 这时,恶战仍然在喀山城中进行着。俄军夺取每一条街、每一幢房屋都要经过激烈的厮杀。杀红了眼的俄国士兵连城中的妇女和儿童都不放过。但是他们杀到集市上的时候,看到了那么多的金银财宝和皮毛绸缎,顿时眼花缭乱,忘记了身边的敌人,而开始大肆抢掠。鞑靼士兵趁机发动反攻,又是一批俄国上兵倒在了血泊中。幸亏俄国的后继部队赶到,双方又厮杀起来。 将军们再一次去请沙皇亲临战场,沙皇硬是坚持到所有的宗教仪式全都按部就班的完成,接受了神父的祝福,这才跨上战马。当他出现在战场的时候,俄国的旗帜已经飘扬在喀山城的废墟上。攻城者仗着人多势众,终于战胜了守城的靴靶人。沙皇骑在马上,小心地绕开堆积如山的尸体和一滩滩的鲜血,走向城市的中心。这时,喀山都督已经率领残存的士兵撤进了王宫。 宫门被冲开后,一大群妇女哭喊着跪倒在俄国士兵的脚下,而喀山都督又逃上了一个尚未损坏的塔楼。但是他已经无力抵抗了。当俄国军队围过来时,他投降了,跑到胜利者面前请求宽恕。 伊凡四世宽宏大量地赦兔了他,对他说:“不幸的人,你太不了解俄国的威力啊!” 随后,伊凡四世向俄国将领表示祝贺,并且对在营地集合的士兵发表演说。士兵们衣服上血迹斑斑,脸上都被硝烟熏黑了。沙皇充满激情地高声说:“勇士们、贵族们、将军们:在这个庄严的日子里,你们为了上帝的光荣,为了信仰和祖国,为了你们的沙皇,立下了不朽的功勋。你们的勇武精神和辉煌胜利是空前的!那些长眠沙场的战士,俄罗斯的高贵的孩子们已经升入天国,享有无上的光荣!” 就这样,1552 年10 月2 日,俄国第一次占领了喀山。22 岁的沙皇也第一次获得了出征的胜利。他因此十分自豪。不过,在那些浴血奋战的日子里,他不但没有冲锋陷阵,而且没有临阵督战。他所做的只是在卫兵的保护下祈祷上帝。

  伊凡四世这才放下心来,决定就在喀山附近建立一座城堡,作为下次出击的前沿阵地。这座城堡位于伏尔加何与斯维雅加河的汇合处,所以就叫作斯维雅依斯克。新城很快就建成了,伊凡四世希望能以它掩饰这次征伐的失败,然而从官廷到民间都看破了他的这点心机。反对他的人说,沙皇的运气太差,于什么都不得成功;最宽容的人,也说沙皇太年轻了,不懂事,所以才有这样的结果。

