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 > 文物考古 > 新疆发现2500年前古墓,和静县出土80余件铜器

原标题:新疆发现2500年前古墓,和静县出土80余件铜器

浏览次数:98 时间:2019-09-14

神秘陶罐:黑色褐色各一半

张铁男推断,当时住在这里的居民将陶器放置在火塘边烧煮食物,天长日久,经常靠近火塘的一侧烧成了黑色,这也解开了陶器为什么一侧黑乎乎的谜团。

    11月14日,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考古队队长张铁男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去年4月,为配合“定居兴牧”水利工程莫呼查汗水库的修建,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巴州文物局、和静县文管所的工作人员考察时,发现了莫呼查汗古墓群。5月,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当地文管所组成考古队,对这一片墓地进行抢救性发掘,共发掘229座墓葬,出土400余件(套)文物,其中仅青铜器就达400件。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铜器?古老的先民用它来干什么?这些铜器又说明了什么?记者现场看到,一座竖穴土坑石墓室里,一位曲肢的人体尸骨周围,放着一把陶罐和一把短箭。张铁男介绍说,首先,这里墓葬群基本上都是竖穴土坑石墓室,从墓葬形制看,与和静县察吾乎沟墓葬一样,和早期的察吾乎文化有一定的联系。墓室里,随葬品一般有两样,一件陶罐,或一把铜刀、羊脊椎骨,祭祀品有羊头、马头,还有马具铜马衔、马镳等。墓室里有男性双人或仨人合墓,有女性单人墓,身体都是屈肢的,是典型的青铜时代原始游牧民族生活特征。

新疆吐鲁番至库尔勒铁路二线天山1号隧道施工现场今年夏天发现千年古墓,古墓距今约2500年至3000年,属春秋战国时期。11月初,古墓的考古发掘工作告一段落。5座墓葬、一处同时代居住遗址和40多件文物相继出土,原始的石磨、简单的陶器、残缺的铜刀、千年的朽木等文物,形象地向我们诉说着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

一块外形奇特的石板吸引了人们的眼球,这块石板在距离古墓西侧约30米的一处古代居民房屋遗址被发现。

    一般的墓葬只有少量铜器,而当考古人员开启第31号墓时,却有6把铜刀、一个陶罐、几个铜扣、两块羊骨头。这也是该墓葬群出土的铜刀最多的墓葬,考古人员根据其出土文物,判断该墓的主人应该是位富人。但是,让考古人员感到奇怪的是,这座墓的主人却杳无踪迹。

远远望去,记者看到一片较为平坦的山坡上,已发掘和未发掘的墓葬,一个挨一个,密密麻麻。据了解,原来调查这里有78座墓。今年6月,考古队开始发掘后,才发现其数量远不止这些,大约有200座,原计划一个月完成发掘工作,只得延期。不过,大量的铜器,使张铁男和队员们充满了信心。现在,他们顶着烈日和雨淋,每天仍在起早贪黑、不顾疲劳地进行发掘,希望还会新的惊喜,等着他们。

出土文物中,一块外形奇特的石板吸引了人们的眼球。考古人员从外形上分析这块马鞍形石板,它并不是一块天然石板,有明显人为加工的痕迹。在当时它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五座墓葬均为带有矩形石围的石封堆墓,分布在沟内两侧的平台上。从地表现状来看,矩形的石围和圆形的石封堆大小不一,均用砾石和片石堆积而成,一般石围长7.4米、宽3.6-5.6米;石封堆直径3.6-4.4米,高0.65-1.1米。石封堆下面大多是由砾石和片石围砌成的圆角袋状墓室,墓口用片石封盖。

    9月初,莫呼查汗古墓发掘工作圆满结束,从这些墓葬出土的文物来看,它们很可能属于3000年前的青铜时代。经过考古人员清理后,逐步揭开了青铜时代察吾呼文化的神秘面纱。

为配合自治区定居兴牧民生工程,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与和静县文管所联合组成考古工作队,对和静县莫呼查汗水库的坝址和淹没区的墓葬群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目前已发掘111座墓葬,出土了80多件铜器,其数量是新疆文物考古有史以来最多的一次。

5座墓葬均为带有矩形石围的石封堆墓。考古人员揭开墓口片石,5个石棺呈现在大家眼前。石棺搭建很奇特,类似北极爱斯基摩人搭建冰屋的方式,但属于长方形墓穴,并非圆拱形。

根据出土的文物分析,那时人们的衣服主要从动物身上获取,比如皮衣、动物毛发编织的毛衣等。在墓中出土的四十余件文物中,有一块古老的描眉石及铜饰件和骨器、骨珠,可见当时人们的衣着已经有了民族特征。

    这些文物来自和静县城西北约58公里处莫呼查汗乌孙沟内,一片状如熨斗熨过般整齐排列的墓葬群,这种形制的古墓群在新疆较为罕见。

再细数一下已发掘出土的人体尸骨,有140多个。张铁男认为,当年这里应该是个氏族部落,最后整个氏族部落亡故的人都集中埋藏在这个公共墓地里。他还说,这山沟只有一条狭窄陡峭的羊肠路,这么多墓能在这个偏僻的山沟里,延续保存到今天,可见当年这个部落和其他部落离得很远。

考古工作者发现一块长约10厘米的朽木,木条上几个不规则的缺口至今依然很清晰,应该是墓穴主人生前所用之物。这块2000多年前的朽木是装饰物还是用作其他的工具?