1530年8月25日,俄罗斯皇后叶琳娜·格林斯卡娅生下了伊凡四世,即日后威名远扬的伊凡雷帝。伊凡三岁时,他的父亲瓦西里三世去世,小伊凡登上了俄罗斯大公的宝座。因新主年幼,由母后摄政,皇叔尤利和安德烈辅佐。 光阴似箭,转眼小伊凡便17岁了。这位聪明的小幼主,在大贵族们无休止的相互争斗中渐渐成熟了,他准备亲理朝政。伊凡四世不喜欢大公的称谓,他认为“沙皇”这一称号可与恺撒大帝相比。于是在行加冕礼前,伊凡突然宣布称自己为沙皇,不再沿袭大公的称谓。 1547年1月6日,伊凡在莫斯科隆重地举了加冕典礼。在满朝官员面前,伊凡四世被尊为“全俄罗斯君主,上帝加冕的神圣沙皇”。 伊凡四世举行加冕大典后,和一个出身名门望族的姑娘完婚。她的祖先在十四世纪时离开普鲁士迁到俄罗斯定居。这位幸运的少女名叫阿纳丝塔霞·罗曼诺芙娜。沙皇不只因为她的外表美丽还因为她心地善良,笃信上帝。这些品质深讨沙皇的喜欢。 无限的君权使这位年轻的沙皇忘乎所以,开始整天不理朝政了。他沉溺于酒色之中,将国家大事委托给外戚——大贵族格林斯基去处理。 格林斯基将过去有利于中央集权的措施,全部废除,将部分城市和土地分给自己的党羽和亲属,并加重了对下层百姓的搜刮。他的一系列做法遭到了各阶层人士的不满。 1547年6月21日,莫斯科突然发生大火,接着就是一阵罕见的飓风。火借风势迅速蔓延到整个城市,大批民房被火舌吞没,就连克里姆林宫也逃劫难,宫内的教堂殿宇立刻化为灰烬。 当时,没有任何消防措施,眼看着大火熊熊,人们都束手无策。孩子们的啼哭声、妇女们失去孩子和财产的嚎叫声、老人们望着自己房子被火吞没时的嚎啕大哭声汇成一曲令人哀痛欲绝的交响乐。 一些幸运地从瓦砾中爬出来的人穿着冒火的衣服仓皇地逃往河边,一些没来得及逃跑的人全都葬身火海了。在这次火灾中,被烧死了一万七千余人,其中还不包括儿童。 这场大火直到半夜才熄灭,整个莫斯科城被焦糊味所笼罩着。焦头烂额的人们在废墟中寻找着血肉模糊的亲人的尸体。人们不时地发出绝望的哀嚎。这场大火之后,到处有人传说:“大火是格林斯基家族放的。” 人们听了都半信半疑。这时,与格林斯基家族有仇的舒伊斯基家族的人们添油加醋地渲染一番,人们便信以为真了。五天后,一些无家可归的人们聚集在克里姆林宫广场上,群情激奋地大声高呼:“惩罚纵火凶手!”人们拥到格林斯基家,把他拖出来痛打一顿,然后将他绞死了。 大家仍觉得未解心头之恨,还要惩办皇舅米哈依尔和他的母亲安娜公主。沙皇伊凡四世面对百姓的暴动感到惊恐,为了维护皇权的威严,决定镇压。他下令禁卫军向人们开枪,有的人当场倒在血泊中,其他人见事不好,都逃跑了。暴动被镇压下去,莫斯科又恢复了平静。 沙皇见暴动平息了,才松了口气。他两眼直视远方,经此劫难,伊凡深深意识到大权旁落的危险。他咬紧牙关,用拳头捶着自己的胸,决定亲自临朝,整顿朝纲。 1549年,伊凡四世开始推行军事、政治、司法、经济各方面的改革。目的是为了加强皇权。 军事改革是中心环节。政府限制按出身门第高低选任军官的旧制,提高中小贵族在军队中的地位。后来又改革兵役法。沙皇命令每个世俗封建主按一百五十俄亩土地出一名骑士的标准,向沙皇提供骑兵队。 政治改革主要是改组国家机关,废除世袭领地,增设新的中央国家机关。司法改革主要是统一全国法律,在各地设立司法机关,负责审理重大刑事案件,从而削弱了地方长官的司法权。 经济改革主要是推行沙皇特辖区制度。伊凡四世把全国的土地划分为两部分:一为普通区,由贵族组成的“杜马”管理;一为特辖区,由沙皇直接管理。沙皇将全 国最肥沃的土地和最繁荣的商业区划入特辖区,凡在特辖区内的原属于某个大贵族的世袭领地一律收归皇室所有,大贵族失去的领地则从遥远的普通区得到补偿。 这样一来,大贵族受到了严重打击。于是,不断发生谋反的现象。沙皇为了镇压大贵族的反抗,建立了由中小贵族组成的特辖军团,以极其残忍的手段镇压敢于造反的贵族。结果,伊凡获得了“恐怖的伊丹”的称号,也就是人们通称的“伊凡雷帝”。 沙皇通过改革,力量逐渐壮大起来,便走上了对外扩张的道路。向东方扩张的首要步骤是征服喀山。1552年6月16日,沙皇亲自统率十五万大军从莫斯科出发,大举进犯喀山。远征途中,沙皇与士卒同甘共苦,士卒们士气高涨。8月中旬,大军兵临喀山城下。 当时,喀山守军只有三万余人,但斗志高昂,发誓决一死战。伊凡四世意识到这将是一场恶战。23日,他命令攻城,俄军如潮水般涌到城下,奇怪的是城中竟无 一人还击。原来,人们都躲进市中心的中央堡垒里去了。当俄军走近时,保垒寨门突然大开,凶猛的鞑靼人个个扮装得像青面獠牙的恶魔一样冲了出来。俄国的士卒 从未见过这种阵势,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跪倒在地,求上帝保佑。军官们见状,连踢带打,才算把队伍带出城外。 沙皇心急火燎,在焦躁中突然计上心头。他立刻发布命令,让工兵开始挖地道,直通到鞑靼人的堡垒之下,然后堆上炸药。只听一声巨响,大地都在颤抖,鞑靼人的肢体随着爆炸声飞上了天空。十万俄军齐声高呼道:“上帝与我们同在!” 俄军冲进城内后,见人就杀,甚至连妇女和儿童都不放过,直杀得血流成河,尸积如山。 沙皇征服了喀山之后,回到莫斯科,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胜利的喜悦心情平静下来后,沙皇又觉得美中不足了:俄罗斯属内陆国家,没有出海口。要想称霸欧洲,就必须占领立沃尼亚地区,打开波罗的海的出海口。思考成熟后,沙皇对群臣说:“波罗的海海水的分量是值得用金子来衡量的。” 经过一番准备,1558年1月,沙皇借口立沃尼亚骑士团与立陶宛结盟反对俄罗斯,发兵向波罗的海沿岸大举进攻。 这次战争共进行了二十五年,分三个阶段,其间大小战役不胜枚举。 关键的第三阶段是从1561年开始的。战争进入最后阶段时,立沃尼亚战争已演变成国际战争。波兰、立陶宛、瑞典等国都卷入了战争。 这一阶段刚开始时,战争形势对俄军有利。沙皇的军队节节胜利,甚至威胁到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的安全。 这时,沙皇手下的一员猛将库尔布斯基因在战场上失利,被沙皇痛斥了一顿。他心有余悸,便投降了波兰军队。库尔布斯基为了对自己的行为进行辩解,特地写了 一封长信,派心腹送给沙皇。沙皇接过信后,勃然大怒,用铁杖的锐利尖头刺透送信人的脚面,将他钉在地上,还用凶狠的双眼怒视着信使。信使也不示弱,虽然血 流满地,仍咬紧牙关,一声不哼。 一个官员用颤抖的声音读着那封信:“……使全世界最背信弃义的君王也望尘莫及的暴君,现在听我进 言:……你为什么要用酷刑折磨以色列勇士,难道他们不是上帝送给你的杰出的武士吗?……你有眼无珠,视道德为邪恶,认光明为黑暗;那些当之无愧的俄罗斯保 卫者,他们怎么冒犯过你呢?……我只有一言相告:迫使我背弃神圣俄罗斯的是你。我为你洒过热血,此刻吁请洞悉人心的上苍为我复仇……永别了!我们从此刻永 别,只有到最后审判时,你才能见到我。不过,无数冤魂流下的泪水正准备使你这位暴君受刑。那些亡灵才真是可怕!你屠杀的那些人正聚集在上苍宝座四周,要求 报仇雪恨。你的军队救不了你……但愿这封血泪写成的信将埋到我的坟墓内,我要带着它去接受上帝的审判。阿门。” 沙皇听完信后,气得脸色铁青,眼睛里喷出怒火,好像要一口把那信使吃掉似的。他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处以极刑!” 库尔布斯的投降,使俄军受到不可弥补的损失,败局是不能挽回了。1583年,沙皇被迫停战。俄国不但没有夺得波罗的海的出海口,反而把一部分俄国领土割让给了敌国。 从此,沙皇一反常态,整天里酗酒放纵,喜怒无常,猜忌多疑。这样,严重地损害了他的身心健康。 1584年初,沙皇体力不支,衰老迅速,全身浮肿,皮肤一片一片地脱落,浑身散发着难闻的臭气。 一天傍晚,沙皇感到室内烦闷,想起当初没有病时,经常在外面观星,便命侍从将他抬到室外。抬头望着满天繁星,他心中豁然开朗。这时,空中突然出现一颗尾部呈十字架形的彗星。沙皇立刻愣住了,脸上呈现出一副凄惨的表情。他凝视着夜空,喃喃自语道:“这是我归天的预兆。” 彗星过去不久,沙皇于3月18日驾崩了。他活了54岁。 伊凡四世在位时,俄罗斯向东扩张,囊括了伏尔加河流域。 伊凡四世是俄罗斯第一个沙皇,对俄国专制制度的确立和俄罗斯中央集权国家的巩固起了重大的作用。

1530年8月25日,俄罗斯皇后叶琳娜·格林斯卡娅生下了伊凡四世,即日后威名远扬的伊凡雷帝。伊凡三岁时,他的父亲瓦西里三世去世,小伊凡登上了俄罗斯大公的宝座。因新主年幼,由母后摄政,皇叔尤利和安德烈辅佐。 光阴似箭,转眼小伊凡便17岁了。这位聪明的小幼主,在大贵族们无休止的相互争斗中渐渐成熟了,他准备亲理朝政。伊凡四世不喜欢大公的称谓,他认为“沙皇”这一称号可与恺撒大帝相比。于是在行加冕礼前,伊凡突然宣布称自己为沙皇,不再沿袭大公的称谓。 1547年1月6日,伊凡在莫斯科隆重地举了加冕典礼。在满朝官员面前,伊凡四世被尊为“全俄罗斯君主,上帝加冕的神圣沙皇”。 伊凡四世举行加冕大典后,和一个出身名门望族的姑娘完婚。她的祖先在十四世纪时离开普鲁士迁到俄罗斯定居。这位幸运的少女名叫阿纳丝塔霞·罗曼诺芙娜。沙皇不只因为她的外表美丽还因为她心地善良,笃信上帝。这些品质深讨沙皇的喜欢。 无限的君权使这位年轻的沙皇忘乎所以,开始整天不理朝政了。他沉溺于酒色之中,将国家大事委托给外戚——大贵族格林斯基去处理。 格林斯基将过去有利于中央集权的措施,全部废除,将部分城市和土地分给自己的党羽和亲属,并加重了对下层百姓的搜刮。他的一系列做法遭到了各阶层人士的不满。 1547年6月21日,莫斯科突然发生大火,接着就是一阵罕见的飓风。火借风势迅速蔓延到整个城市,大批民房被火舌吞没,就连克里姆林宫也逃劫难,宫内的教堂殿宇立刻化为灰烬。 当时,没有任何消防措施,眼看着大火熊熊,人们都束手无策。孩子们的啼哭声、妇女们失去孩子和财产的嚎叫声、老人们望着自己房子被火吞没时的嚎啕大哭声汇成一曲令人哀痛欲绝的交响乐。 一些幸运地从瓦砾中爬出来的人穿着冒火的衣服仓皇地逃往河边,一些没来得及逃跑的人全都葬身火海了。在这次火灾中,被烧死了一万七千余人,其中还不包括儿童。 这场大火直到半夜才熄灭,整个莫斯科城被焦糊味所笼罩着。焦头烂额的人们在废墟中寻找着血肉模糊的亲人的尸体。人们不时地发出绝望的哀嚎。这场大火之后,到处有人传说:“大火是格林斯基家族放的。” 人们听了都半信半疑。这时,与格林斯基家族有仇的舒伊斯基家族的人们添油加醋地渲染一番,人们便信以为真了。五天后,一些无家可归的人们聚集在克里姆林宫广场上,群情激奋地大声高呼:“惩罚纵火凶手!”人们拥到格林斯基家,把他拖出来痛打一顿,然后将他绞死了。 大家仍觉得未解心头之恨,还要惩办皇舅米哈依尔和他的母亲安娜公主。沙皇伊凡四世面对百姓的暴动感到惊恐,为了维护皇权的威严,决定镇压。他下令禁卫军向人们开枪,有的人当场倒在血泊中,其他人见事不好,都逃跑了。暴动被镇压下去,莫斯科又恢复了平静。 沙皇见暴动平息了,才松了口气。他两眼直视远方,经此劫难,伊凡深深意识到大权旁落的危险。他咬紧牙关,用拳头捶着自己的胸,决定亲自临朝,整顿朝纲。 1549年,伊凡四世开始推行军事、政治、司法、经济各方面的改革。目的是为了加强皇权。 军事改革是中心环节。政府限制按出身门第高低选任军官的旧制,提高中小贵族在军队中的地位。后来又改革兵役法。沙皇命令每个世俗封建主按一百五十俄亩土地出一名骑士的标准,向沙皇提供骑兵队。 政治改革主要是改组国家机关,废除世袭领地,增设新的中央国家机关。司法改革主要是统一全国法律,在各地设立司法机关,负责审理重大刑事案件,从而削弱了地方长官的司法权。 经济改革主要是推行沙皇特辖区制度。伊凡四世把全国的土地划分为两部分:一为普通区,由贵族组成的“杜马”管理;一为特辖区,由沙皇直接管理。沙皇将全 国最肥沃的土地和最繁荣的商业区划入特辖区,凡在特辖区内的原属于某个大贵族的世袭领地一律收归皇室所有,大贵族失去的领地则从遥远的普通区得到补偿。 这样一来,大贵族受到了严重打击。于是,不断发生谋反的现象。沙皇为了镇压大贵族的反抗,建立了由中小贵族组成的特辖军团,以极其残忍的手段镇压敢于造反的贵族。结果,伊凡获得了“恐怖的伊丹”的称号,也就是人们通称的“伊凡雷帝”。 沙皇通过改革,力量逐渐壮大起来,便走上了对外扩张的道路。向东方扩张的首要步骤是征服喀山。1552年6月16日,沙皇亲自统率十五万大军从莫斯科出发,大举进犯喀山。远征途中,沙皇与士卒同甘共苦,士卒们士气高涨。8月中旬,大军兵临喀山城下。 