考古人员仔细分析发现,陶器黑色的那一面有被火烧过的痕迹,估计是火烤的。

 

他推断,铜刀可能是游牧先民吃肉或宰羊用的,长铜矛和短箭主要用来狩猎或防身之用,铜梳、铜耳环、铜项链、铜配饰是女性爱美之物,只有从女性墓室出土的锥状铜器,从来没见过,也不知是干什么用的。通过这些数量多、样式丰富的铜器,说明当时这里的铜冶炼技术比较发达,游牧先民都在普遍使用铜器。那么,在哪里进行铜冶炼?如何冶炼的?带着这个疑问,考古队员们在附近区域进行了查看,遗憾的是,没有找到冶炼遗址。

烧水陶罐

-专家揭秘

 

莫呼查汗水库位于和静县哈尔莫墩镇哈尔莫墩村海拔2300米的小查汗乌孙沟。7月6日,记者前往发掘现场了解到,出土的铜器有36把铜刀、3把锥状铜器,还有长铜矛和铜短箭、铜梳、铜耳环、铜项链、铜镜、铜饰件等,分别是各个墓室的随葬品。其中一把40公分长、制作精美、保存完好的长铜矛和青铜短剑及3把带着漂亮圆环的锥状铜器,是新疆第一次出土。

考古专家说,从这次出土的铜饰件、铜刀、陶器可以判断当时已经出现了手工作坊和烧制陶器的窑洞。当时生活在这里的古代居民为什么消失了?是河流断流导致水源枯竭还是战乱原因,至今还没有确凿答案。

据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张铁男等考古专家判断,这片约255平方米的古代遗址由多间房屋组成,是2500-2800年前当地居民所建造。考古人员从外形上分析这块马鞍形石板,它并不是一块天然石板,有明显人为加工的痕迹。石板呈扁平状、长方形,其中一面平整,有明显的制作痕迹但并不光滑,呈磨砂状。为什么这块石板会出现在房屋遗址的周围?在当时它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随着76号墓主人一起出土的是一把39厘米长的铜矛,铜矛是他的主人生前保卫领土的兵器,同时也是该地区与西方文明有过交汇的证据。

发掘中,还出土50多件陶器,有单耳陶罐、双耳陶罐、带流陶罐、陶杯、陶壶、骨纺轮、石眉笔等日常生活用品,主要用来煮饭、汲水、纺线等。从铜器等各种随葬品看,这些游牧先们生活比较富有。

在这5座千年古墓中,还发现很多陶器,这些陶器多为夹砂红陶,有釜、壶、罐、钵及杯,约有1/3的陶器为彩陶。其中几件陶器非常有意思,一侧是陶器本身的褐色,另一侧却是黑色,为什么一件陶器上有两种颜色?

说是石棺,严格来说是由石条和石块搭建成的墓穴,里面并没有任何石制或木质的棺材。石棺搭建也很奇特,类似北极爱斯基摩人搭建冰屋的方式,但属于长方形墓穴,并非圆拱形。

    “其实锥形铜器就是别针,在当时用来当扣子,也是一种装饰。”张铁男说,该墓群出土的铜别针与大英博物馆里欧洲出土的铜别针标本,和复原的妇女穿的服饰上别的铜别针相似。

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考古队队长张铁男初步判断,这些铜器的年代应当在公元前3200年左右。之前,和静、于田、哈密等地区和县市,也出土过铜器,但每次出土的数量少。这次能集中发掘出土这么多的数量,令人感到意外和兴奋。

对墓穴和房屋遗址进行挖掘清理后,考古工作者根据相关文献及专家的考证,“奇特石板”、“神秘陶罐”以及“千年朽木”的身世之谜终于被解开了。“奇特石板”是他们的石磨,用来碾磨谷物类粮食;神秘陶罐则是他们烧水、煮饭用的炊具;而那块千年朽木正是古时钻木取火用的工具。

在这五座千年古墓中,还发现很多陶器,这些陶器多为夹砂红陶,有釜,壶、罐、钵及杯,约有三分之一的陶器上有彩色图案,即为彩陶。其中几件陶器非常有意思,一侧是陶器本身的褐色,另一侧却是黑色,为什么一件陶器上有两种颜色?