当时,喀山守军只有三万余人,但斗志高昂,发誓决一死战。伊凡四世意识到这将是一场恶战。23日,他命令攻城,俄军如潮水般涌到城下,奇怪的是城中竟无 一人还击。原来,人们都躲进市中心的中央堡垒里去了。当俄军走近时,保垒寨门突然大开,凶猛的鞑靼人个个扮装得像青面獠牙的恶魔一样冲了出来。俄国的士卒 从未见过这种阵势,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跪倒在地,求上帝保佑。军官们见状,连踢带打,才算把队伍带出城外。 沙皇心急火燎,在焦躁中突然计上心头。他立刻发布命令,让工兵开始挖地道,直通到鞑靼人的堡垒之下,然后堆上炸药。只听一声巨响,大地都在颤抖,鞑靼人的肢体随着爆炸声飞上了天空。十万俄军齐声高呼道:“上帝与我们同在!” 俄军冲进城内后,见人就杀,甚至连妇女和儿童都不放过,直杀得血流成河,尸积如山。 沙皇征服了喀山之后,回到莫斯科,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胜利的喜悦心情平静下来后,沙皇又觉得美中不足了:俄罗斯属内陆国家,没有出海口。要想称霸欧洲,就必须占领立沃尼亚地区,打开波罗的海的出海口。思考成熟后,沙皇对群臣说:“波罗的海海水的分量是值得用金子来衡量的。” 经过一番准备,1558年1月,沙皇借口立沃尼亚骑士团与立陶宛结盟反对俄罗斯,发兵向波罗的海沿岸大举进攻。 这次战争共进行了二十五年,分三个阶段,其间大小战役不胜枚举。 关键的第三阶段是从1561年开始的。战争进入最后阶段时,立沃尼亚战争已演变成国际战争。波兰、立陶宛、瑞典等国都卷入了战争。 这一阶段刚开始时,战争形势对俄军有利。沙皇的军队节节胜利,甚至威胁到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的安全。 这时,沙皇手下的一员猛将库尔布斯基因在战场上失利,被沙皇痛斥了一顿。他心有余悸,便投降了波兰军队。库尔布斯基为了对自己的行为进行辩解,特地写了 一封长信,派心腹送给沙皇。沙皇接过信后,勃然大怒,用铁杖的锐利尖头刺透送信人的脚面,将他钉在地上,还用凶狠的双眼怒视着信使。信使也不示弱,虽然血 流满地,仍咬紧牙关,一声不哼。 一个官员用颤抖的声音读着那封信:“……使全世界最背信弃义的君王也望尘莫及的暴君,现在听我进 言:……你为什么要用酷刑折磨以色列勇士,难道他们不是上帝送给你的杰出的武士吗?……你有眼无珠,视道德为邪恶,认光明为黑暗;那些当之无愧的俄罗斯保 卫者,他们怎么冒犯过你呢?……我只有一言相告:迫使我背弃神圣俄罗斯的是你。我为你洒过热血,此刻吁请洞悉人心的上苍为我复仇……永别了!我们从此刻永 别,只有到最后审判时,你才能见到我。不过,无数冤魂流下的泪水正准备使你这位暴君受刑。那些亡灵才真是可怕!你屠杀的那些人正聚集在上苍宝座四周,要求 报仇雪恨。你的军队救不了你……但愿这封血泪写成的信将埋到我的坟墓内,我要带着它去接受上帝的审判。阿门。” 沙皇听完信后,气得脸色铁青,眼睛里喷出怒火,好像要一口把那信使吃掉似的。他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处以极刑!” 库尔布斯的投降,使俄军受到不可弥补的损失,败局是不能挽回了。1583年,沙皇被迫停战。俄国不但没有夺得波罗的海的出海口,反而把一部分俄国领土割让给了敌国。 从此,沙皇一反常态,整天里酗酒放纵,喜怒无常,猜忌多疑。这样,严重地损害了他的身心健康。 1584年初,沙皇体力不支,衰老迅速,全身浮肿,皮肤一片一片地脱落,浑身散发着难闻的臭气。 一天傍晚,沙皇感到室内烦闷,想起当初没有病时,经常在外面观星,便命侍从将他抬到室外。抬头望着满天繁星,他心中豁然开朗。这时,空中突然出现一颗尾部呈十字架形的彗星。沙皇立刻愣住了,脸上呈现出一副凄惨的表情。他凝视着夜空,喃喃自语道:“这是我归天的预兆。” 彗星过去不久,沙皇于3月18日驾崩了。他活了54岁。 伊凡四世在位时,俄罗斯向东扩张,囊括了伏尔加河流域。 伊凡四世是俄罗斯第一个沙皇,对俄国专制制度的确立和俄罗斯中央集权国家的巩固起了重大的作用。

  8 月13 日,伊凡四世进入斯维雅依斯克。他接受了教士们的祝福,在教堂里作了礼拜,巡视了寨堡、武库、新建的房屋和许多商店,对这座新城的情况表示满意。住在城里的人很多,各地的商人都蜂拥而来,在露天市场上出售他们的货物。到处一片繁荣景象。

  两年以后,伊凡四世再次率领大军出征。这一次,他们顺利地渡过了伏尔加河,在1550 年的2 月里,抵达了喀山城下。俄国士兵很快就在鞑靼人的木城外面竖起了堡垒,开炮向城内轰击;弓驾手们乱放石弹,用破城槌猛撞各个城门。19 岁的伊凡四世第一次手握军刀,在战场上亲自督战。不过,根据俄国的传统,国君只需要鼓舞土气,而不必亲自参加战斗。俄国军队很快攻破了喀山城,6 万大军冲进城里,逢人就杀。鞑靼人进行了顽强的抵抗,城中心的堡垒始终没有被俄国人攻破。在两军的相持中,气候又一次帮了鞑靼人的大忙。天气突然转暖,解冻的道路一片泥泞,使俄国军队的给养无法及时运到,军队因为饥饿而士气大减;第二天又下起了夏天的大暴雨,俄国军队的火药都被打湿了,大炮无法发射,正常的战斗无法进行。伊凡四世担心解冻造成河水泛滥,截断俄国军队的退路,只得忍住一腔怒火,急忙下令退兵。匆忙之中,军队丢弃了大批粮草弹药。伊凡四世本以为鞑靼人会乘机追击俄国军队,那就一定会给俄国军队造成很大的损失。但是鞑靼人却只顾着收拾俄国军队丢下的粮草,使撤退中的俄国军队轻易地脱离了险境。