 

betway88 1

乌斯通沟位于今天的和硕县与托克逊县的交界处,至于两千多年前这个地方叫什么名字,还有待进一步考证。

 

千年朽木:一排不规则缺口

张铁男推断,两千多年前在这里生活的古代居民很可能是过着定居生活。从房屋遗址分析,离此不远处有一条小河,至今仍在流淌。古时候的居民如果要定居下来,必须靠水而居,没有水源就无法生活。出土的石磨可以证明,当时的居民很有可能已经开始种大麦等粮食作物。

    和她一样,在一些女性墓葬里,在死者的胸前或者旁边总有几枚长约40厘米的锥形铜器。这种铜器一端嵌有木柄,铜体铸有动物(如马等)图案,有的锥形铜器的铜体上还铸有弦纹、三道凸棱等。既不像女性使用的饰品,也不像农用工具。

从墓中出土的羊骨可以推断出,这里的古代居民在定居前很有可能是游牧民族,虽然定居了依然过着半牧半耕的生活,他们虽然种植粮食作物,但牛羊是他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食物。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专家张铁男初步估计,几个保存完整的陶器至少是国家二级或三级文物。

对墓穴和房屋遗址进行挖掘清理后,考古工作者根据相关文献及专家的考证,“奇特石板”、“神秘陶罐”以及“千年朽木”的身世之谜终于被解开了。住在这里的远古居民应该过着半农半游牧的生活,“奇特石板”是他们的石磨,用来碾磨谷物类粮食;神秘陶罐则是他们烧水、煮饭用的炊具;而那块千年朽木正是古时钻木取火用的工具。

 

张铁男推断,当时住在这里的居民将陶器放置在火塘边烧煮食物,天长日久,经常靠近火塘的一侧烧成了黑色,这也解开了陶器为什么一侧黑乎乎的谜团。

随着谜团一一解开,当时居民的生活方式也渐渐清晰起来。

图:出土铜矛的76号墓葬。(图片由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提供)

5个石棺:就像北极冰屋

石板磨粮 陶罐烧水 朽木用来取火

图:出土铜别针、铜梳子的墓葬坑之一。

石板磨粮陶罐烧水朽木取火

考古工作者发现一块长约10厘米的朽木,这是一件什么器物?

    东西方文明曾在这里交汇

2000多年前在这里生活的古代居民很可能是过着定居生活。从房屋遗址分析,离此不远处有一条小河,至今仍在流淌。出土的石磨证明,当时居民很有可能已经开始种大麦等粮食作物。

那块千年朽木印证了火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样东西,而被火烧过的神秘陶罐也给出了答案。当时处在青铜器时代,还没有铁器,食物主要以烧烤和烹煮为主,也没有像样的火炉,只有房屋中间温暖的火塘,煮食物、烧开水全靠陶罐。

 

马鞍形石板:加工痕迹明显

这种陶器从外观上看,分明是古时居民喝水或煮饭用的陶罐,有单环把手。那黑色的一面是怎么回事呢?

 

千年朽木 一排不规则缺口

betway88,    “铜矛的造型和西伯利亚安德罗诺沃文化墓葬出土的铜矛较为相似,我们推断这个部落使用的铜矛兵器有可能是从中西亚传来的。”张铁男说,3000年前,莫呼查汗乌孙沟内的氏族部落虽然生活在封闭的山谷里,但他们与外界的贸易往来并不闭塞。

这块两千多年前的朽木究竟是做什么用的?是装饰物还是用作其他的工具?

betway88 2

考古人员揭开墓口片石,五个石棺呈现在大家眼前。每座石棺里均安放了两具以上尸骨,由于年代久远且墓地周围土地较为潮湿,所以保存不太完好,尸体只剩下基本完整的骨头,至于下葬时所穿什么衣物如今已经无从得知。由于墓穴早期曾经被盗墓者“光顾”,里面部分文物已经损坏,仅从出土的陶器和铜刀分析来看,这些陪葬品属于墓穴主人生前使用的生活器物。

betway88 3

-后记

    此外,考古队还对干渠工程沿线进行了考古调查,在干渠两侧发现了两处石构聚落(是人类聚居和生活的场所,古代指村落)遗址。一处面积约2万平方米,采集有铜器残片、夹砂红灰色陶片及马鞍形石磨盘,初步推测为青铜时代聚落遗址;另一处面积约10万平方米,地表散布大量夹砂陶片,采集有横鋬耳残片、铁器碎片及马鞍形石磨盘,推测为早期铁器时代。

betway88 4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betway88 5

从墓中出土的羊骨可以推断出,这里的古代居民在定居前很有可能是游牧民族,虽然定居了依然过着半牧半耕的生活,他们虽然种植粮食作物,但牛羊是他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食物,况且今天这里依然是有水有草的地方。