  宫门被冲开后,一大群妇女哭喊着跪倒在俄国士兵的脚下,而喀山都督又逃上了一个尚未损坏的塔楼。但是他已经无力抵抗了。当俄国军队围过来时,他投降了,跑到胜利者面前请求宽恕。

  旗开得胜使年轻的伊凡四世勇气倍增,他下令直捣鞑靼人的老巢喀山。

  伊凡四世清楚地知道,他所面临的将是一场恶战。但是他坚信上帝会帮助他。

  俄国大军发起冲锋了。鞑靼守军拼命抵抗,从城头上抛出滚木、擂石,泼下准备好的开水。攻城的俄军死伤惨重,但后面的士兵仍然不顾一切地向上猛攻。他们把云梯紧靠在城墙边,让战友们从自己的肩上跃进城墙缺口,冲进城里的俄军挥起战刀,狂砍乱杀。守城的鞑靼人坚持不住了,不断向后退却。叮当作响的刀剑碰击声、喊杀声和呻吟声却传不进沙皇的耳中,因为他这时正跪在圣像前面作祈祷。将军们不断跑来,请他停止祈祷,亲自到伤亡惨重的战场上去鼓舞士气,可是沙皇却坚持要做完祈祷,否则决不外出。

  他的部下不能不怀疑,沙皇这样做未必是出于虔诚,倒很可能是因为胆怯。

  (薛小勇)

  每天晚上大军安营休息时,他都要虔诚地祈祷,求上帝保佑俄罗斯。这时,斯维雅依斯克城里的瘟疫已经过去,驻军听说沙皇正率大军前来,士气也大大提高了。这些消息都让伊凡四世相信,上帝是特别庇佑他的。身在莫斯科的玛卡里大主教也写信来祝福他,鼓励他。

16 世纪中期,统一的俄罗斯已逐渐成为一个强盛的国家。1547 年1 月,17 岁的伊凡四世又别出心裁地为自己戴上了,“沙皇”的桂冠,成为俄国历史上的第一个沙皇。伊凡四世认为,斯拉夫文字的圣典中,曾经把“沙皇”

  8 月末,俄国军队经过了短期的休整,沙皇又想出了攻城的计谋,他找来了一个德国工程师,让他负责挖一条地道进入城中,用来炸毁城内的主要饮用水源。工兵们在地下挖了十来天,已经可以听见头顶上有行人来往的脚步声了。他们确定水源所在的位置后,就在附近的地下安放好了火药。9 月15 日,伊凡四世登上了一个小山岗,在堡垒的掩护下,下令引发火药。随着一声巨响,爆炸震撼了整个喀山城,一段城墙被炸塌了,石块、梁柱和鞑靼人残缺不全的肢体被高高地抛向天空。俄国军队乘着城中混乱一团的机会,从城墙的缺口冲了进去。然而,惊魂稍定的鞑靼士兵在妇女尖叫声的激励下,又一次击退了攻城的俄国军队。

  在此同时,俄国士兵继续在城下挖地道,并爆炸了几桶火药,虽然爆破暂时没有取得显著的效果,但是他们终于在喀山城下埋进了足够的火药。将军们于是建议伊凡四世发动总攻。伊凡四世却坚持要让教士们为士兵们举行圣礼以后再开战。他们从拂晓前就开始准备,等到一切仪式完成,天已经大亮了。这是一个难得的大晴天,万里无云,四周一片出人意料的寂静。沙皇一声令下,士兵们引爆了火药,只听一声巨响,连沙皇脚下的土地都被强烈地震动了。沙皇兴奋地眺望着前方,喀山城上空烟尘弥漫,泥土和杂物一直飞到沙皇的脚下。紧接着,又是一声爆炸,10 万俄国大军发出雷鸣般的呐喊:“上帝和我们同在!”

  当时,俄罗斯的边境上,经常受到瑞典人、波兰人和靴靼人的入侵。特别是东方的靴靶人,成为俄罗斯的严重外患。为了抵御鞑靼人,伊凡四世下令在俄国边疆修筑了一道防线,并且专门成立了一支配有火器的正规军。同时他们还建立起了一支善于冲锋陷阵的骑兵。骑手和战马同样吃苦耐劳,能在雪地上宿营,裹上军大衣就能睡觉,围坐在篝火旁,在开水里放一把炒面就能充饥。

  在远征途中,年轻的沙皇有时骑马,有时步行,不辞辛劳,情绪高昂,深得身边将士的钦敬。

  军官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领着他们退出城外。城中顿时万炮齐发,箭如雨下,打得俄国军队狼狈逃窜。最后,鞑靼人顺利地退回了堡垒,关上了寨门。

  然后,他面对士兵,激励他们英勇地投入战斗,为保卫上帝、保卫祖国而战死沙场,他并且保证照顾好每一个牺牲者的家属。伊凡四世宣誓:为了上帝,为了祖国,他将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俄国军队安放好了大炮和火药,调整好攻城用的木梯,将士们像一股势不可当的洪水涌到了喀山城下。然而,此刻的喀山城,却好像是一座已经被放弃了的空城,城上空无一人,城内鸦雀无声。俄国将士们担心会遭到敌人的伏击,小心翼翼地冲进了城内,可是大街上同样空空荡荡。居民们好像已经都退进了城中心的堡垒,俄国士兵渐渐逼近了中心堡垒,突然,中心堡垒四面的寨门一齐打开了,冲出来的鞑靼人不是人,而是一群青面獠牙、鬼哭狼嚎的恶魔!他们有的骑马,有的步行,能看得清楚的只有他们的眼睛和牙齿,个个手中都挥动着闪闪发光的刀剑,凶猛地向着俄国军队冲杀过来。俄国的火枪手们被吓得失魂落魄,溃不成军,纷纷跌倒在地,呼唤上帝救命。

  8 月23 日,当旭日升起来的时候,喀山城中的清真寺、望月楼都历历在目,内侧用粘土和石块加固过的双层橡木城墙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伊凡四世一声令下,顿时,俄国军队中军号齐鸣,战鼓咚咚。沙皇命令张挂起基督教的圣旗,表示他们是代表上帝与不相信上帝的伊斯兰教徒作战。军官和士兵们都单腿跪在地上做祈祷,身上穿着祭神的披风的教士们为全军将士祝福,雄壮的赞歌声被风吹送到远方。年轻的伊凡四世凝望着圣旗,手指划着十字,高声喊叫:“上帝啊,我们是以您的名义向那些伊斯兰教徒进军!”

  斯维雅依斯克的地方官已经下令,把城里最豪华的住宅腾出来供沙皇使用。但是伊凡四世坚决地拒绝了,他说:“我此刻正在征战中!”在巡视完毕后,他便又回到城外草原上的军营中去了。在军营中,他接受部下的意见,用鞑靼文写了一封信给喀山都督,希望城中的老百姓出来投降,并且表示俄国对投降的人将会给予宽大处理。但是他也知道,这个建议很难被鞑靼人接受,双方除了领上和利益的冲突外,还有宗教信仰上的矛盾,握手言和是决不可能的。结果,他在没有收到城中复信的时候,就已经下令发动进攻。8 月20 日,喀山都督的回信送到了,他断然回绝了投降的建议,并且不客气地辱骂了沙皇、俄国和基督教徒。喀山都督在信中声称:“此刻本城万事俱备,只等你来就开始过节!”当天夜里,有一个鞑靼人的大官从城里逃出来投奔沙皇,他向伊凡四世证实,喀山城里的守军有3 万人,兵精粮足,个个准备与俄国军队决一死战。

  伊凡四世宽宏大量地赦兔了他,对他说:“不幸的人,你太不了解俄国的威力啊!”

  将军们再一次去请沙皇亲临战场,沙皇硬是坚持到所有的宗教仪式全都按部就班的完成,接受了神父的祝福,这才跨上战马。当他出现在战场的时候,俄国的旗帜已经飘扬在喀山城的废墟上。攻城者仗着人多势众,终于战胜了守城的靴靶人。沙皇骑在马上,小心地绕开堆积如山的尸体和一滩滩的鲜血,走向城市的中心。这时,喀山都督已经率领残存的士兵撤进了王宫。

  随后,伊凡四世向俄国将领表示祝贺,并且对在营地集合的士兵发表演说。士兵们衣服上血迹斑斑,脸上都被硝烟熏黑了。沙皇充满激情地高声说:“勇士们、贵族们、将军们:在这个庄严的日子里,你们为了上帝的光荣,为了信仰和祖国,为了你们的沙皇,立下了不朽的功勋。你们的勇武精神和辉煌胜利是空前的!那些长眠沙场的战士,俄罗斯的高贵的孩子们已经升入天国,享有无上的光荣!”