 

这五个石棺里为什么都是多人合葬,目前还无法考证。

    出土青铜器达400件

每天早晨,太阳刚刚爬上山头,家家户户的屋顶已经升起袅袅炊烟。吃完早饭,男人们骑着高头骏马、挥舞着皮鞭赶着牛羊出去吃草喝水,而妇女们则守在家中缝制衣服和下地耕种作物。

 

从朽木外观仔细观察,木条上虽然有一排不规则的缺口,但是并没有供绳索穿过的小洞,也不像一个装饰物,难道这块朽木在当时仅仅是生活用品的一个配件吗?

    锥形铜器原是别针

男人放牧 女人种田 过着田园生活

    “富人墓”没有主人

五个石棺 就像北极的冰屋

    曲肢躺在墓里已经3000年的她,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靓丽,但在她周围摆放的铜镜、铜耳环等饰品,都可以看出她戴着这些饰品的昔日风采。然而,她胸前的一枚40厘米长的锥形铜器却让考古队员生疑:这也是铜饰?

betway88 6-四大谜团

    其中青铜时代墓葬的发掘,对探讨察吾呼文化早期文化的渊源提供了珍贵资料,有助于全面认识察吾呼文化的发生和演变。

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黑色部分不在陶罐的底部而是在一侧,这又怎么解释呢?

图:上面的是铜别针,下面的从左到右依次是眉笔、骨纺轮、铜梳。

神秘陶罐 黑色褐色各一半

    除了铜矛,该墓葬群出土的十余个圆形带钮的铜镜和一把铜梳子,造型和吐哈盆地墓葬出土的青铜时代的铜镜、梳子的造型一样,和中原出土的青铜时代铜镜也类似,这都是该部落与东西方经贸往来的证据。

考古专家说,从这次出土的铜饰件、铜刀、陶器可以判断当时已经出现了手工作坊和烧制陶器的窑洞。张铁男认为,这里的居民和当时的吐鲁番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另外,出土的陶器与前些年阿拉沟及鱼儿沟所发掘出土的文物也很相似。由此可以推断,当时生活在这里的古代居民属于同一个人种,至于他们为什么消失了,是河流断流导致水源枯竭还是战乱原因,至今还没有确凿答案。(陈梦 吉吉 张铁男摄影)

    “墓葬并没有被盗的痕迹,墓葬的主人有可能是被迁走的,在发掘的墓葬中,有一部分只有随葬品。”张铁男说,两次发掘一共发掘出251座古墓葬,十余座是汉代墓葬,青铜时代墓葬墓室结构多为竖穴土坑石室,均为屈肢葬,大部分是单人葬,是典型的青铜时代原始游牧民族生活特征。出土文物有铜器、陶器、牙骨器等,铜器最多,多为铜刀,有少量铜珠饰。陶器以实用器为主,以各种单、双耳罐居多。

考古人员推测,两千多年前这个地方的两边是大山,山脚下流淌着一条小河,河边上坐落着这个村落,居民过着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的田园生活。在这个不大的村落里,房子一间挨着一间,房屋门前摆放着各种生活器具及耕具,边上还有围牲畜的栅栏。

    40厘米长的锥形铜器竟是别针,它是用来穿什么用的呢?一座出土了众多精美铜器的富人墓,墓主人却杳无踪迹,这是一座空墓吗?而一把出土39厘米长的铜矛,与西伯利亚安德罗诺沃文化墓葬出土的铜矛较为相似,又是怎么来到遥远的新疆呢……

来源:天山网-新疆都市报 编辑:汀滢

    目前,在全疆发现的青铜时代聚落遗址很少,这两处史前遗址的发现,对新疆青铜时代和早期铁器时代文化及其特征的研究提供了珍贵资料,为研究莫呼查汗墓地的文化内涵提供了新的考古资料。

一块石板 有明显加工痕迹

    张铁男介绍,当时铜是非常稀缺的东西,但几乎每个墓葬里都随葬着陶器或青铜器,有的墓葬甚至随葬了16件以上青铜器。这不难看出,当时氏族部落的生活是相对富有的。

从发现的方位及种种迹象表明,这并不是一块天然的木条,木条上几个不规则的缺口至今依然很清晰,应该是墓穴主人生前所用之物。

 

发布时间: 2007/11/8 9:18:38 被阅览数: 次

    今年8月,考古队再次对莫呼查汗古墓进行发掘,发掘遗址共3500平方米,清理墓葬22座,其中房址5间,面积2000平方米,出土文物50余件。

本文由betway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新疆发现2500年前古墓,和静县出土80余件铜器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山东府学文庙大修过半,济南府学文庙修复新惊