  有了这些骁勇善战的将士,伊凡四世相信自己已经有把握征服鞑靼人,于是在1547 年12 月亲自率领大军出征,目标是攻占鞑靼入侵扰俄国的大本营喀山。这时正是严冬,伏尔加河已经全线封冻。可是,当俄国军队走上冰封的河面时,冰层突然裂开了,无数士兵、战马和大炮落入冰河之中,激起的水柱直涌上河岸。这场飞来横祸,使迷信的伊凡四世认定,上帝不允许他去征伐喀山,他只得下令让大军回莫斯科。

  这时,恶战仍然在喀山城中进行着。俄军夺取每一条街、每一幢房屋都要经过激烈的厮杀。杀红了眼的俄国士兵连城中的妇女和儿童都不放过。但是他们杀到集市上的时候,看到了那么多的金银财宝和皮毛绸缎,顿时眼花缭乱,忘记了身边的敌人,而开始大肆抢掠。鞑靼士兵趁机发动反攻,又是一批俄国上兵倒在了血泊中。幸亏俄国的后继部队赶到,双方又厮杀起来。

  斯维雅依斯克毕竟修建在鞑靼人的境内,对于鞑靼人来说,是一个无法容忍的挑战,因此不断向它发起攻击。俄国守军顽强地抵抗着。后来因为瘟疫流行和纪律松弛,守军的战斗力大大减弱,不少士兵产生了厌战情绪。而且单凭这一个孤城,也无法阻止鞑靼人对俄国边境的骚扰。鞑靼人的攻击越来越厉害,边境上战事不断,侵入俄国境内的敌军越来越多。于是,在1552 年6 月16 日,伊凡四世第三次踏上了征途。他把朝廷政事的处理委托给弟弟尤利,请玛卡里大主教为他的亲征旗开得胜祝福。

  鞑靼士兵进行了猛烈地反扑。同时,天上下起了连阴雨,帐篷吸足了水后,雨水就往下渗透,俄国军队无处躲避,被淋成了落汤鸡,陷在泥泞中不知所措。于是有人传出谣言,说每天凌晨,都有蒙古的巫婆在城头上施展妖法,召唤魔鬼用坏天气来惩罚信仰基督教的俄罗斯人。为了稳定军心,伊凡四世从莫斯科请来一个据说神通广大的大十字架,这个大十字架本来是俄罗斯人用来祈雨的。同十字架一起来的还有一批教士,他们排成队列,护卫着大十字架走过俄罗斯军队的营地,教士们边走边虔诚地诵念经文。说来也巧,正在这时,阴雨停止了。俄国军队兴奋地大声欢呼:“魔鬼撤退了!”

  在以后的几天内,两军之间只有一些小的战斗。俄国军队派出小股部队试图登城,城上的鞑靼人用猛烈的炮火还击,迫使俄军不得不后退。有时鞑靼人追出来,双方在原野上交战。俄国军队在战斗中俘虏了一些鞑靼士兵,他们把这些战俘面对喀山城绑在木桩上,企图用他们的哭叫声促使城中的鞑靼人出来投降。一个传令官对城中喊话说:“你们如果屈服于伊凡沙皇,沙皇将不追究你们过去的罪行,确保你们的生命和自由!”城楼上面,鞑靼人的传令官洪亮地回答说:“与其让下贱的基督徒杀死我们的兄弟,不如由我们的清真之手来拯救他们!”说完,城上的鞑靼人瞄准被绑在木桩上的战俘,用箭把他们全都射死了。

  就这样,1552 年10 月2 日,俄国第一次占领了喀山。22 岁的沙皇也第一次获得了出征的胜利。他因此十分自豪。不过,在那些浴血奋战的日子里,他不但没有冲锋陷阵,而且没有临阵督战。他所做的只是在卫兵的保护下祈祷上帝。

  这一次伊凡四世调集的骑兵、步兵和炮兵比前两次更多,号称10 万大军。沙皇骑马走在队伍的最前头,他的两边是阿达舍夫将军和库尔博斯基亲王。5 天以后,侦探报告,鞑靼人正在向俄国的南方城市图拉进军。伊凡四世当机立断,改变行军路线,率领大军转向图拉迎敌。大军到达图拉时,图拉城内的守军已经击退了敌人的围攻。库尔博斯基亲王率军乘胜追击,打得鞑靼人溃不成军,大量的兵器、装备和骆驼落人了俄国军队手中。伊凡四世从战俘口中得知,鞑靼人已经知道了俄军的行动计划,所以他们打算趁俄国大军向喀山进军的机会,先攻下图拉,然后直捣莫斯科,伊凡四世的随机应变打破了鞑靼人的如意算盘。他派人将战利品和俘虏全部运往莫斯科。一路上,俄国的百姓都为沙皇的胜利而高兴,并且纷纷辱骂那些常常来侵害他们的战俘。

  的称号授予犹太、巴比伦、亚述等古老国家的国王,甚至用来称呼罗马大帝,所以,谁能拥有沙皇的称号,谁就是曾经统治半个世界的古罗马帝国的继承人。这个称号的选择,实际上暴露了伊凡四世征服世界的狂妄野心。

本文由betway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伊凡四世故事之一,喀山大战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